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樹市徐秀輝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徐秀輝是吉林榆樹五棵樹開發區人,一九九八年春因病得法,修煉後,曾患過的子宮癌、腎小球病、骨質增生、頭痛等病全都好了。

因為徐秀輝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野蠻迫害。以下是迫害事實。

在江氏流氓迫害法輪功後,徐秀輝遭到多次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當地警察多次到家騷擾,半夜兩次到家搜查。嚇的她小孫子都尿了褲子。小孩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又有先天性心臟病,可片警劉小峰和所長閻叢傑等人根本不管他人死活,多次夜間非法入室騷擾。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六日,徐秀輝和同修去農村講真相,被惡人舉報回家途中被榆樹市前進鄉派出所的李玉所長等人將她兩人綁架到榆樹市公安局。另一同修被非法勞教。而徐秀輝家裏被勒索了六千元錢才被放回來。其中政保科要五千元,說是給舉報人三千元,不交錢不放人。加上好煙好酒等人情錢共六千元。十五天拘留期間,家裏送的衣服和吃的東西都被拘留所惡警私自扣留。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晚上,徐秀輝和兩個只有五歲的孫子、孫女在家,當地派出所七、八個人,非法闖進家門像土匪一樣亂翻,搶走了大法書和錄音帶,當時嚇的兩個小孩大哭,哆嗦著,到後來都不會哭了。就這樣丟下兩個小孩強行將徐秀輝綁架。榆樹市公安局政保科讓徐秀輝在勞教票子上簽字,票子上寫的是勞動教養一年,徐秀輝和其他大法弟子都不簽,四月四日就強行送到了黑嘴子勞教所。在檢查身體時,政保科長張德清拿著教養票子說:「徐秀輝一年」。到勞教所三、四個月後,二大隊一小隊的管教尉旦又告訴她教期是二年。徐秀輝說,我教期是一年。可管教尉旦說:「現在晚了,過了三個月就不好使了,入所時我就提醒過你,你沒在意。」後來,徐才知道,是另外一個同修的教期是二年,她們家花錢買通了五棵樹派出所所長閻叢傑,榆樹市公安局政保科及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所長、管教,共同篡改,把徐秀輝的教期改為兩年。是另一同修的家人私下裏辦的。大法弟子無罪,被非法關押是無理迫害,希望另一同修能勇敢的站出來揭露榆樹市公安局、五棵樹派出所這一惡行,將它們的罪惡曝光於天下。

勞教所是人間地獄

管教尉旦是從監獄借的,此人手段毒辣、險惡。經常使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大隊長劉連英為了轉化大法弟子,經常使用電棍,入勞教所的當天,徐秀輝就被劉連英等人用電棍電,有的大法弟子承受不住高壓電棍就被嚇的說不煉了,徐秀輝被電昏了,劉連英就電她的腳心看有沒有反映,第二天,又電了徐秀輝一上午,同時多個電棍電全身,脖子、肚子,第三天又接連使用電棍。想用殘酷的暴行使徐秀輝轉化,徐秀輝當時說:「我不能配合邪惡,我不能放棄修煉,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沒錯。」劉連英、尉旦、郭管教等人將徐秀輝電昏死,然後拖到走廊一側水泥地上,讓人給徐秀輝灌速效救心丸,等了幾個小時徐秀輝才清醒過來,她全身抽搐很厲害。這樣還不放過她。第四天尉旦派四 、五個打手,犯人,有萬豔、王東玲、何換萍、李靜萍、張士春等人把她弄到一間裝東西的空房子扒光她的衣服,毒打一上午。在徐秀輝的內衣、外衣上寫上字。說她擾亂社會,誣蔑陷害。打的身上有嚴重的傷痕。頭頂上打的像蓋個大蓋子,沉沉的,臉腫的嚇人,乳房、胸部嚴重受傷,當時起來時嚥下去一口熱乎乎的東西,可能是血吧。這次嚴重毆打,致使徐秀輝二個多月不能正常行走,過後邪惡還罵她,說是像腦血栓病人走路。她全身重傷,管教所無人管,她只好絕食抗議,在絕食期間,管教和大隊長利用犯人罵她,誣陷她,還把她綁在死人床上多天,不讓上廁所,毫無人道,讓同修給她接尿,洗小便,在死人床上遭受很大的痛苦,腰、腿、肚腸子都痛,動不了。

灌食時,一幫人按著強行灌,鼻子都灌出血了,眼淚花花流,痛苦極了。這樣折磨她十四天。因她的心臟病犯了,血壓升高,經常抽。勞教所逼家人拿錢給治病。明明是被迫害的造成身體嚴重損傷勞教所卻不管。一百五十斤體重的她,只二十多天就瘦的不像樣,不能走路了。家人來時,只能是幾個人用床單抬著去接見。親人們嚇的痛哭,孩子告訴她,因為媽媽遭受迫害,致使他們上不好班,整天提心吊膽,給媽媽帶的東西勞教所不讓給,只好在半路上扔了,因孩子的爸爸去世的早,所以孩子們特別惦念媽媽。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關押了她兩年,親人被折磨兩年,在這兩年裏,超時間勞動,加班加點,經常幹到深夜,乳白膠過敏,又染上了疥瘡。痛苦可想而知了。回到家後,她和很多同修遭受的迫害,被好人給上網曝光了。

二○○四年七月的一天,地方派出所受政保科的指使,到徐秀輝家中騷擾,還把她女兒帶到政保科,原因是調查遭受迫害是誰給曝光上網的。在邪黨統治的天下,只許惡人們行惡,不許百姓說話。迫害的事實是真的,後來沒問出來,一天後才把她們母女二人放回家。

二○○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也是晚上九點多,地方派出所所長閻某,片警劉小峰和另一人到家騷擾,搶走了大法書,並往國保大隊打電話,就是當初的政保科,開車把徐秀輝抬到車上,同時搶走了錄音機、書、資料等東西,家裏被翻的亂七八糟,把她綁架後,家裏只剩下小孫子王大寶,這樣,又把她判了一年勞教,家裏花了很多錢,才辦個所外就醫,沒被送勞教所。

二○○六年九月十一日,因徐秀輝在車上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站前派出所綁架,正念走脫後,十六日又一次遭站前派出所非法綁架,關押在榆樹市拘留所,十一天後,才被放回家。(寫稿時詳細情況還不清楚,等到以後會陸續曝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