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與交保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四日】我是縣裏某單位的一名職工,因單位不按檔案發工資,發的工資不夠養家糊口的,97年底被迫下崗。實際就是失業。失業後沒有任何掙錢的出路。靠打工維持生活,在這如此艱難的情況下,還要向單位繳納保險金,否則到六十歲就拿不到退休金。

為此很苦惱,因生活困難再繳保險深感吃力,不繳到老怎麼辦?何況當了十幾年的兵才換來一個當時的正式職工,是多麼不容易呀!思前想後,還是繳上吧。當時我的心裏很不平衡。明明看到別的單位的職工有的坐著就拿錢,工資還很高;自己被迫失業拿不到任何工資不說還得往回繳,心裏真不是滋味,只恨自己命苦,恨自己沒有錢走後門找好單位,恨這個世道不公,因此思想情緒非常低落,心情很痛苦,覺得人生的路也太難走了,甚至有些厭煩人生。

可喜的是,一九九八年我有緣得了大法。通過學法修心,我認識到了人生真諦,體會到了修煉的珍貴。可中共惡黨處於強烈的妒嫉心,於九九年七二零展開了全面的造謠誹謗,栽贓陷害,惡毒攻擊大法,並極其邪惡的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煉群體。我也受到了衝擊。遭受了惡黨多次不同程度的邪惡迫害。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懂的了大法遭受惡黨迫害,師父是不承認的,所以迫害出現,就是惡黨死期的來臨。同時我也知道了大法弟子所承擔的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歷史使命。《九評共產黨》的出現,使我更進一步認識到這個流氓惡黨的邪惡本質。

零四年底師父講了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的法後,首先我以真名退出了惡黨。單位總是給我要黨費,特別是惡黨迫害大法後,我怎麼還能給它繳甚麼費呢。在看揭露惡黨迫害大法的資料時,上面寫著惡黨用了國民經濟總收入的四分之一來迫害大法,這使我想起了師父講法時講到了這方面的法:沒有錢它能迫害的了嗎?它不給人家錢,誰給它去幹這種事去(不是師父原話)。這引起了我的深思:給單位裏繳納保險金,目前惡黨還操縱著權利,統治著全國,那不等於把錢繳到它的手裏了嗎?它迫害著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也是大法的一粒子,能把錢交給它嗎?如果交給它,那不等於給它輸血嗎?雖然是給自己繳的保險,站在法上去認識,作為一個修煉人,首先是堅信師父堅信法;學了法知道了那麼多超常的理,怎麼還能去繳保險呢?哪怕是一分錢也不能交給它。再說如果是真修弟子,根本就不應該想保險這個事了,所以我作出不再繳保險的決定。隨後向單位寫了不繳保險的申請。單位沒有辦法,只好同意了我的申請。

我從來沒有寫過甚麼,不怎麼會用文字表達我所要說的話,但是我的目地是想通過把自己對繳保險的一點認識寫出來,能夠使類似我這種情況的同修引起重視。明知道這個流氓惡黨在神佛面前犯下了滔天罪行,神佛馬上就要解體它,不要再給惡黨輸血了。對惡黨只有全面的、徹底的解體它。

以上是自己在修煉中對繳保險的一點粗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