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次警察企圖抄家談遇事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十月二日,吉林地區公安部門又接到所謂「上面」的通知,不明真相的警察又開始例行公事了,各派出所的片警到他們所管轄的大法弟子家進行騷擾,明白真相的警察只走一下過場,可還有的警察繼續幹著壞事。我也被通江派出所到家騷擾。

這是通江派出所第三次到我家來騷擾了。晚上六點,有人在樓下按門鈴說是供熱處的,問我交沒交供熱費,我告訴他已經交完好幾天了。過一會有人上樓來敲門,我問是誰?回答說是查電表的。我告訴他電表不在屋裏,他又說是查水錶的,語無倫次。我看這個人撒謊,就問他你到底是幹甚麼的?最後他說是派出所的,讓我開門要和我說點事。那我就更不能給他開門了,因為片警幾次到我家進屋後,都將我的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手抄《轉法輪》、及經文抄去、搶走。為了不讓警察無知的再做壞事,我說今天晚上不能給你開門,有甚麼話明天早上八點半,我到派出所找你,他說明天他有事,找俎金財(片警)就行。

十月三日八點半,我先打電話約他下樓,當我到派出所門前,俎金財向我介紹另一位是新來的張指導員。他咄咄逼人的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就不依不饒,我就告訴他,我煉法輪功後的真實情況,去病健身連矽肺都煉好了的神奇效果,按真、善、忍修煉怎麼樣做好人。他不允許我說話,說我是「專政」對像,和政府對著幹,是犯法。我告訴他,你說的不對,我沒和政府對著幹,我是遵紀守法的公民,憲法賦予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我沒有錯,更談不上犯法。片警說你別和領導頂著幹,我說我只是講事實真相,沒有跟誰頂著幹。他說你這樣的,我見得多了,我在哈達灣派出所送進去20多個。我告訴他那你是做壞事,對你不好,他不以為然還說,我說了就算,只要我在這裏,我就天天騷擾你,除非你離開這裏。我說你不要這樣做,不要反對真、善、忍。他說我就聽共產黨的。我說他是錯的。他說:錯了,我也聽,我也幹。我見他根本沒有談話的誠意,就轉身想離開,他一把抓住我肩頭,說你走不了了,往樓上拽我,我不去,他們4個人強行的將我抬到樓上。我就坐在地上單手立掌發正念。真正的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的正念之場。

不知道事情經過的所長和其他警察都過來指責我,為甚麼在樓下喊「法輪大法好」,引來這多圍觀的人,聚眾鬧事,在這裏你還煉功,憑你的這些行為就可以填票子勞教你。我就給他們講事情的經過,這一切後果都是你們造成的,又反過來強加給我定罪名,我決不能承認。

楊所長又讓我把我家鑰匙交出來,我不給就強行搶走,帶一幫人去抄家,還有社區兩個主任將我推入麵包車去我家。樓上樓下圍了好多人,我一直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我就是煉法輪功,做個好人,你們這樣對待我是執法犯法。那個指導員說,用鑰匙開門,怎麼也打不開,換著人擰,也擰不開。因我女兒放假在家,屋裏門反鎖上了,她一直在屋裏發正念,他們沒開開。

指導員說,找開鎖公司砸開,打電話找來三個開鎖公司的人。我告訴他們三人,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不要幫著幹壞事,不能強行撬門,他們是在迫害我,你們一定不要做這樣的事。他們試驗幾下說,屋裏有人反鎖,誰也打不開,就走了。他們還不罷休,又拿一個像手機那麼大的照象機往屋裏照,在外面就能看到屋裏。

沒發現甚麼不了了之,又回到派出所,說取材料填單子往裏送我。我告訴他們,你們所做的一切,我都不承認,你們說了不算,我是修煉人,一切由我師父說了算,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所長四處打電話聯繫,一心想把我送進看守所,可沒有成功。

最後所長於勇問我,看你身體挺好的,怎麼就送不進去你呢?我說我只要修煉身體就好,不修煉身體就不行,就這樣下午四點,就讓我回家了。

這件事不應該發生,但是它發生了,事後向內找有以下幾點從根本上沒做好:

1、我早就發願要去派出所給片警講真相,但因為有怕心一直沒去。通過這一趟,我看多數警察是能夠聽進去真相的,是可以救度的生命,但首先得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才能把人救了。就是那個指導員其本性的一面也是好的,只是被魔性操控、利用了。而我又被帶動了,怎麼也善不起來了,只想你對我怎麼樣,我都能理智對待,你謗佛、謗法就不行,就得遭報。這樣做從根本上沒有錯,但要想讓他們明白真相、救他,就得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才能真正的救了他,你就把他當成你的親人,你就為他好,你就想救他,用心去救他,你就能救了他。

2.長期形成人的觀念:固執、冷漠,不祥和在這件事情中暴露的最突出。有一位社區主任剛要到娘家去串門,就被找回來執行任務。快到中午的時候,買了幾瓶礦泉水,給我一瓶,並打開蓋,讓我喝。我不喝,心裏想著我不會要你的水的,剛這樣一想,那邊警察就說,給他灌鹽水,看她喝不喝,我不往心裏去(不悟)。呆一會,所長過來又讓我喝水,我理直氣壯的說,無功不受祿,我沒有理由隨便要人家東西。他當時就火了,你這算甚麼?難道人與人之間就不能互相幫助嗎?如果你有兩瓶水,別人渴了,你就不能給他一瓶喝,幫助他嗎?看我固執、不動,他又接著說:你要不喝,你就說你不渴,說那麼多沒用的幹甚麼?說到此,我才明白過來,趕快說:對不起,我也是在修煉中,這件事是我不對了,謝謝你的幫助,我以後一定會做好。

3.一切事情都是法的展現,都是師父在做。在整個過程中,在一個半小時的發正念過程中,我真的感覺到師尊就在我身邊加持我,我被強大的功罩著,被同修的正念之場包圍著,感到身體無比溫暖、祥和、熱融融的,好像被非常柔和的、光滑的細密的東西裹住了一樣,誰也碰不著我了,思想非常純淨,沒有一點怕意。師尊的慈悲呵護,不斷點化,甚至連怎麼做都教給了我。如果不在其中是絕對沒有這種感受和體悟的。

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主要對警察還心有餘悸,從不敢面對面講真相中邁出了一步,雖然講了真相,但還沒有講清真相,還沒救了人,但我知道怎麼做了,「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