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大法 妙不可言(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30日】大概在一年前,我去一個離我家比較遠的地方買菜,就在我去的那家商店的對面,有一個酷刑展,我驚呆在那了。我看到了讓我很不舒服的場景。同時,我不由得想到這些被迫害的人一定是超常的,在這麼殘酷的迫害下,他們不但能承受住而且仍能堅定的堅持他們的信仰,那麼,這套功法一定不尋常。

我拿了一份他們的信息資料便很快的回家了。到家後,我一邊讀著報紙,一邊產生了想更多的了解這套功法的願望,於是,我又回到了剛才辦酷刑展的地方,向他們詢問有關煉功點的情況。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感到像生病了一樣,渾身不舒服。於是,腦子裏產生了一種想法:「下星期再去煉功吧。」但我腦中卻湧現了另一種不同想法,我馬上對自己說:「不行,我如此盼著這一天,決不能再等一個星期了!」

這套功法太美妙了,儘管有些動作做起來有點困難。煉完功以後,我感到有些腰酸腿痛,但身體上卻感到非常愜意。

我快速的讀著這本書(《轉法輪》),但還是比我平時讀書的速度慢多了。我平時讀書的速度很快,兩到三小時可讀完300頁。儘管這本書是用了很簡單的語言寫的,我還是花了三天的時間才把它讀完。

直到現在,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每當我讀此書的時候,就如同吃水果一樣在「吃」著這本書。可水果吃進去就被吸收了,就這麼簡單,而這本書卻吸收不進去!直到今天,我每次都以愉快的心情讀著這本書,已經重複讀了十幾遍了,可是卻始終覺得沒有把它們全「吸收」了。每一次的閱讀,我的理解都會有變化,更深刻,進入了更高的境界。通過和其他中國和西方同修的交流,他們的認識和他們對法理的理解帶動了我,也豐富了我。

我認為我找到了很久以來我要找的東西,而這是極其珍貴的,那麼就要珍視。自從修煉第一個星期,我就特別注意嚴格要求自己、非常謹小慎微。正因為如此,我反而對自己沒有一點善心,沒有正確的理解法理。其實我在走極端。

在我修煉的第二個星期,我清楚地記得我這樣想過:「我一切都搞砸了,我錯過這次機會了。」為了讓我能去掉它們,我的這些執著心一點一點的都暴露出來了。相對來講,我對自己這樣嚴格要求也有它的好處和積極的方面。

我每天喝酒和吸毒已有十幾年的歷史了,而且每次的量都很大。我曾經很多次的試過戒掉它們,然而,只有法輪大法才給了我足夠的力量把它們戒掉了。因為是真心的想要做好,所以在我剛開始煉功的第一個星期,我就停止了喝酒和吸毒。

漸漸的我接觸到了其他的同修。尤其是我參加了一個九天講法班,期間播放了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很喜歡和同修們在一起。我很珍惜他人,尤其這些人在我的心中是些特殊的。幾個月的時間裏,我和他們建立了非常深厚和充實的關係,我如同找到了老朋友。

法輪大法給予我生命的內涵是那樣的廣闊,使我的生活有點像拼圖遊戲中的那些拼塊,一下子就都拼好了一樣。走進大法,妙不可言。

我是一個特別渴望獨立自主的人。我在大法中找到了能使我敞開心扉並能在自尊和尊重別人中超越自我的空間。不久前我還很容易生氣,並對自己太苛刻,但是,我把我這些方面當作過去的事,現在,我在用心同化真善忍,向前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