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護法滅邪惡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7日】我是山東大法弟子,想與同修交流我們清除邪惡的宣傳中的經過和此中的一些體會。我今年54歲,沒上過幾天學,不會寫甚麼。但我想我們是大法弟子,要以法為師,努力的去寫,不用人的觀念障礙自己,就能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2004年農曆正月13日傍晚,我去市場買菜,驚訝的發現公路兩邊的幾十根水泥大電線桿上都醒目的寫著黑糊糊誹謗大法的話,這條公路是我市的交通要道,道兩邊的電燈徹夜通明,就是晚上也有很多人來往。我頓生一念:這裏不是邪惡逞兇的地方,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除這些破壞大法、毒害眾生的邪惡東西。

我立即和幾個同修一起切磋,要求他們配合一塊發正念,當時就有同修說:是不是公安下的圈套,要小心。我聽後也產生了怕心,但我轉念想: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說:「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大法弟子就是應該以法為大,有師在有法在,就是公安設的圈套,我們也不承認,堅決破除它!於是我和幾個同修就在當天晚上拿著抹布等東西去擦,雖然擦了一遍,但效果不理想,怎麼也擦不乾淨。我決定第二天再想個好辦法把它徹底清理乾淨。

可第二天晚上到那一看,我大吃一驚,電線桿上又重新寫上了原來的話,而且又擴大了面積,字體更大、更邪惡了。這時我心裏七上八下的很不穩,心咚咚跳個不停,難道真是圈套?看著電線桿上的黑字,我心裏難受極了,雖然也發著正念,但怕心仍往出冒,因為念不正,邪惡就給你演化出一些假相。我剛要動手擦,突然一個人大叫一聲,嚇得我一哆嗦,再看看跟前根本沒有人。剛要動手擦,就有人走到我跟前,或者有車突然停在我面前,裏面的人使勁瞪著眼看我。其中一輛吉普車就在離我不遠的地方停著,我怎麼發正念它也不離開,後來下來一人叼著煙在車跟前走來走去,這時我人的一面幾次想:今晚算了不擦了。而我神的一面卻在想:決不能讓邪惡多存留一刻。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大法堅不可摧》)。立刻感到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我好高大,邪惡甚麼也不是,我背著「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拿著浸滿水的海綿一根根電線桿快速的擦著,眼前的一切假相也都不見了。

擦完後回到家,我有點興奮。到了晚上我不放心想去看看,結果去一看,邪惡的標語又出現了,而且它還在天天寫。有時我擦完這些邪惡的字後還感到很噁心,我這才感到問題的嚴重。我們幾個同修一起學法、切磋,找到了存在的問題:我們在做的過程中摻雜了私心、怕心、氣恨心、歡喜心等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並且有的同修表現出了一種麻木的狀態,好像與己無關,整體沒有配合好。

調整心態後,我們除了發正念、擦除標語外,還多方打聽寫邪惡標語的這個人,想當面和他講真相,制止他、救度他,後來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終於打聽到了這個人,他是共產惡黨的一個退休幹部,曾有過精神病史,是一位同修的親戚,同修找到他和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破口大罵。我們想既然他來在大法洪傳之時,我們就應該再給他機會、機會,我們除了加大力度向他發正念外,分別給他寫勸善信,送真相資料,和他是親戚的同修也勸他不要這樣做,告訴他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他不但不聽,還把信和資料送到了公安局,把那位親戚同修也告到了公安局,致使邪惡的610到同修家妄圖綁架這位同修。從表面上看,邪惡操縱著惡人仍很猖狂,可惡人已力不從心,雖然還在天天寫,但字越來越小越模糊,面積越來越少。我們通過學法悟到:應該向水泥電線桿講真相,師父《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這個三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從人到物,所有的生命都是為這法而來的。」從此後我每次去擦或路過時都不忘告訴電線桿真相,讓它們不要被邪惡利用來破壞大法。過了一段時間,電線桿上誣蔑大法的話慢慢的在消失。但惡人又轉到能寫字的牆上行惡,只要有同修寫、貼的大法標語,他就在後面跟上一句破口大罵的話,有時寫上一篇長篇謬論。

面對這種情況,我和同修們的心性有點守不住了,也覺得該做的都做了,沒有辦法了。通過學法,我們悟到:對於不可救要的惡人就要正念鏟除。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邪惡利用精神不正常的人對大法犯罪,我們就發正念直指黑手、邪靈和他本人。通過發正念,邪惡基本被清除了。

可我們的正念一放鬆,他又要行惡。有一天,我看到水泥牆上又出現了幾篇長篇謬論。我看到後除了正念鏟除外,還把他寫的謬論稍加處理後,在後面用粉筆大大的寫上他的名字,邪惡是怕曝光的,從此以後它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一場正邪之戰持續了好幾個月。從中暴露了我們很多的人心,私心、怕心、恨人心、歡喜心,注重表面的轟轟烈烈,以為這些小事不足為怪,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能以法為師,整體上重視和配合好,邪惡就不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

在這幾年的反迫害救度眾生中,我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但我信師信法,始終堅定的維護大法。有一次,我市很多單位為了應付邪惡的甚麼指標,在大門口寫了誣蔑大法的牌子或標語,看到後我們就發正念,再想辦法把它清理掉。

離我家很近的一個單位的廣告欄,3個框裏都是用整張的大紅紙寫的誣蔑大法的話,它的旁邊就是保安住的地方。天剛黑,我和丈夫領著三歲的孫女,一路發著正念來到了廣告欄前,路上的人來來往往,我們試了幾次都沒有打開後面的插銷,我雙手合十請師父加持,一定要打開這三扇門,把邪惡銷毀。奇蹟出現了,丈夫把三扇門都打開了,我迅速的把整張整張的大紅紙撕下,抱了一大抱,可插銷光能打開卻插不上,那天風很大,刮得銧當銧當響,四週有很多人,也有的在往我們這兒看,奇怪的是都像木偶似的根本不動,也有的打這裏路過,也是匆匆忙忙,其中還有派出所所長。我們剛離開,一輛輛車就停在廣告欄前,保安也走了出來。法的威力又一次體現出來。第二天,廣告欄裏就換上了其它的內容。

同修們,師父在看護著我們,眾生在期盼著我們,「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芝加哥市講法》)我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走正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我沒上過幾天學,悟性差,如果不是學大法,我根本就不懂也不會寫甚麼,寫的過程就是提高的過程,去執著的過程,清除邪惡、解體邪靈的過程。我剛動筆,意想不到的干擾就來了,整天沒有時間,心裏很苦很沉,和同修切磋,悟到是共產邪靈在做垂死掙扎,我趕緊穩下來,靜心學法,加大力度發正念,徹底清除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解體共產邪靈和惡黨在另外空間裏的一切邪惡因素,就這樣,在大法賦予的強大正念下,我很快就寫出來了。

能走到今天,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的威力,同修的幫助。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