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慈悲呵護 弟子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9日】我和妻子講真相的方式是晚上發真相資料,面對面次數很少。這過程中能不能走的出去,擋在前面的卻是「怕」字。清除「怕」這物質的最好辦法,就是師尊教我們的多學法和發正念。無論它強、它弱,我們都發正念清除。一次不行就連續發正念,直到心態穩定再出去,在過程中也不停發正念。我在很多次想出去時,都要去幾次廁所。後來悟到,只要想出去發真相資料,師尊就幫助我清除空間場的邪惡因素,在加上自己發正念,就不出現上廁所情況。

一次,我和妻子出去發真相資料,天很黑,沒有月亮,我們來到預計的一個村子(在去之前先發正念清理所到之處),邊走邊發。沒發多少戶人家,就有狗叫,它一叫我心就發抖,到那一家時,有一個交叉路口,妻子去發資料,我在一邊發正念,狗叫不停,我馬上立掌發正念,狗叫立停。我們發完資料晚九點多,路很黑,手電又沒電了,只好摸著黑順道走,加強正念前行,路越走越坎坷不平,前一天又下過雨,天這麼黑,心想手電拿出來試一試,結果打開手電像新電池一樣奇亮無比,心中非常高興,無限感慨!心中感謝師尊慈悲呵護。每次出去發資料,感到「怕」時,我就請師尊加持。

今年春天農忙時,我和丈夫到偏遠的山區老家發真相資料,從同學那借2台22型自行車,往返大約120華里,大約經過十幾個村莊。我們在路上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發晚上的六點正念,然後繼續往前趕路。到八點多鐘,天很黑,路兩邊火光到處可見,農民在燒荒。我們邊發正念,邊往前趕路。到達預計的村子,開始發資料,往回返,第一個村子很順利;沒等到第二個村子,路一邊火光通明,一邊是山,兩村子之間只有這一條小路,對面有摩托車的燈光向我們這移動,那時我的怕心已經起來,兩腿直發抖。我心裏不停的發正念,意識到「怕」的東西不是我,心裏想:邪惡才害怕,大法弟子不害怕。我們倆慌張的把車子扛到路邊的地裏,我那時兩條腿發軟,丈夫架著我到山邊的樹林裏,我們坐下開始發正念;剛坐下一分鐘左右,那摩托車的燈光已往遠處走了,我們大約發了一個多小時正念,燒荒的農民都回家了,村子靜靜的。「怕」的因素被清除了,我們開始進村子發資料往回返。我們所經過村子十五、六個吧,往返時間經過九小時多,大約七百份資料,有《九評》、小冊子、傳單等都散發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安全返回。

在多次的發真相過程中,都體現了師尊的呵護,正念的威力。一次大約晚九點,我倆出去,二台自行車帶兩大包《九評》、小冊子、光盤大約六七百份。我們很快到目地地,和以往一樣到頭往回發,很順利的發兩個村子。等到第三個村子,我倆分頭去做,約好到村的另一頭碰頭,我們不知道這裏修路,新鋪的沙石高低不平,大部份路推車走,發有十幾戶人家,狗狂叫,那時後半夜二點鐘,自行車的響聲很大,七月天家家開窗子睡覺,有人出來正是衝著我,手電直晃我的臉,心裏有點慌,發著正念掉頭往回走,繞一圈走大路,騎上自行車歪歪扭扭使勁往前蹬,邊走邊發資料。走著走著對面不遠處又來一個黑影,我心裏發正念,心想:你走你的,我就是向前走,突然他又衝我照手電,就是剛才那個人,我從他身邊過去,很快到了村的另一頭。我停下來,路兩邊都是一堆堆擺一米多高的石頭,我把車放在一堆石頭後面,站到另一石頭堆後面,立掌發正念,等丈夫從村子裏出來,一會聽見有走路聲傳過來,仔細看有小亮點晃動,一定是煙頭亮(這是經驗),我退進玉米地發正念,心想:請師父加持弟子,叫那人看不見我的自行車,也看不見我。那人沒看見車子,向遠處走三十米遠,又往回走,我沒動就是發正念,這時丈夫的推車走路聲傳來,和那人在我眼前擦身而過,那人站在那盯著車後馱的大包,我心裏想起師尊講過如果你的正念很強,會使邪惡掉頭就走。剛一想,那個人向村子裏走了。我急忙走出玉米地,推著車子追上丈夫,把剩下的資料順利發完。

我們夫妻倆幾年來居無定所。經常搬家,每次搬家都是師父精心安排。一次住所玻璃被打碎,惡人破門而入,只拿走了電暖風,其餘安全無恙。這些都是邪惡因素想干擾我們,在這事發生之前師父都巧妙的安排我們不在家,事情過後我們順利搬走。還有一次是,我們開了一個小店,小店的牌子,一夜之間變成碎片,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很順利到另一個地方找了份合適的工作。每次都是師尊的慈悲呵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