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錘敲醒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我是萊西城區的大法弟子,我們學法小組最近發生了一件事,經過是這樣的。同修A給同修B寫了一封信,本來同修A去給同修B送信,同修B又不在家。正好這天晚上又是小組學法時間,學完法後,同修A接著把給同修B寫的信在小組公開讀了。讀完信後,同修們開始扮演起了不同的角色,幾乎都把自己當作一個局外人士,沒有把自己擺在其中向內找,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同修B了。因為信中有談到她的不足之處,在這種環境下同修B也沒把握好機會向內找,而是憤憤不平的走了。

這件事看起來不大,但對我來說觸動卻很大,就像重錘一樣敲醒了在睡夢中的我。下面是我的一點粗淺認識,不足之處請指正。

通過這次小組學法交流,我深深的感受到,如果我們不改變一下學法交流方式,始終是現在這個模式,真的就會誤入歧途。多虧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們才蹣跚著向前走著。

通過這次學法交流,促使我不得不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了,不找還覺得自己挺好的,這一找,真的給我當頭一棒,自己都有嚇出一身冷汗的感覺。我非常感謝師父利用這種學法交流形式點醒了我。就拿這次學法交流為例:晚上回到家後使我久久不能入睡,開始有點迷糊,今晚為甚麼會這樣?這樣促使我又拿起師父的講法邊學邊向內找,終於找到了一點最關鍵的原因:是因為自心與空間場不正,有滋養邪惡的惡黨因素藏身之地,本來事情發生後,我還認為與我沒有太大的關係,是她們之間的事。只知道自己這一階段不精進,狀態時好時壞,法理有時模糊,發正念時打瞌睡或走神等,在做大法的事時遇到各方面的干擾,在與同修之間配合不太協調,沒有認識到是邪惡的共產邪靈幹的干擾。認為自己平時發正念時就把共產邪靈清除了。

通過這事我向內找,不是矛盾讓第三者看見第三者都得向內找嗎?何況我還在其中呢?這一找,發現問題還真的在我身上,因為我的思想中、身體裏、空間場有惡黨的因素在。也就是說,如果我自身空間場很正,沒有符合惡黨的因素,它也就鑽不了空子。所以當大法弟子發正念清除惡黨邪靈時,它就跑到我空間場躲藏,藉機對我進行干擾與迫害,使我迷失方向,等到那邊平靜了,它再離開我的空間場出去對大法和其他大法弟子行惡,當惡黨邪靈離開我時,我又清醒了,這也是我狀態時好時壞的原因。當惡黨邪靈躲在我的身體裏及空間場迫害我時,我沒有從根本上認清,而是被惡黨邪靈造的假象迷惑,並懷疑自己的正念,誤認為正念不足,發正念不起作用,所以發正念清除惡黨邪靈時效果不佳。今天我真正認識到了,為了不給惡黨邪靈躲藏的空間及不被它干擾,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增加發正念次數,加強正念,純正自心及空間場。從今天開始,我徹底清除、解體共產惡黨及變異觀念組成的假我,我不承認也不要這些,我就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我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我個人認為,通過這事我從中得出一個教訓,每當與學員發生「矛盾」時,要把「矛盾」擺在桌面上,及時給邪惡曝光(因為邪惡最怕曝光的)。不再和同修私下交流了(特殊情況除外),私下交流(我個人認識,私下交流同修不一定從內心認識到「矛盾」的根源,而是「矛盾」怕曝光,只好不了了之了,這樣更有力的滋養了「矛盾」背後的根源。)這時邪惡又會去找藏身之地。就這次小組交流來說吧,我個人認為,我們當時都沒有向內找,被這件事情帶動著,為自己的那一小塊「捨不得」放下的東西,都在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就拿我來說吧,我真的扮演了一個很不光彩的角色,不能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的認識談出來,還在顧慮自己的那點「面子」,怕這怕那的。我和同修B很少接觸,但我感到我倆之間有一種無形的間隔,不知道甚麼原因(不向內找了),也就不當回事了。通過這事,我才真正認識到應深挖自心,開始找到了自身很多的問題及不足,後來有些「不捨得」也「不好意思」使勁挖自己了「怕」傷害「我」。當我想跳出惡黨框框,不想做一個「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大法弟子時的正念一出,慈悲的師父又給了我一次機會,不斷的在點悟著我,使我終於有了勇氣和膽量再向內找自己了。本來,我和同修B雖不常接觸,但在短時間內的接觸交談中我嘗到了同修B施捨給我的「恩惠」,慢慢的在我心中形成一種觀念,這種觀念時間長了就在我空間場形成了一個不正的場,在同修B面前我有點不敢多說話似的,特別與同修B之間,我能少說句就少說句,就「怕」說話多了或說錯了話再得到她的「恩惠」等等。

就是我這顆維護「自我」和「愛面子」的私心,被惡黨邪靈鑽了空子,就如小組交流來說吧,當同修A讀完信後,當時我真的感受到同修A寫的信是發自內心的話,當時我就談了點自己的認識,談著談著,「自我」和「面子」都出來擋著我,接著,我的表現就是我談出來就「怕」同修B不願意,我「害怕」同修B說我,我只好說,我心裏挺明白的,只是談不出來。用這句話掩蓋過去了。在那時惡黨邪靈即將被滅盡時,我就這樣順水推舟似的給了殘餘的惡黨邪靈一個藏身之地,使殘餘的惡黨邪靈又從我空間場溜了。事後,我邊學法邊向內找,及時與同修交流。我也認識到了,昨天的表現真的不是真正的我所想所做的,是因為受體內惡黨因素的干擾造成的。前幾天我真的表現出不修自己的樣子了,兩隻眼睛總愛看別人的不足,夢中夢見手機掉在地上了也不要了,光顧和別人說甚麼,等等。導致被惡黨邪靈鑽了一個大空子,回想起來真是後悔。

我記得師父告訴我們:「你們在修煉中,不能眼睛總是看著別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問題就看自己,怎麼樣能夠發現自己的問題。」《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通過學法交流我認識到,昨天的這種表現形式也正是惡黨邪靈在間隔我們,使我們都陷在這個假象當中被迷惑,如果當時都能冷靜下來向內找自己,就會很容易分清,識破惡黨的陰謀。這不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而是惡黨想從整體上瓦解我們,我們只要抓住它,徹底清除它就好了,這樣就會有另一番景象了。

修煉就修自己,我再決不會錯過每一個機會了。最後讓我們一起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解體間隔我們整體的所有一切惡黨邪靈及迫害同修的所有一切惡黨邪惡因素。讓我們攜手共同精進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