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寄資料講真相的修煉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30日】2001年以前我主要是對親朋好友講真相,也在居民區發過傳單。2002年春,通過學習前一段時期的新經文,悟到講真相的迫切性,就去公園講。師父的《快講》新經文出來後,改到醫院的門診部講真相,因那裏人較多,可多講幾個人。

我是七十多歲老太太,一般找年歲相仿的老太太講,有時也找中年婦女講。我以現身說法從修煉後自己身心變化到「天安門自焚」,講的效果不錯。有的還想學,但也有個別不信的,這大約有五或六分之一。那時從週一到週五(因週六和週日醫院只看急診,病人少)每天上午九點出去到十二點多回來。少則四、五人,多則十來人。除了極個別的能講的較深外(那是她有興趣主動提了些問題),其他都較淺,有的沒等我講完就輪到她看病或取藥了。

2003年以後,我講真相的方式主要是郵寄資料。今天想重點交流這一部份。

一、講真相的對像的選擇: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談到,講真相救度的重點是針對破壞大法的生命:「現在救度的重點是被邪惡謊言毒害的。救度眾生中消除的那些非常邪惡的生命,也只是針對破壞法的生命。還有許多跟它們同樣標準的生命,沒有破壞法,沒有參與這件事情的,一概都不管。為甚麼呢?沒有破壞法的,在下一步正法當中,對他們來講也是在給機會。」根據這一教導,選擇了以下三部份人:

1、居(村)民委員會主任、治保主任、村長、村支書2、派出所有關所長、片警3、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勞教所、拘留所、監獄等處的惡警、管理人員;洗腦班猶大和其他工作人員。因這部份人是受上邊指示、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把這部份人做好了,不但挽救了他們的生命,還有利於改善修煉環境。而且因法輪功與他們的工作有關,較關心和願看收到的真相資料,不像一般常人,有的忙碌於自己的生活、工作,不太關心,有的中了黨文化的毒,不敢看大法資料,以免招惹麻煩。

如我從前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A剛從勞教所被釋放回家時,她們居委會主任M對她管的很嚴,要她每次出去都彙報:去了哪裏?見了誰?呆了多久?我聽了後認為:不能消極承受,應主動排除干擾、改善修煉環境。於是分三次給M寄了真相資料。後來M對A的態度有所轉變。有一次M對A說:「咳!共產黨就是那麼回事。你小心點,別在外邊捅簍子,我們這兒也好交代。」後又聽A說:她們的M主任倒不那麼兇了,但她們的治保主任還挺厲害,年輕,還想往上爬呢。當A隨丈夫外出旅遊的十來天期間,我分三次給她寄了系列真相資料。A回來後,那治保主任對A說:最近,你們法輪功還挺活躍,給我寄來了好多宣傳品。A問她:「你都看了嗎?」那治保主任說:「都看了。」A心想:只要你看,就行。與此同時我給管A的片警也分幾次寄了真相郵件。

二、講真相內容的選擇

郵寄講真相有一有利條件,更能系統、深入地說明真相。有的文章說服力較強,只要你看,就易被說服。我郵寄的真相資料,根據對像基本上也分三種內容:

第一種給居(村)委會主任等的,分三次郵寄。第一次郵寄的資料有:(1)法輪功在中國是非法的嗎?(明慧網2001年12月15日)(2)迫害是江澤民以個人意志推翻政府決定的惡果,(明慧網2003年7月12日)(3)離休老幹部致胡錦濤總書記的公開信(明慧網2004年1月21日)等。第二次郵寄資料有:(4)「明慧彙編」央視謊言曝光(明慧網2004年8月15日)。第三次郵寄資料有:(5)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完全徹底非法性(明慧網2003年7月19日),(6)再論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嚴重違背中國《憲法》、違反《世界人權宣言》迫害全國法輪功群眾的非法性(明慧網2004年7月10日),(7)江澤民集團「毀不了她的心就毀她的容(圖)」(明慧網2004年8月22日)以及其它酷刑資料。

當他看完第一次收到的資料後,他明白了迫害原來不是政府要搞的,從而讓他心目中失去了迫害的合法性、認識到迫害的非理性。當他看完第二次收到的資料後,明白自己是上當受騙了等。看完第三次收到的資料後,明白了這次的迫害才真正是違法的,將來法輪功遲早要翻案的。再看了江氏集團對高蓉蓉的迫害資料,進一步了解到迫害的殘暴性。這樣,經過思考後一般人是不會再死心塌地的跟江走了。加上師父在另外空間的加持,效果會是好的。

第二種是給派出所有關片警、所長等的。這部份郵寄資料除上述資料(1)(2)(3)、法律方面的資料(5)(6)外,加《法網恢恢》小報、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告以及資料(8)五年迫害善惡果報不斷 天理昭昭生命自擇(明慧網2004年7月18日)中的第二篇即:對惡警和不法政法幹部部份(此文較長,一次寄不過來、因一次最多只能寄A4紙6頁。我給它分三個部份:第一篇是對610不法官員的惡報事例,第二篇是對惡警和不法政法幹部的惡報事例,第三篇是對一般幹部的惡報事例。這樣可根據對像分別郵寄)。給派出所片警所長等的郵寄根據情況可分多次。

第三種是給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勞教所、拘留所、監獄等處的惡警、管理人員、有關政法幹部、洗腦班猶大和其他工作人員等的。這部份郵寄資料除上述給片警、派出所所長等資料外還有資料(9)誰替你承擔罪責?(附1946年紐倫堡國際法庭執行對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的死刑圖片)(明慧網2004年9月17日)和明慧網有關江澤民上九華山拜地藏菩薩祈求恕罪的報導。這是針對這部份人認為「鎮壓法輪功是上邊讓幹的,他們自己無須承擔罪責」這一思想來的。

除上述基本資料外,有的還加一些國外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圖片:如聯合國千禧年(2000年)高峰會期間來自世界各國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五十名身穿白衣白裙手捧受虐致死的大陸法輪功學員遺照的女學員的帶領下、安靜肅穆的遊行的場面;2004年7月25日,來自世界各地的近2000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美國波士頓,參加了「全球反中國江氏集團恐怖輸出大聯盟」發起的集會和遊行的場面;2004年8月29日夜,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於紐約中城舉行燭光守夜的場面,和其他各國燭光守夜悼念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場面等。這些彩色圖片生動地警告惡警,你們每打死一名大陸法輪功學員都牽動著世界各國學員的心。

上述郵寄的真相資料前後不完全一樣,後來發現有更好的資料,就用後邊資料替代前邊的。

三、如何收集講真相的對像的地址和發信?

居委會主任、派出所片警等的地址、郵編、姓名,通過同修了解、抄錄小區內張貼的居委會組成成員榜和有人給的一些名單獲得,另外從圖書館借的中國鄉、鎮建制集(大意)複印獲得。勞教所、拘留所、監獄等處的惡警、管理人員,洗腦班猶大和其他工作人員名單,下載明慧網中的」迫害真相欄」和」大陸綜合消息欄」的邪惡成員地址獲得。這部份人較多,我主要是給他們講真相了。為摘抄這部份人的地址,每天仔細看迫害真相和大陸綜合消息,對因受迫害而生命垂危弟子的場所的惡警、大隊長等有關人員,作為優先講真相對像,並附紙條讓其善待××(該處大法弟子的姓名)。

我出去寄信前先發正念:鏟除黑手和亂法爛鬼的干擾,讓這些郵件安全地送給收件人(有時附條警告私拆他人郵件者)。發信時一般每個郵筒投五封,其中三封給外地、兩封寄本市。我出去一趟一般投五個郵筒,一次可發二十五封信,每週基本出去兩次,可寄出五十封信。有時也托家屬在他上班附近的、離家較遠的郵筒投寄真相郵件。

四、在講真相中修自己

1、修去急於求成的心

當收集到講真相對像的地址後,感到身處汪洋大海一般,救不過來。就以《中國鄉、鎮建制集》說,它上面有中國各省、市、縣、鄉直到村的政府機關各部門地址、郵編、負責人及村長、支書的姓名(雖該書已出版多年、似1997年出的,到現在可能已有變動、調換了村長,但這些人在該村是知名人,我們稱他為××先生不稱××村長,只要他還在該村還是該收得到的),很適合於郵寄方式講真相,尤其像我這樣身處大城市的人,少有機會去農村(親戚也都住城裏)講真相。但就是感到太多,寄不過來。後我分了部份給身邊的同修,就一位做的較好,其他的不積極做。另外,每天從明慧網下載的惡人地址也不少,我分了些給學法小組的同修(同時提供要郵寄的資料),但沒做多少,因學法小組被該處居委會監控而解散了。

後我又在另一學法小組提出(我提供要郵寄的資料和郵寄對像)。幹了一些,但不太積極做。有人認為:這些惡人該進地獄了,不用對他們講真相。有人忙於到處會熟人,看不上這種講真相方式,還叫我別執著於資料、別給人分配工作。我想:也許各人的修煉道路不同,不能勉強別人幹甚麼,只能自己一人繼續幹。但是做這事工作量挺大。從下載每天的惡人姓名、地址、有的沒郵編還要查郵編,然後根據對像選擇並打印要郵寄的資料,其後用不同的筆在不同的信封上寫收信人地址姓名,寫寄信人的地址、郵編(與投遞的郵筒相符),貼不同圖案郵票(投入同一個郵筒的外地的三封信所貼的郵票圖案不同),最後將資料用廣告紙包上(為防郵局查出毀掉)裝進信封封好。才完成一封可投遞的真相郵件。

整個程序挺繁雜,佔用較多時間。好在家中不用我做飯。除了學法、發正念和同修間往來外,一天的時間基本上就幹這個。這樣還每天幹到夜裏十二點發正念,有時幹到夜裏一、兩點鐘,覺得很累(但與國內外精進的同修比,不應覺得累,從網上看到的他們的活動一直鼓舞著我)。我曾夢想這套程序要能搞一流水作業多好!但大陸目前的條件是不可能的。我仍舊只忙於自個兒幹。

但我始終認為應重視和優先向勞教所等處寄真相資料,一來能救度那些快要下沉水底的惡警們(至於能不能被救,還得由他自擇),二來可減少被關押在那裏的同修的受害。那裏是邪惡集中處,每天在殺大法弟子。師父教導我們:「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轉法輪》第329頁第13行)。雖已有國外弟子用電話向他們講真相,但國內弟子郵寄資料可彌補電話講的侷限,如郵寄追查國際的通告文和國外弟子的遊行、燭光夜悼等場面圖比電話講更顯得有據和生動。在那段時期,覺得不被理解、沒有支持、得不到配合是很苦的。但又想:在沒有支持配合的情況下你還幹不幹?這不就是考驗嗎?而急於求成、想順利地、省事地、迅速易行地幹事的心不就是修煉者應去的人心嗎?

2、修去幹事心

從二十歲以後算起的沒有修煉的五十多年裏,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幹起事情來總是全身心的投入,因而在常人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對這次郵寄講真相也是,老想著怎麼做更有效、甚麼資料該給哪部份人等等,非但吃飯、走路想著這些,連打坐、學法也經常溜號去想它,忘記了自己是在修煉。這樣,被邪惡鑽了空子。2005年春,同修被非法搜出了真相資料,懷疑在我家做的。第二天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那時我才知昨天來我家的同修已被抓),然後非法抄了家、抄走了電腦和打印機等。後據家人說:抄家那天公安帶來一文件,內容登記了我寄出的真相郵件退回的部份的親筆檢定。家人不修煉,埋怨我不該郵寄講真相。我說,退回的這些算不了甚麼,其餘大量的還是被收下了,它們會起作用的。我想:退信的人真得新帳老帳一起算,得不到救度了,那是他咎由自取。後來,我身體演化出腎功能多種衰竭(這是師父在保護我),讓保外就醫,送我回家了。總共被關了十六個小時。打那以後,我用郵寄方式講真相告一段落。

師父在《在新西蘭講法》中說:「那麼你們既然有常人的思想,那大家在修煉中不注意時肯定會抱著常人的思想、觀念來衡量大法,一定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那麼也就是說大家在修煉當中,就會有矛盾,就會有過關,就會有你放不下常人思想這樣的事情出現,這就是修煉。在大法中修煉是一層一層的去人的思想。大家知道就像那個洋蔥一樣,一層一層的剝掉它,最後都剝沒了,就是本質……」。對於自己有幹事心的問題雖以前也有所察覺,但理解不深,沒有全改掉,這次讓我重重的摔了一個跟斗,接受了教訓。再一想,我這些毛病只有通過幹才會表現出來,如果甚麼都不幹,不會表現出來,那就無從接受教訓,就不能前進一步。修煉嘛!就是這樣修出來的。

回顧這幾年的修煉歷程,都是師父領著我在一步一步的前進;其實我不是個好弟子,悟性差、人的思想多,執著心也不少,從小養尊處優、怕吃苦、要求自己不嚴等等,真讓師父為我多操心和辛苦了。今後我要多學法,同時做好另外兩件事,不斷地用神的思想來替代人的思想,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好修煉的路。

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