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的修自己 才能更好的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1日】師尊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那麼作為修煉人來講怎麼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如證實法、救眾生的事等,這是份內的責任,這是樹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關鍵的,因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你嚴格要求自己,發現自己的不足,不斷的去掉它,你這就是修了。」

我悟到,僅僅有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願望是不夠的,還需要時時站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發現自己的不足,隨時改正去掉它,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層次,才能更有效的證實法救度有緣人。

我剛得法不久,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就鋪天蓋地的襲來了,我因保護大法弟子被邪黨非法拘留半個月,並被強行免去處長職務。

因為那時我剛剛走入大法修煉,開始真有點招架不住,家人更是不能理解,把怨氣一古腦都撒在我的頭上,妻子罵,小孩怨,說我是家庭的罪人;親戚也都看不上我了,說我只管自己不顧家庭,幹的蠢事。當時我也有點彷徨,是自己錯了嗎?

當我翻開寶書《轉法輪》,偉大師尊的話像金子一樣閃閃發光:「我們講,不管人道德水準發生多大變化,這個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可是永遠不變的。有人說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說你壞,你不一定真壞,因為衡量好壞的標準都發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這個特性的他才是個好人,這是唯一衡量好壞人的標準,這是得到宇宙中承認的。」

我想我修煉宇宙大法,返本歸真,這世間最正的事,保護大法弟子也是在積德,我沒有錯,而且做的非常對,家人不理解,親朋有意見,他們是被邪黨給嚇住了,沒有看清邪惡本質,也是被邪黨洗腦造成的,誤會了我。

我反覆給他們講法輪大法是甚麼?修煉人在做甚麼?邪黨為甚麼不問青紅皂白就迫害?但是不管我怎麼說,他們也反不過味來,就是看著處長的職位丟了,一家人臉上沒面子,以後辦事也不好辦了,把一切的責任都推在我頭上,為此小孩的舅舅還在電話裏罵了我。我並沒有責怪他。以後他在同我的朋友們相聚時又兩次讓他們捎話給我,說:你們對我姐夫說,我罵他了!就是這樣我也沒動心,淡淡的一笑了之。我想:家人和親戚對自己意見這麼大,一方面是沒看清楚邪黨的邪惡本質,和它們迫害宇宙大法將面臨的覆滅的命運,另一方面也有自己做不好的地方,如說話生硬、不能充份顧及家人的承受力和心靈感受、在單位一直忙工作、對家人照顧不夠等等,由此也使他們對大法存在一些不好的看法。我想這一切不好的局面也都是由自己引起來了,問題在自己,重要的也在修自己。

之後,在很長時間裏,我特別注意改正自己存在的問題,在家裏多幹活,少說話,平時說話堅持平心靜氣,多關心家人和親戚,特別是她們家的親戚。但是由於邪黨文化的長期毒害,他們只注重現實的得失,一談到法輪功的事就炸,幾乎到了不能談的地步。

有一個時期,我想他們可能是不能救的人,就隨他去吧。一次一同修知道了我的家庭的事情,他一針見血的指出,你周圍的一切環境包括你的家庭環境都是由你自己造成的,必須認真找自己,才能改變,也一定會改變。

後來我再一次檢查了自己在哪些地方做的不在法上,主要是在一談到大法時自己情緒比較激動,說話不讓人,結果他們不僅不接受,反而越來越覺的我這個人不近人情,抬死槓。一次妻子對我說,大法可能是好的,可能不錯,可是你不行,表現的不如一個常人。

妻子的話對我震動很大,心想這不是師父借我妻子的嘴在點化我嗎,對,我一定得認真的改。後來在說話中我特別注意自己的語氣,說話的方式方法,並注意發現他們說話中對的部份加以肯定,對一些不是原則的問題,不爭論,如果涉及大法的原則問題,則耐心的給予解釋,特別告訴他們敬大法有好報,不敬大法自己要吃大虧的原理。這樣一點一點的矛盾化解了,冰凍融化了,家庭出現了比較和諧的環境。

我想大法是宇宙大法,這麼大的法甚麼不好東西不都能夠善解呢?我堅持從一點一滴做起,真誠相待,圓容大法,樹立自己的威德。

岳母過去在別人家住,後來到我這來住了,我把她當成自己的親母親一樣,吃住方面無微不至的關心,生病了我用自行車帶她到醫院看病。對小孩的舅也注意關心幫助他,他剛來市裏,沒有房住,我就把我原來一套舊房子和原來的舊家具讓給使用,房子拆遷蓋商品房,原住戶可以優惠百分之八,我又讓給了他,使他在市裏有一套正規的住房,他很感動。

他們從我的身上看到了修煉人的善良和人品,看到了大法的偉大之處。在最近一次對他勸退當中,他沒有猶豫,答應退出邪黨,並說:現在我信任我姐夫,他說的話沒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