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任春英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任春英是榆樹市建築設計院的一名工程師。修煉法輪大法後的任春英,對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在單位是人人稱讚的好職工。在家裏是賢妻、良母、孝女;是備受鄰里、親友喜歡的人。熟悉她的人都說她是一個難得的好人。

然而,只因為任春英不放棄信仰「真、善、忍」,被榆樹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多次非法綁架,拘留、勞教、罰款、暗地裏勒索錢財、遭610非法洗腦,幾年來,她家被榆樹市公安局有關人員非法勒索錢物達三萬餘元。

一、上訪無門,被非法拘留

1999年7.20,法輪功被非法迫害,任春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本著一顆善良的心,去省政府反映情況,說真話,卻被武警和公安野蠻的推上卡車,拉到南嶺體育館後又強行登記,最後把這些人強行驅散,上告無門。他們只好踏上進京上訪之路,找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

在北京,他們看到的是,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找信訪部門去講真話,卻被警察推上警車遣返本地。任春英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到哪裏都做一個好人。

7月30日,當他們幫助打掃街道衛生時,被警察看到,然後把她們強行帶上警車,送到北京豐台體育場,那裏有幾千人,大多數都是上訪的大法弟子。警察說:「看你們幹好事,就知道是煉法輪功的。」

第二天任春英被長春市駐京辦事處的警察遣送回長春,又由榆樹警察帶回榆樹公安局,當時的局長是劉希武,政保科長是陳興國。遭警察胡滿山非法審訊,若不簽「不煉」的字樣就拘留,並逼迫家屬,還說不放棄信仰就要送勞教,這樣,任春英被非法拘留了,三天後,家屬被迫給相關人員送千元以上錢款才放人。

二、榆樹拘留所惡警的殘暴

2000年2月25日,任春英在榆樹公園煉功證實法,被榆樹市公安惡警石海林(此人已上惡人榜)等人強行拉上警車,綁架到公安局。填上單子又一次被非法拘留,說是15天,可是卻關押一個多月。在拘留所,任春英吃的是做飼料用的玉米麵做的發糕,半生不熟,每天兩頓,每頓每人只給一小塊,清水煮的凍白菜湯,只有一小碗,多數人吃不飽。可每人每天卻交十元錢的伙食費。住的屋子又潮又冷,牆壁掛霜,棚頂滴水,滴在板鋪上,無法睡覺,只好擠在一起坐著。

大家煉靜功,只因煉功,多次被警察暴力毆打、罰站、罰凍、罰背雪,有時從早上4點一直站、凍到7點多,任春英十個指甲都被凍掉了。

2月28日早4點到7點半達3個多小時,她和其他8名大法弟子因煉功被拘留所惡警殘暴毆打,是邪惡所長魏福成指使惡警張福學(此人現在已患肝癌)、孫井富、張志軍、司機小韓子四人手持小白龍(塑料棒)猛打扒掉外衣,只穿內衣內褲的大法弟子,後背、臀部、雙腿被它們打的慘不忍睹。後來雙腿從臀部到腳跟全部呈黑紫色,皮膚腫脹達到高出原皮膚20到30cm,走路困難,不能下蹲。一個多月後才恢復原色。

當時這幾個惡人打累了,就換一種方式,把人扔到外面去凍,那天是零下27度的嚴寒,還下著雪,惡警把只穿襯衣襯褲的大法弟子扔到外面去凍,有兩名大法弟子當時就被凍昏過去了,而惡警徐久飛(現在此人已患肺癌)還不讓往回抬,說甚麼「每年都有兩名打死的指標,打死白打死。」

惡警取笑任春英,讓任春英在雪地上打坐。後來,在其他大法弟子的強烈要求下,才把人抬回又潮又冷的監號裏。在這之前,一連幾天,任春英和那些惡警們認為堅定的大法弟子到外面被罰站、挨凍,不許穿棉衣,一站就是半天,任春英的雙手被凍得發白,失去了知覺,有人說用雪搓手,有人說用冰水泡手,當時,任春英說「沒事」,也沒用任何藥物治療,一個月回家後,雙手脫掉一層皮,指甲由黑色脫掉變為紅色,到最後變為白色到恢復正常。這是用科學道理解釋不了的,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一個月後,任春英家人被勒索了一萬多元,她才被放回家。

三、講清真相救世人再遭迫害

2001年春,任春英粘貼真相資料被站前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榆樹市公安局,又一次被非法拘留,關押到榆樹市看守所。在看守所,任春英絕食抗議迫害,家屬被勒索了幾千元,七天後放回。

2002年9月,原城建局長李金(現在他因為參與賭博而被免職,李金在任期間,大法弟子被停發工資幾人,被迫提前離崗幾人)執行流氓集團的旨意,積極參與迫害本系統大法弟子,榆樹政法委610辦洗腦班,城建局派出所及設計院在李金的授意下,兩個惡警和設計院一名副院長到任春英家中,強行綁架,,鞋子都沒穿,被姓劉的大個子惡警拖到樓下,塞到警車送到洗腦班。

2003年3月2日,任春英去同修家被正陽派出所蹲坑的惡警綁架,被非法拘留關押到當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惡警非法審問,任春英不回答任何問題,筆錄惡警隨意寫,當時邪惡的國保大隊長張德清對任春英的哥哥說:「只要你忍心,把她送到一個地方,她一定開口,進去的人,不是丟胳膊就是少腿的。」哥哥不同意,惡人沒能得逞。

當時任春英絕食進行抗議,遭到惡警滕淑玲及獄醫的野蠻灌食,用濃鹽水加一點奶粉按著強行灌。在沒有任何正常手續的情況下,被非法送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一年。就是這樣,還被榆樹公安局扣留手機一部,至今未還。家人被勒索7000元,給張得清2000元、給滕淑玲1000元、其餘的都給了有關的人員。任春英於2003年4月被送到勞教所。

四、黑嘴子勞教所的迫害

2003年4月,任春英被非法勞教在黑嘴子勞教所三大隊四小隊、五小隊。她不放棄信仰,被精神折磨,強行灌輸邪惡的歪理邪說,猶大說教,包夾嚴看,管教威逼恐嚇,都沒有使她改變信仰。長期超負荷的體力勞動,使任春英疲憊不堪,體重由70公斤下降到50多公斤,下身流血不止,家屬提出保外就醫,可大隊長卻提出勒索錢財的要求,被任春英拒絕,不能出去就醫,管教明知她的身體被迫害的很嚴重,在外人面前也說:你們誰有任春英的病重?可就是不放她。由於長期的身心摧殘,一年回來後,經檢查是子宮肌瘤,後來全部切除。現在,任春英已經恢復正常。

任春英只因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就遭受這麼大的迫害,這只是邪惡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有多少大法弟子,因做好人不放棄信仰,被活活打死,邪惡還活摘大法弟子人體器官,謀取暴利。

有良知的人們,請伸出你們的援手,共同結束這場無理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