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孫克林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4日】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和共產邪教相互利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然而,在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和欺騙中,許多理智、明白的人卻沒有被中共媒體宣傳的謊言所迷惑。山東平度市仁兆鎮孫家匯的孫克林,他想這麼多人學大法肯定好,我也應該好好了解。機緣也巧合,他找到了一本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看完以後他馬上決定學。通過看書、煉功,在極短的時間,孫克林身上的病全好了。自此到處弘揚大法的美好,勸那些受矇蔽的人們不要相信那欺世的謊言,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2000年夏天,孫克林開始走出去向更多的人講述大法的美好,大法受到迫害的真相,仁兆鎮派出所多次抓他,並非法闖進他的家中搶走了他無比珍貴的大法著作。同年臘月,仁兆鎮派出所5、6個惡警又闖進家中把他綁架,銬在鐵椅子上四天四夜,原來孫克林煉功前腰部有病,在炕上半個小時不到必須改變一下姿勢,惡警們打他、罵他、肆意侮辱他,指導員劉偉(已調往祝溝鎮派出所)關上門(做賊心虛怕別人聽到),喪心病狂的用拳猛打他的頭部,往他的口裏吐痰。為了不讓他出聲,他又邪惡至極的用剛拖過地的髒拖把硬往他嘴裏塞。儘管受到嚴刑拷打、非人折磨,孫克林也沒有屈服,惡警們只好放了他。

2001年7月20日,孫克林和同修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上剛升完旗,他舉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馬上圍了上來,他舉著橫幅邊喊邊跑,惡警們追了一里多地也沒追上,竟然喊抓小偷。明白真相的人沒有一個聽他們的。最後幾個惡警把他倆圍住,揪著頭髮硬往車裏按,拉走後關在天安門分局,他不報名字住址,一年輕的惡警猛踢他心口窩,把他打倒在地,惡警又猛踢他的頭,最後根據同修的口音和一個本子上的地址把他倆送往青島市駐京辦事處。孫克林仍不說名字住處,邪惡之徒把他銬起來腳尖著地,猛跺他的腳趾頭,用皮鞋狠打他的頭和肋部,見他還不說,惡徒拿來吃飯的小勺猛刮他的肋骨,毫無人性的惡人咬著牙刮,累得渾身是汗,打完後邪惡之徒極其囂張的說自己是即墨的,出去以後找他好了。

二、三天後他倆被綁架送回平度,路過濟南時,他倆被銬在一起,齊發正念,在師父的保護下正念走脫。孫克林在街上打電話時被一不明真相的老頭舉報,給其講真相也不聽,希望他能早日明白真相,莫去跟著共產邪教陪葬,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孫克林被非法關押在平度看守所期間,仁兆派出所又闖進他家搶走了電視機,妻子去阻攔,被惡警打了一頓,平度看守所一惡警(姓尹,50多歲)去孫克林家勒索幾千塊錢,被他妻子拒絕。

在看守所內,孫克林摔傷,頭骨裂紋,三天後醒來才知自己躺在平度中醫院,一好心人告訴他說:「大夫以為你不行了,救不活了,」他知道是師父又一次救了他一命,他剛甦醒過來時還不能說話,身子不能動,在孫克林生命垂危剛從死亡線上回來時,一惡警竟然慘無人道的上去用拳打他,這時他的手腳還被鎖在鐵床上呢。

孫克林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每天被強迫幹很長時間的奴工活,有時一天一夜不准睡覺,還要遭受惡人的打罵。因孫克林身體虛弱,頭有重傷,一惡警(40多歲,中等個,姓京,平度西南某鎮京家曈人)背地裏指使惡人:不要打他的頭部。不僅如此,還逼著他跟家裏要錢給他們花,真是邪惡至極。

幾個月後,孫克林與另外一名大法弟子被平度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強迫送往濰北監獄。在濰北的第一年,孫克林因受長期的折磨摧殘,身體異常虛弱,渾身疼痛難忍,坐立不安,躺著也疼,一年後身體稍微有點好轉,四年後回家煉功才完全復原。

孫克林回家後,共產邪黨人員還是不放過他,派惡警上門騷擾,當他有病遭受痛苦的時候,共產邪教對這些老百姓不聞不問,當他們煉功做好人病好了以後,共產邪黨竟然迫害他們,不讓他們煉功做好人祛病健身,當他們按照憲法規定為法輪大法說了一句公道的話,竟然被非法判刑關押四年,受盡了非人的折磨,給他的家人帶來了巨大的痛苦。

善良的人們啊,當你聽說了孫克林被邪惡迫害的遭遇後,誰對誰錯?誰正誰邪?相信您會一目了然的。在宇宙新舊交替的關鍵時刻,請記住我們發自肺腑的呼喚: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在退黨退團(退隊)已超過1300萬的今天,請您趕快做出明智的選擇:天要滅中共,退出保平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