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9日】2005年3月中旬的一個夜晚,我被肝部的一陣陣撕裂的刺痛,攪得坐臥不寧。第二天,決定去醫院看一下。結果很快出來:肝部佔位性巨大腫瘤,長、寬、厚已有12.1cm、11.4cm、9.6cm。醫生已經明確告訴我:各種治療手段已經沒甚麼希望了,想吃甚麼,就吃甚麼吧。

難道閻王的催命書,這麼快就來了嗎?我真不相信這是真的!我才剛過50歲啊!

剎那間,五年前29歲的外甥女被同樣的病無情地奪去生命情景又一次在我眼前浮現,她從發現生病到生命結束,僅三個月時間!今天,我……欲哭無淚,欲喊無聲,欲行無力,生死關頭,我該怎麼辦?!厄運降臨了,我只有承受。愛人還是照常開了些維持治療的藥,希望奇蹟發生,哪怕能控制病情不再惡化,維持現狀也好。我隨著愛人的安排,每天吃藥、打針,不間斷的服用了40多天。不管我如何努力使自己開朗、心情平和,還是沒有好轉跡象,而且每況愈下,病魔和藥物的雙重折磨,我很快就撐不住了。

之前一年,我已萌發了修煉之心,一直在信阿彌陀佛,練靜坐,讀《地藏菩薩本願經》、《金剛經》等,可到這關頭好像這些都不管用了。怎麼辦呢?

我想起了二姐去美國時存放在我這裏的一本《轉法輪》。惡黨盯得緊,不允許人煉法輪功,那麼惡劣地迫害我身邊的那麼多法輪功修煉者。電視上那些恐怖情景,還歷歷在目,所以我一直不敢看這本《轉法輪》,怕被盯上抓進監獄。今天在這關頭,橫豎一死,豁出去了,走法輪功修煉這條路吧!這一看,我就被師父的精闢而又高深的法理深深吸引住了。我激動的心情無法遏制。本不想把我得病的消息告訴遠在美國的二姐,怕她為我擔心,急壞了身體,可現在,我渴望得到大法更多的甘露營養的迫切心,使我不想再瞞她了。我告訴了二姐。我說:「二姐,我要煉功,我要煉法輪功!」二姐早已是大法弟子了,聽我這一說,她堅定地對我說:「毛仔,你是有福的,只有大法才能救你!」

二姐想辦法托人秘密地給我借了幾本書,還有磁帶,在電話裏,一遍又一遍地告訴我怎麼煉,怎麼修,又念師父最近幾年的講法給我聽。我心靈像是打開了一扇明亮的窗戶。對一切都有了一個新的理解認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我相見恨晚、悔恨莫及。《轉法輪》就在我的身邊,我竟封塵了幾年,不摸不看,差點錯過這美好機緣。現在我身體這樣了,還來得及嗎?我流著眼淚,對著《轉法輪》說:「師父是我不好!我聽信了惡黨的邪說,錯過了我修煉的大好時光,我決心生生世世跟您走!如果今生我來不及修成,下輩子我定要得法,一定要做大法弟子,跟您走!」

我想,我這輩子剩下的時光不多了,不能再浪費一分一秒了。我如飢似渴一遍又一遍看書,看累了,就聽法,稍睡一會有點力氣了,就起來煉功,每天再無力也要堅持煉功。必須用堅強的意志去戰勝病魔,儘量多看書。

5月1日起我扔掉一切針、藥,全身心投入學法、煉功。奇蹟終於發生了:我的精神一天天好轉,疼痛減弱了,愛吃飯了,力氣也增加了,整體情況也有了起色。6月,二姐從美國回來探親,帶來了師父的《轉法輪》、《精進要旨》、新經文、教功帶……,我們一同學法,一同煉功,一同交流。這一個多月的每一天,我都沉浸在大法的慈悲中,內心無比激動,欣慰 。

現在,我的身體狀況不但已經穩定,而且恢復了很多。半年過去了,我沒死,不但活過來了,人也挺精神的。我身邊了解真實情況的人都說:奇蹟呀,真是奇蹟!

這件事,使我的親人和朋友們都受到了很大震動。一直以來,人們被惡黨高壓控制,已經習以為常了,從小到大、到老,「偉、光、正」的教育從來是逆來順受。今天被誣蔑鎮壓而不准老百姓接觸的法輪功,竟是如此神奇,真實的展現在我們面前!在二姐的幫助下,我的家人從了解、震動、學習、到相信,現在已經有四個人堅定地進入了修煉大門,立志做真正的大法弟子。

我這人膽小,從來不敢在人多的面前說話,可是我現在卻想喊,想告訴世人這個事實: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拯救人類的唯一宇宙大法!善良的人們啊,趕快覺醒吧!再不要相信那些惡黨編造的騙人的謊言!我的起死回生,就是鐵的事實,無論甚麼情況,相信大法,一定能得救!

我還要告訴大家,就是因為我們相信了江魔和惡黨那些謊言,不敢接觸大法,更不敢學法,我們家僅這五年裏已經失去了三位親人。2000年29歲的人民教師、外甥女花樣般年華被這個巨大的肝癌三個月奪去了生命;我的哥哥──美術設計師,2001年在他事業正輝煌時期,突如其來的被肺癌奪去了他年僅50歲的生命;2002年,我的三姐因長期患病醫治無效,55歲便離開了人間。沒想到,當惡運落到了我的身上時,在大法的拯救下,我活了過來。我可以肯定的說,如果我外甥女、哥哥及三姐如果都能及時得法,一定也會活過來的!那時,二姐回來勸說過,可家裏人都懾於當時形勢,不敢煉。現在我明白了真象。是江氏集團及其惡黨份子,為了他們的私利,竟然企圖封殺這麼好的修煉法門,為此不擇手段,甚至直接虐殺了成千上萬的數不清的善良生命。到今天,他們還在為非作歹,只是手段更加隱蔽,更加惡劣了。

就在我們地區,公安局、派出所派出了大量的便衣警察,經常在人多的地方閒逛,在廣場人們納涼,喜歡聚在一起聊天,他們也夾在中間,專門探聽人們的談話,聽到人們談及法輪功,談及惡黨劣行,談到對當局的批評時,就會拿出攝像機錄像,並實施抓人。為了誘捕法輪功學員,還派人在市場各地,戴上法輪章,引誘法輪功修煉者上鉤。一旦找到事實,便把人抓進監獄,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打毒針,讓人大腦糊塗。而後即使放出來,這人已經神志木呆,變得像傻子一樣。我親戚的一位朋友是法輪功修煉者,被抓進去非法勞教3年。今年雖放出來了人卻呆若木雞。認識她的與她說話,她卻不認得了,讓人看了不禁心裏發怵,心寒。

惡黨公安,放著殺人搶劫、社會治安事無力管,卻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們卻如此殘酷無情,讓人髮指。他們越是這樣,便越是表明惡黨越來越內在的空虛。特別是退黨人員的日益增多,讓他們慌了手腳。現在他們正在變本加厲的害人,做垂死掙扎。在嚴酷的形勢面前,我們法輪大法弟子要更堅定,師父說:「不管出現壞的形勢,好的形勢,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都是考驗,不能樂觀。」(《芝加哥市講法》) 師父的話,我們謹記在心。

在此,我還想說的一句話就是:「師父,請您放心,弟子一定不會給您和大法丟臉的!

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