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想起師父 堅定做好 就足以過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我是一個怕心很重的人。有一位同修形容自己是天下第一怕,我覺得我就是那個狀態。我從1998年下半年得法,內心知道法珍貴,可是並不精進。大法遭迫害後,由於怕心和執著,妥協了,不敢堂堂正正證實法,偷著在家學法。

2000年,師父幾篇新經文發表後點醒了我,才出來證實法。2000年12月30日去北京證實法,邪惡判我勞教二年,關押在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在邪惡殘酷迫害中,由於法理不明,一味的承受迫害,學法不紮實,妥協再推翻,推翻又妥協,感覺精神快崩潰了。一天聽一位同修講起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有的學員在迫害很嚴重時,想不起求師父,卻喊「媽」。我很受觸動,就決定在迫害很嚴重時喊「師父」。

一次勞教所開全所大會,惡警李小東在大會上惡語污衊師父,我和五名同修高喊「法輪大法好」抵制邪惡,被惡警關進小號迫害。我兩個手被手銬銬住,兩個腳被電線捆著大字形繃在一張床上。一打手跳到床上用腳後跟踢我大腿內側,鑽心的疼使我感覺承受不住了,我大喊師父,話一出口右手銬自動彈開,空氣彷彿凝固了,一切聲音嘎然而止,打手彷彿遭雷擊一樣蹲在床尾,然後驚魂未定的下床跑了出去。過了半個小時多的樣子,打手好像不死心,又闖進屋跳在床上繼續打我,我又大喊師父。這一次左腳捆的電線和右手手銬都自動彈開,打手一聲不語,蹲在床尾想把彈開的電線復原,這時小號的看守不耐煩的轟打手出去,叫他不要再來打人。

這事過後我很受鼓舞,在以後證實法中膽子大了許多。

2004年7.20以後,邪惡瘋狂搜捕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對租房住的人口盤查很嚴,一天我租房住的院子裏闖入了警察,要求租房住的人出示證件,一個一個的盤問。我正在院子裏洗衣服,當時院子裏連我四個人,就我是修煉人,我當時一驚,不知如何是好。這時一位同修的話從耳邊響起:「師父一定會幫助的」。立刻彷彿從地下升起的能量,一下把我包住,厚厚的像牆。我平穩了許多,頭也沒抬,還接著洗。警察把那三個人盤查了一通,看了看我,一個警察說「這是房東」,沒問我,一會就走了。

好像剛過了兩天,我正在屋裏,警察又來盤查,屋子裏放著電腦和許多資料,我當時很慌,好像腿也沒盤,靠在床邊發正念,不讓警察搜我屋,自己感覺正念也不管用,反正比劃上了,心裏一個勁求師父。院子住人的屋只有四個,警察把其他三個屋查了查,沒瞅我屋就走了。

流離失所一年多後,我回礦上班了。我知道救度眾生是我的使命,講真相我做的不好,心裏著急,可就是怕。後來我想起師父一次次的呵護,這法師父講的都是真的,應該越按師父的要求做好越安全,有師父保護怕甚麼!

這樣膽子大了許多。心想試一試。我的工作單位是大型煤礦,在職工更衣室,一天洗澡多達幾千人次,我就上、下班時在更衣室大聲講,從一開始只敢說「法輪大法好」、「天安門自焚是謊言」,到幾天後敢講四句,幾個月後能流暢的講出自身修煉和遭迫害的經歷,和自己知道的各種真相。中間也有單位610、公安找我,我能做到理直氣壯的和他們論理,沒發生甚麼大事。

2005年農曆新年快到了,工友們勸我說:過年了,上邊要緊了,別講了。我想證實一下大法弟子是有神保護的,決定用在新年邪惡施壓的情況下,講真相平安無事的事實來證實。可是我感到壓力很大,心裏向師父懇求講到初三結束。到了初三,我安然無恙。

初四早上我又講真相,由於歡喜心起來被邪惡鑽了空子,被人舉報。上午九點左右,單位公安分處、政保組和幹警等人,領幾個經濟民警綁架了我,由於我不配合邪惡,他們就抬著我走,我一路上喊著曝光邪惡,使路兩邊樓裏邊的人都看著邪惡的表演,弄得那幾個警察很難受的樣子。

那時怕心雖然反映得很強烈,可我主意識很強,我告訴自己必須做好,師父一定會幫我。其間各種不好的念頭泛起,我發現自己很髒,求安逸,執著家庭、工作、妻子、怕痛苦,甚麼心都強烈的反應。思想中反映這麼執著會被迫害,我一時清醒的認為不應被迫害,可各種不好的思想使我羞愧,知道怎樣能更好的在這種環境證實法,可感覺做不到,滿腦子求師父想回家。後來我想,儘量做好我該做的,請師父幫我回家。我滿身都是執著,哪怕我今天就是一個常人也不該被迫害。

到了分處,警察對我很客氣,我穿著滿身油污的工作服,還被邀請坐沙發。我看到警察都不願意審我,先來的一個高個子警察,聽到我說認識他,他就走了。後來找來一個搞刑偵的,問我幹甚麼了,我就說講真相了,同時抓住機會和他們講真相。他們想做筆錄,我告訴他們,想聽真相我就講,做筆錄我就啥也不說了。

我身體比較敏感,可能外邊同修知道我被迫害都發正念幫我,能量一團一團的湧進來,我身體周圍的黑東西一塊塊被滅掉,身體輕輕的。就這樣中午一點多,警察叫我回家吃飯。

那次被綁架後,過了一段時間,我穩定了心態,又接著講真相,更沒有怕心了。隨著講真相,環境改變的越來越好,聽內部人講,沒甚麼人舉報我了,而且沒有上邊大壓力,舉報了也不管。

前一段,惡黨魁首要到我們當地來,我思想波動很大,想停一段日子講真相,免遭迫害。但心裏也知道不對,我不應該怕一個小小常人。思想波動了幾天,我決定此時應堅持講下去,對救度世人震動會大,讓他們親眼看到,邪惡魁首來了,大法弟子依然講真相無事,膽子也會大起來。我加強了學法、發正念,一直講到惡黨魁首走了,很順利。

我在修煉中的體會是,只要自己時時想起自己是煉功人,能時時想起師父、大法,關鍵時刻哪怕只想起一句,堅定自己做好,就足以過關。我怕心很重,直到現在,有迫害現象發生還心動不已,還做不到與做的好的同修那樣,瀟洒的連講帶發(資料)大範圍救人。但我從一開始講兩句真相就跑,到今天也做的像模像樣了,真相光盤、傳單、資料也發了幾千本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