四川新學員在師父呵護下講真相傳九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臨近農曆新年了,各方面傳來消息告訴我要注意,千萬要小心。可我家裏還有許多真相資料,還有一個條幅怎麼辦?我丈夫(也是同修)說:等過了年再說。他一邊說,一邊收撿東西,放了幾個地方,最後拿到院子角才算藏穩。我心裏還是不踏實,心想越到節假日,越應該講真相,只有把真相資料都發出去,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到了臘月29晚11點了,我們都睡覺了,睡不著,又穿上衣服我們一起出門,老頭子不知是怕,還是冷,直打哆嗦,我說還是先回去吧,多穿件衣服,等到12點發完正念,給師尊敬一炷香,就出門了。這次我們手挽著手,就像剛從甚麼地方回家過年一樣,心也平靜多了。看準一根樹枝,過來兩位騎車的,讓過後,我丈夫就將條幅往樹枝上一拋,也沒敢看一眼,掉頭就走。邊走邊發正念。第二天我們倆同時想到該去看一看。當看到黃綢布上五個紅字「法輪大法好」,清清楚楚一個都不少,在樹枝上飄盪,我們倆笑了,發自內心的高興,好多同修都看到了。就在城內的大街旁樹枝上飄著「法輪大法好」,兩個年頭過去了,還照樣飄著,無人去動。感謝師尊對我們新學員的鼓勵。

我們既然已經是修煉人了,就得按高標準要求自己。幾天前我就想到大街上去寫大字,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頭子阻擋我,並嘲笑說不現實。世界大法日快到了,我得用特殊的行動為師尊獻上一份特殊的禮。五月十三日早2點,我怕驚動了老頭子,悄悄起床,外面下著雨,我想無論干擾多大,我都得去,我扛著自行車輕手輕腳下樓,老頭子還是驚醒了。

我走到街上,雨小了,感覺神清氣爽,很舒服,那雪白的圍牆,鮮紅的大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忽然展現在世人面前,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欣慰。我老頭子也悄悄在家裏燒香求師父保祐我,直至等到我平安回家,一顆心才放回肚裏。這時嘩嘩大雨就像瓢潑似的,我真感謝師父的呵護。

「十月一日」所謂的敏感日快到了,我們老夫妻倆得法一年了,也應該越來越成熟。同修之間緊張起來,說甚麼的都有,說邪惡要展開大搜捕,還有的誇大其詞,個別負責人協調人也聽信了謠言,派出同修通知到各地(各資料點),叫把所有資料都收藏起來,特別是九評,如收藏不及時可就地燒毀。確實有很多同修都開始照辦了,還有把《轉法輪》都藏起來的,也有燒毀九評的。我們學好法了嗎?我們這是在幹甚麼?這不是在為邪惡的反宣傳推波助瀾嗎?邪惡辦不到的,我們不正好在幫它嗎?這可不行,我與另一同修協商晚七點到資料點去,把資料都分發出去,中途有干擾我們也不承認,堅決走過去。「九評」有神的力量,只有發出去,讓世人了解真相,才能抑制邪惡,才最安全。大多數同修也都慢慢醒悟過來。得到師尊的《美西國際法會講法》、《越最後越精進》的經文後,同修都開始認識到,時間不多了,要快講,不鬆懈,三退一個救一個人,眾生都期盼著我們呢。

有一天老頭子心事重重回家,緊張的對著我耳朵說悄悄話:「你們街道居委會都知道了,說是要跟蹤調查你,我告訴他們你沒煉功,主任都發脾氣了,說你把九評都送到組長手裏去了,看你怎麼辦?」我笑了一下,說沒有事,過後我去跟主任講。我到主任家裏,連跑了三天才找到人。我告訴他我確實是在修煉法輪功,為甚麼,因為法輪功確實很好,是大法救了我。我就坐在主任家裏跟他們講真相。並且希望他們退出中共惡黨組織,後來我又給他們送去一本九評,希望他們醒悟,認清共黨邪惡本質。他愛人同意退出,也表示不再相信邪黨。主任雖然沒表示退,但態度和善多了,再也不是那種惡狠狠的了。

師尊處處都在關照我們,鼓勵我們,我們只需放棄執著心,就能闖過一關又一關,就能解體一切邪惡。

因悟性有限,學法不深,寫的有不好之處,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