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齊齊哈爾市同修交流一下個人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身在異地,流離失所在外,心中卻時時惦念著家鄉那些獄中的同修們,不知此時還能做些甚麼。

看著師父的法讀著讀著就流淚,感到愧對師恩,沒有承擔起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一年來,資料點不斷的被破壞,同修們口挪肚攢的血汗錢都落入魔掌,眼見幾十名同修相繼被綁、抄家,受盡酷刑折磨,我雖一次次的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安全脫險,但這不能說沒有我們的責任。邪惡就是在鑽我們這個地區整體上配合、協調不好的空子,才使邪惡有市場在我們地區生存。

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講:「既然我今天要進一步的把修煉形式、修煉狀態跟大家說清楚了,那學員之間在互相配合上,你們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顆戒備別人的心。(鼓掌)互相責備,互相之間用人心排斥,各種所有的狀態,我告訴大家,都是對修煉形式的不理解而產生的新的執著,是不是?是!所以不能因為不理解修煉的狀態而產生新的執著。這個執著的本身也是你修煉前進的巨大障礙,所以這種心也得去掉。」

整體協調配合出現矛盾時,總是願意看別人:某某同修語氣、心態不祥和了;某某同修不接受批評不向內找了;某某同修拉幫結夥搞幫派了;某某同修做事心重,不重視個人修煉了;……看到的全是別人。今天靜下心來,查找、對照一下自己,無一不是自己的毛病,正如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中講的:「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我為甚麼就不能把看到對方的問題當作是照自己的一面鏡子呢?已經是得法十多年的老弟子了,遇事還不知道如何向內找,修正自己,可見這後天觀念有多頑固。正法已近尾聲,師父一次次的叮囑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己,這也是我們這些大法弟子走好最後這段路的根本保證。

在人世間生存形成了一種基於世故,圓滑做人的思想業力,阻礙了同修之間不能在法理上互相負起責任,保護自己和同修的人心不被觸及、傷害,造成了近段時間有名協調人被綁架,到現在詳情不明。此協調人多年來一直在證實法的路上走的很穩。也承負著很大的責任,所以一直以來是在同修的讚揚中走過來的,修煉必定都有人心,顯示心和自我膨脹的心一起來,就聽不得批評了。

我和此同修共同配合一段時間,看到同修的毛病,可是並沒有為同修負起責任,而是迴避矛盾,還給自己冠冕堂皇找個藉口──「寬容」。當看到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現在有許多宗教團體說,啊。看我們這裏多好,大家相互很關愛啊。愛甚麼?(眾笑)愛執著。愛世間的幸福,愛人與人之間的那種維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煉嗎?不是!絕對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執著的保護傘。」看到師父這段法我頓感心中一震,這不是在說我嗎?自己怎麼就沒意識到呢?還沾沾自喜,自覺不錯呢。如果沒有這些人心障礙,及時與同修溝通。是不是就能避免同修招致的迫害呢?我寫出這些段沒有指責同修的意思,只是希望存在此問題的同修都能引以為戒,修煉是嚴肅的,真是放鬆不得。

修煉就是修自己,希望我們齊市同修都能靜下心來看一下自己,不要以為資料點被破壞了與每個人自身沒有關係,那是他(她)們有漏造成的;也不要以為某某協調人被綁架,完全是她個人心性問題。其實我個人認為邪惡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的資料點,那不是衝著我們大法來的嗎?儘管我們同修有有漏的地方,可那也不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那不等於承認邪惡的安排了嗎?我們每個同修在接到資料時,你們知道那些大資料點的同修要冒著多大的風險!承載多大壓力呀!我們是否做到時時為我們的資料點發正念呢!如果我們每位同修都能以法為大,開創條件,哪怕三、五個人組成一個小資料點,打破等、靠、要的局面,邪惡就會在齊市地區自行解體,因為資料點的遍地開花就是在解體、破除舊勢力。

再有,協調人被綁架是不是我們每個相關同修也要查找一下自己。幾年來,她一直承負著很大的責任,為了分擔她的壓力,把她下面的同修分散出一部份,可這些同修都不願離開她,認為就她這兒安全,這樣的想法和做法,是否也形成了舊勢力對她迫害的藉口呢?我們不僅沒為同修負起責任,無形之中還推了她一把,這種人心是不是也得去呢?現在不知這位同修近況如何,希望我們齊市同修都能發揮各自所能,及時把被綁架同修的訊息在網上公布,以便我們更有力的營救同修。

本人在修煉中還有諸多需歸正的人心,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們給予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