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找不到」到放下執著自我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6日】我是我們本地的一位協調人,這三年多以來,我總覺得我們這塊整體配合、講真象、救度眾生的事做的比較好。不管是營救同修,揭露邪惡的迫害,遍地開花建立小資料點。包括現在的勸常人「三退」等事情,都比較成功。以為我們整體上配合的很好,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著。

也就是大約一個月以前,我開始聽到一些關於我的謠言,說的簡直是不堪入耳。當時我聽到這些謠言的時候,還覺得不以為然,心裏沒有被觸動。但過後我也向內找,我到底是有哪方面的執著呢?是不是有證實自我的心呢?我想來想去,覺得沒有。因為我總覺得,不論我做甚麼,總是在和其他的協調人共同協調好,然後才去做的。總覺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整體的提高,以常人明白大法真象為目地的。並且自己也寫過文章給明慧,還上過週刊。甚至我還編寫過小冊子發給明慧網,而得到認可。我總覺得這都是師父賦予我的智慧,是一個大法弟子理所應當做的。我並未因此而沾沾自喜,也並未曾告訴其他同修。……總覺得自己事事處處是站在法上,站在為整體負責的基點上在做。所以,經過我反覆的學法、思考並與法對照,我最終還是否定了證實自我的心。

然而對我的謠言又不斷的傳來,甚至和我來往很近的同修聽到了關於我的謠言,都憤憤不平了,而我還是不以為然,總覺得自己的心不能被不好的因素帶動。做為修煉的人,守心性當然是重要的了。於是我又想:是不是這一段時間學法少呢?不是,每天看一、兩講《轉法輪》也不算少了。煉功、發正念少嗎?也不是,煉功一直堅持,發正念每天八次,按說也不算少。並且關於共產邪靈的書籍、像章等物品都清理了幾遍了,除了一些技術書和幾本字典以外。凡是和共產邪靈沾邊的書,燒的燒,賣的賣,都已經處理了。應該說是沒問題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此時我的心有些沉重。

直到前幾天早上,有一位同修來找我,見面就憤憤不平的說:誰誰和誰誰說你的壞話了。說甚麼你很窮(我的家庭經濟條件的確很差),活該!才不拿著同修們付出的錢瞎折騰呢?這位來找我的同修都很是氣憤了。這時,我的心動了。當時我心裏咯登一下:哎呀!天地良心,我從來沒有隨便花過同修們辛辛苦苦付出的每一分錢,出門坐車都是我自己的錢。我絕對把錢都用在了做資料上,用在了救度眾生上。我相信師父和眾神都看著呢?!

但我很快就平靜了心態。心裏想:肯定是我在那方面有很大的不足,我真的該好好找一找了。來找我的這位同修還說:他們不知道情況,不理解你,我是知道的,你別往心裏去。

等同修走後。因有同修說複印機壞了,要我去修理。於是我去了同修那裏。等解決完這件事,我去了我姨(同修)家,姨說讓我在她那兒吃飯,發正念。隨後,姨父(同修)因晚上有工作,要休息一會兒。然後我對我姨說了關於我的謠言的前前後後的事,讓她幫我找一找。我姨也勸我說:有些事你說的做的別人不一定都知道,因你是協調人,具體情況他們是不清楚的。同修們都是修煉的人,但境界不同,還都有人的執著,你也別多想,該幹啥你還幹啥,師父是知道的。聽了這些話,我覺得還是沒找到自己究竟哪方面別著勁呢?

大約下午三點半左右,姨父睡醒覺來到屋裏,見我和姨還在交談(姨父並不知道我們在談甚麼)。於是坐在沙發上,樂呵呵的說了幾句話,大意是:修煉的人做甚麼總不能圍著自己的圈子轉,應該考慮到整體的心態,真正的站在法上去做的時候,一切都是平和的。

姨父說的時候很自然,當時我就覺得好像師父借他的嘴在點我一樣。我突然覺得眼前一亮:啊!我找到了!一直以來,我做事時總是在「執著自己」。想到這裏,我的心一下子變得很輕鬆很輕鬆。我頓時笑了:原來我一直在「執著自己」。不是嗎!無論做甚麼,總覺得自己的主意好。我從小就是一個謹小慎微、對自己要求嚴格、看問題很敏感、不愛出大差錯的人。打印底稿,我浪費的紙少。學修複印機,看一遍就會。就連出去發資料,都覺得自己的辦法好。在家裏也是一樣。和妻子(同修)相比,我做的飯菜好吃。我洗的衣服乾淨、用水少。掃地都是我掃的乾淨。做甚麼事,我說的話表達的清楚,應按我的意思辦,效果好。甚至我也常聽我母親(同修)說,我小時候睡覺時,被子有一個角不平都不睡,也得鋪平才睡。現在做證實法講真象的工作,雖然是和其他同修在協調,但總願意用自己的辦法。同修悟到的法理,總想按著自己的悟法去指導指導。總覺得自己得法早、文化高、法學的多,悟的高,總願意讓同修接受自己的東西。當同修做的不足時,總想讓同修達到自己的要求標準。甚至同修因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抓了,還說:看,怎麼樣!不聽。最後營救同修,編寫揭露邪惡的標語,寫勸善信,都是我的事吧!按照我的想法,的確也做成了許多事,同修們也都認可。就這樣把常人中的習慣搬到了大法工作中。這其中有自己固有的觀念和執著,更有自己意識不到的邪黨文化「我黨一貫正確」「偉、光、正」的因素在作怪。修了這麼多年,我都沒意識到,包括自己做了這麼多年的協調人,做了許多大法的工作都沒意識到。

現在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問題,也能放下心來了,我覺得自己的容量真的大了許多許多,和同修更融洽的協調了,能真正的尊重同修的認識了。平時我總是看不上自己的妻子,總愛挑她的毛病,甚至動不動就和她爭吵。同修都說讓我對自己的妻子好一點,我也知道自己的脾氣不好,可一直就是做不到。現在我也終於能寬容、善意的理解妻子了。現在對同修,無論誰認識的如何,我都能平和的去聽,去和同修們更好的商量如何整體上做大法的工作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