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三退與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自從《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也參與到勸三退的行列。但過程中,總是有很大阻力。最近,我認識到,很多時候是我自己的心性不到位。當我們真的用修煉人的正念時,效果就大為改觀。現將我的心得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我兩年來一直與自己國內認識的一個熟人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的時候他說,知道三退的事情,自己也想退。但當我勸他發表聲明的時候,他卻退卻了。接下來的一年中,在對他的勸退中暴露出我在修煉上的種種不足。

首先,是一顆強烈的有求之心,執著於他退出的結果。每次打電話,說完常人的話題,我就開始談三退,他就發現其實我給他打電話就是為了三退的事情,起了反感的情緒。最近,我出於急於求成,覺得講了這麼久,他當初也曾經說想退,我就擅自在大紀元上用化名發了三退聲明,然後發給他,問他是否同意。滿以為勢在必得,沒想到他接起電話,把我大罵一通。我後來只得又發信給大紀元把那個聲明刪掉。

第二,就是一顆顯示心。因為他在常人中比較有地位,自己深處有一顆顯示心。一旦他退了,我可能就會生出歡喜心,去告訴很多同修和常人。其實這樣對他的安全不利,我也沒有深入想這個問題。這也就是他一直迴避跟我談這個話題的最大的原因。

後來我仔細找自己的執著。發現自己有些地方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表現在:我認為一旦一個人退了,就安全了,即使被邪惡抓走,迫害死,他也會有好的未來。看來簡單,但這是很大的有漏。我們是未來宇宙的保衛者,應該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救度眾生。處處為眾生的得救和安全著想,減少損失。而不是拱手把眾生交給邪惡迫害。如果那樣,就是我們對眾生不負責任,對於一切後果,我們也會遭報應的。而且一旦他們在被迫害中,屈服於邪黨,就完全毀掉了我們講真相的成果。

想清楚後,我決定去掉顯示心,即使他退出了,為了他的安全,我也不會去告訴任何人。

第三,就是把他看的過於特殊。其實還是動了常人心,覺得他是個很好的人,也曾幫助我脫險,就認為我一定要先讓他退出。

最近又學習了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其中師父說:「作為修煉人都應該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了,不能陷在常人親戚的這個觀念中。要把他作為一個眾生、和大家一樣的眾生去救度,你去做工作的時候效果就不一樣,保證是這樣。你先別把他當作你的親人,你把他當作你要救度的一個對像跟他去講那就不一樣。其實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也知道,我這輩子和你是一家人,下輩子我會和別人成為一家人,他生命的本質是知道的。可是你真的用正念、救度他的時候,他的真念是分的清楚的,也不會陷在常人的情中了。」

我才發現,以前的勸退中,我基本上是陷在常人的情中,認為我這是為你好,不願意看到你為邪惡陪葬,你一定要聽。而完全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這樣就缺乏正念,對方也總是用情來對待,沒能啟發正念。以至於情況越來越糟糕。

發現我的錯誤後,我給他寫了信,說我不會再把他的事情告訴別人,以及退黨就跟邪黨脫離關係,可保平安。雖然他又沒有回信,但我相信會起作用的。

再有另外的一個體會,就是要學會說話。話要說,不說對方不會知道你心裏想甚麼,有時候甚至誤會了。再就是要善,不要傷害別人,為別人安全著想,才使得對方願意聽你講真相和三退。

擺正關係,就是一個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的關係,就能升起正念,就一定能救度得了眾生。接下來我很有信心,相信經過繼續努力,他一定會同意三退。在邪惡將被滅盡的今天,正是我們救度眾生的最好機會,也可能是最後的機會。希望我們本著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共同完成救度眾生的大願。

一點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