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法音樂《普度與濟世》助我除惡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6日】我有很長一段時間被一些不好的東西干擾,特別是在學法的時候,我只要一拿起書很快就迷糊過去了。有時不迷糊但也總感覺到有東西在間隔著我,使我看不到法的內涵,甚至看完一段法後根本不知道看的啥。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在鑽我不精進的空子在干擾我。我思想上決不承認它們可以利用我這個空子干擾我,同時我儘量做好該做的事,但是由於我一直在獨立做著「三件事」,所以離師父的要求還是差得遠。這使我很苦惱,發正念也解決不了。

十月四日晚我在看《精進要旨》電子書,才沒看幾節,干擾又開始了。我就開始發正念驅除干擾,可是它們連我發正念都讓我迷糊。我心裏生出一絲無可奈何的情緒結束發正念,強打精神又開始看書,但是怎麼也看不進去。看了這一段甚至都想不起上一段講的是甚麼,閉眼看自己的思想發現非常不靜。我就使勁地拍打自己的腦袋,也不解決問題。

正苦惱時我看到放在桌上的放音機,我想聽一聽《普度與濟世》是不是會好一些。於是我裝好電池和錄音帶。我放的是《濟世》並且我特意把聲音打到最大,音樂剛一開始,我立即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巨大的恐懼籠罩著。這股恐懼迫使著我要去關掉放音機,我剛要動手關掉放音機時,突然悟到:我是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音樂又是法樂,我應該很願意聽,而且聽著很舒服才對,怎麼會感到恐懼呢?這肯定是干擾我的魔受不了法樂在做垂死掙扎,從而向我的思想中反映這些東西。我思想中出現一絲興奮:我終於可以清除干擾了。於是我就閉上眼睛,結印端坐。這時那股恐懼感隨著音樂的繼續更加把我包圍得緊,甚至都擴大到體外,使我全身都感到一陣一陣的發麻、發緊,從頭到腳,從腳到頭,它們還向我天目中反映一些讓人害怕的情景。此時我想:這不是我怕,是邪惡的魔在怕。在正法中它們的垂死掙扎我不能承認。於是我又立單掌,請師父加持、護法神幫助清除它們。

那種恐懼感在剛開始幾分鐘裏簡直讓我前所未有的體驗了一次。好幾次我都想睜開眼放棄或者是關掉放音機哪怕是換一下音樂。但是隨之而起是我的正念:我一定要清除它們。當感覺立單掌支撐不住時,我就打出打蓮花手印請師父加持。我就這樣守著正念,最恐懼時有近一分鐘我真是有點手忙腳亂的。那種恐懼真是前所未有。但是我用正念聽法樂感到法樂慈悲的力量時悟到:大法音樂能這樣從容不迫的以慈悲的力量助我清除著一切邪魔干擾,我可不能自亂陣腳。

正念一出,心就定。當邪魔在我身邊做出各種令人害怕的舉動來時,我就想起師父講的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在悉尼講法》)當恐懼感很強時我還閃過一念:把邪惡趕出我空間場外就行了。但是我立即又想到我是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正念清除邪惡是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之一,我怎麼能只顧自己呢?於是我立即在我空間場外加了一層屏障,不讓邪惡逃跑。

我先把邪惡趕出自己的身體,把它們壓進我體外和我立的屏障之內,調動我的功和神通,並請護法神幫助一起解體邪惡。邪惡解體後所剩下的物質就請出法輪將它們銷毀成原始之氣為我所用。過了一段時間,天目中顯現出地上有一條縫隙,有許多形狀醜陋的手一樣的東西伸出來,像是在求饒。此時我想起老師告訴我們的:它們的垂死掙扎的表現都是不被承認的。一想到這些我就發出一念:除惡務盡。不過一會兒,天目中景象消失。我再保持正念一會兒,等到《濟世》放完情況就好了起來。到放《普度》時,那悠揚的音樂令我身心非常舒服。此時我發現我並沒有因為戰勝了邪惡又生出歡喜心來。而是很平靜地聽著《普度》,感受法的偉大和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