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平度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我叫張輝榮,山東省平度市南村鎮東王府莊村,男,今年36歲。

2001年夏天,我被南村鎮派出所惡人王俊青(警長)、吳澤勇等惡人從廠子非法綁架,惡人把我銬在鐵椅子上。鐵椅子兩邊有扶手,各焊有一個鐵環,用來固定手。前邊兩條椅子腿下半部,也有兩個鐵環,用來固定腳。兩條腿的底部還各焊有一塊鐵片,腳踩在鐵片上,人整個與地面脫離。腰部還攔了鐵鏈。

第二天,平度政保科科長石維兵(現任平度國保大隊長)從平度趕來,看我坐在椅子上沒事,就指使警察說:「這樣坐著只是屁股難受,把他一隻手銬到下邊。」王俊青便拿來一副手銬,把我右手銬在了椅子下方橫檔上。這樣,整個身體就伏在右腿上,腰一會兒就痛得受不了。越掙扎,手腕、腳踝就被鐵環卡得腫脹起來。第三天,手腕、腳踝便潰爛化膿,鐵環深卡進肉裏,屁股、後背也潰破化膿。至今各處都留有明顯疤痕。第五天釋放時已直不起身,不能正常行走。右手中指、食指、大拇指被手銬勒得失去知覺,半年後才漸漸恢復。

釋放後,我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就又被綁架至設在青島市市北區的青島洗腦班,那裏關押著從青島各縣市綁架來的大法弟子。我絕食抗議,七天後,被拉到一家醫院強行灌食。大概在第十天晚上,看管我的警察喝醉了酒,我從三樓攀著廣告牌跳下底樓的小平房,逃離了洗腦班,從此流離失所。在當今和平年代,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的有家不能歸。

2005年夏天,我在流離失所中被平度李園派出所劫持,又一次被送進平度市610洗腦班(在平度市常州路北段信訪教育中心院內)。

610惡人把我關進一間專門用來迫害大法弟子的大約四平方的小屋,小屋沒有窗,只有兩扇上部有鐵楞的沒有玻璃的鐵門,水泥地上澆注著兩個鐵環,還有一個涼蓆。我就被銬在一個鐵環上,直不起身,只能坐在涼蓆上。

在那裏,我絕食抗議對我的非法關押。610的惡人第三天就強行將我拉至駐在同和辦事處崔家莊村後的精神病院強行灌食。他們的用意很明顯,並不是為了救我命,而是把灌食作為一種迫害手段,逼迫我吃飯,他們也明白灌食很痛苦。

後每隔一天就被拉去灌一次,每一次都是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代玉剛和一個叫王魯平的辦公室主任加兩名警察押送。到了精神病院,他們再找來一些身強力壯的精神病人,將我強行按到病床上,用繃帶把手腳固定住,再叫警察及精神病人把我腿、胳膊、頭、及身體摁住,插鼻管灌食。灌一次插一次,每次都插得口、鼻子出血。惡人對此全然不顧。尤其是第三次,一名女醫生插了幾次都沒有插進去,那名滿姓男醫生氣急敗壞,一把抓過那根一尺多長的膠管,不管死活就往裏捅,我極度痛苦,拼了命的掙扎。他們更是死死的將我摁住。最後還是插進去了,血從鼻子裏、口裏湧出來,他們一邊灌一邊用白衛生紙擦血。灌完後,我坐起來,只見血染的衛生紙扔了一地,紅紅的一片。當時並沒有想太多,過後想起來,真是九死一生啊,有多少大法弟子就是這樣被強制灌食被惡人奪去了生命。

到了十來天,我已被迫害得身體瘦弱,聲音嘶啞。當時我父親剛剛去世,家裏只有六十多歲身體還不太好的母親、妻子和十歲的女兒,家裏沒了勞力,又正值麥收。610的惡人對此不管不問,只顧一邊強行灌食,一邊又用偽善的言語勸我放棄修煉。

灌食回到洗腦班,惡人就把我銬在那個鐵環上。第五次灌完後那天晚上,手銬開了,我摘下鐵門,靠在牆角,翻過三米多高的院牆,又一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脫離了那邪惡之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