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3日】我是2000年11月份得法的大法學員。大法師父遭誣蔑,世人被矇蔽,為了證實偉大的師父和大法是清白的。我去北京證實法輪大法好,向世人講真象發資料,多次被惡人非法關押,並兩次被非法勞動教養共計三年!在四川省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遭受殘酷折磨,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與摧殘!現將我親身經歷,親眼所見的楠木寺勞教所惡警違法犯罪事實揭露出來。

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該所外表整潔,環境優美,有各種花草樹木、水池、假山、籃球場、教室、樓房,還設有六個生產中隊、醫院、護衛隊,管理科、教育科,主要關押吸毒、販毒、賣淫、偷搶犯等。

1999年邪惡迫害大法以來,該勞教所就另外成立了七、八、九三個中隊,主要關押來自四川省各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近年來,由於各地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學員不斷增多,該勞教所又陸續修建新監樓,將大法學員集中關押。然而這華麗的外表下該所的惡警卻在裏面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他們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真、善、忍」,死心塌地的追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採用一切邪惡手段,不計後果的以肉體和精神上殘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他們心狠手辣,毫無人性,知法犯法,濫用職權,從中撈取官位、金錢,國家法律被他們踐踏!在這個魔窟裏,這些善良無辜的好人遭受各種酷刑折磨,有的大法學員身心備受摧殘,有的大法學員致傷致殘,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他們迫害大法學員還不准曝光,還極力掩蓋事實真象!

一、各中隊、護衛隊、醫院對大法學員的迫害:

2001年1月,我和幾個功友一道從成都寧夏街轉運站被強行送往楠木寺勞教所。一到中隊(即入所隊),惡警立即把我們分開,鬼鬼祟祟,而犯人則上來圍攻試探我們的情況,在露天壩中我們被強迫全身脫光非法搜身、檢查(主要查師父的經文)、剪髮,我們的物品撒落一地。然後惡警叫來二刑事犯做我的「包夾」,把我們帶上樓關進小間鎖上,每個人一間,大法學員之間相互無法見面。從此我們與外界隔絕,吃、喝、拉、撒全在裏邊,我們的一切言行都在兩個「包夾」的監控中,喪失一切人身權利和自由!

我們每天早上五、六點鐘起床,整天面對牆壁被罰站、罰坐軍姿、罰蹲(長時間單腿蹲立)十七八個小時,由犯人看管,不准動、不准說話、不准換腿蹲立,到晚上十二點以後才能休息,有的通宵不准睡覺。這樣長時間的體罰虐待,許多大法學員腿腳腫脹,甚至全身浮腫,行動十分困難。有的大法學員屁股坐了厚厚一層繭,有的臀部坐爛了……即使這樣,七中隊惡警隊長張小芳還叫犯人晚上架著大法學員強行跑步,倒下了拖起來再跑。廣漢市大法學員楊華因腿疼跑不動,經常遭犯人們拳打腳踢,打得滿身傷痕!在惡警的縱容、指使下,這些俗稱「人渣」的罪犯可以隨心所欲的折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學員。

惡警為了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他們每天叫那些被洗腦放棄修煉的猶大圍在堅定大法學員周圍,不斷灌輸罵師父、罵大法的歪理!並強迫大法學員看誹謗師父和大法的電視、報紙、書刊等。那些猶大之所以很賣力,是因為他們「轉化」不了大法學員,自己就要受罰!

惡警強迫大法學員為勞教所幹活,經常通宵加班,如:夾豬毛、鉤花、粘藥袋等。年齡大的就在床上燈光下幹活。坐著的時候還不許彎腿,否則就會被誣蔑是在盤腿煉功!有打瞌睡的,惡警張小芳就給其眼睛上擦風油精,還邊擦邊罵!張小芳指使犯人逼堅定大法學員每週提糞水,由犯人看守,有的犯人則隨意折磨大法學員,有的大法學員腳有傷,走路困難,犯人也要逼他們提糞水;有的大法學員因為不承認這種迫害而拒絕勞動,就會招致殘酷折磨,如關小間、體罰,甚至延長勞教時間的處理。

勞教所惡警還從其他犯人中隊精選出身強力壯、心狠手辣的犯人以加分減教過舒適生活為條件誘惑犯人專門迫害堅定的大法學員!「轉化」一個大法學員減教二十天或一個月!有些還心存善念的犯人不願意迫害大法學員,惡警張小芳就支使犯人劉平、張超群、陳林燕、莊小林、汪利娟、李豔等逼迫她們去迫害大法學員或者把她們退回原中隊延教處理!

有一次,我在提糞水時路過洗澡堂,看見犯人劉平對另外一個犯人拳打腳踢,把她打哭了,還逼她去迫害大法學員!後來,有幾個犯人因不願參與對大法學員的迫害而被張小芳退回原中隊了!張小芳在會上假惺惺的叫犯人每人必須寫「保證書」,「保證」不准打罵、虐待大法學員,暗地裏卻為犯人撐腰,鼓動她們去殘害大法學員!所以,俗稱「二老闆」的犯人在中隊上稱王稱霸,隨意製造事端、編造謊言上告惡警。犯人之間搞同性戀,亂七八糟的甚麼都有。他們可以自由進出惡警辦公室,而大法學員則不允許!惡警還與犯相互勾結,以五元錢一支煙的高價賣了騙其它犯人。

在寒冷的冬天,惡警張小芳強迫我們在壩子裏罰站,致使我雙腳凍傷,腫得穿不進鞋;青白江區大法學員代雪芬的雙手凍壞;成都大法學員王佳因長時間站立雙腳凍爛,有一天晚上,我看見惡警毛豫春指使猶大樂山市李金文、成都市蒙訂、犯人劉平、張超群等折磨體罰王佳,謾罵毒打,不許她睡覺,逼迫她跪水泥地上。凌晨四、五點鐘王佳被迫違心寫了所謂「轉化書」。

惡警張小芳、毛豫春等指使犯人每天強迫堅定的大法學員喝水,一小時一杯,不許上廁所,如不服從,這些犯人就拳打腳踢強行按住大法學員,不停地往口裏灌水!大法學員的肚子脹得滾圓,忍不住時只好拉在褲子裏,惡徒們就譏笑並脫掉衣服,用衣服抹乾地上的尿,然後衣服、褲子一件件被扔進垃圾桶,並不許去撿回來,然後繼續強迫灌水、抹尿、扔衣服。如果去拿拖把用,就要被罰款,自己掏錢買拖把,張小芳借此機會就把堅定大法學員帳上所有錢全部支出用完!許多大法學員所帶衣褲全部扔完,成天只能穿濕褲子,大冬天凍得全身發抖!而惡警張小芳等規定任何人不准送衣服給堅定的大法學員。

堅定的大法學員燕寶平因不放棄修煉受各種折磨,2003年冬天,她的衣褲全被扔完,犯人仍然逼她不停的喝水,又不許她上廁所,她簡直無法生活下去,為了抵制邪惡的迫害,她用撞牆來抗議,頭上撞了一條很長的傷口,鮮血直流!

成都大法學員趙忠玲被張小芳成天把她銬在小間內,想盡一切邪惡手段迫害她,讓她承受不了痛苦,她以撞玻璃抗議邪惡的迫害,撞得頭部鮮血直流。受惡警毛豫春指使,有一次我們看見幾個犯人把趙忠玲拖到洗澡堂,拳打腳踢,強行用開口器對她進行灌食。

2003年1月份,張小芳在會上宣布只給堅定的大法學員很少飯菜,其餘碗裏基本上是湯,一個饅頭分兩次吃,不喝湯就強行用開口器灌。有的大法學員因此而餓得頭昏眼花。有一次,我拒絕喝湯,張小芳指使犯人把我拖到壩子後面強行灌,灌得全身油膩膩的,還不讓洗漱。

對絕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學員,惡警就同獄醫、犯人共同配合參與對大法學員強制灌食。因此,有的大法學員牙被撬鬆、撬掉!青白江區大法學員鐘水容遭受殘酷折磨,關小間、罰蹲廁所,致使雙腳腫脹行走困難,她的門牙被惡人撬掉兩顆!

2003年4月25日,成都有個叫朱銀芳的大法學員,50多歲,被送到七中隊。因為她堅決抵制邪惡的迫害,惡警潘容和安小容在第二天中午叫了十幾個犯人把她拖到洗澡堂,銬住手腳,拳打腳踢,對其強行灌食。據說給她灌了半袋多鹽,只聽到她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最後用不乾膠封住她的嘴,不讓她喊叫。下午三點左右,所長、醫生、護士等慌慌張張的抬著擔架起來,編造說她得心臟病了,實際上朱銀芳是被惡徒們活活迫害死的!惡警害怕走漏消息,把所有的學員全部叫上二樓關起來不准往窗子外面看(因為當時我被關在二樓一房間內,我從窗子上看到了發生的這一事實)。與我同住那房子內的學員上來後,大家只能靜靜的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惡警守在門口!事後,惡警張小芳在會上訓話:「朱銀芳在我們中隊得心臟病,若有人敢冒一句雜音,我有辦法收拾她!」很快,她指使手下的那些打手寫假證明材料,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平時勞教所或中隊開大會誣蔑大法和師父,堅定的大法學員抗議,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勞教所就會調來全副武裝的護衛隊打手(他們全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男警組成),犯人配合用警棍、狼牙棒等電擊打人抓人,有的大法學員被銬在樹上毒打,有的被犯人在地上拖,全身拖爛,大法學員經常被打得遍體鱗傷,慘不忍睹!遇敏感或節假日犯人和護衛隊輪流值班監視大法學員,他們不准我們煉功!

惡警強制大法學員在烈日下長時間曝曬,不許動,不准抹汗,否則會遭到拳打腳踢或在烈日下作下蹲運動或跑步,如果跑不動,惡警就指使犯人輪換拖大法學員跑,直到跑昏死倒地。

大法學員羅俊玲,樂山的高燕、胡修春、耿小俊等被長期體罰折磨,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羅俊玲被迫害得說不出話,發不出聲音,身體也變形,但她們內心仍知道大法好,堅信師父。

有一次,我們看見惡警張小芳叫幾個打手將廣漢大法學員楊華連拖下樓,把她的衣服和床上用品全部扔在地上,張小芳在辦公室邊打邊罵,我們都聽見楊華連的慘叫聲,張小芳卻誣蔑說楊華連打她,還無理要求楊賠醫藥費,並延長楊華連的教期。

大法學員胡潤連迫害得行走困難,身體衰弱,勞教所還非法延長她的教期。

大法學員於卓因承受不了體罰的痛苦,有一天上午,全中隊學員都坐在操壩裏,

我們看見惡警毛豫春指使十幾個犯人把於卓拖進洗澡室,脫光她的衣褲,拳打腳踢,打得遍體鱗傷,殘酷折磨至晚上,於卓被迫違心的寫了所謂的「轉化書」。

惡警張小芳唆使犯人把資陽大法學員付天祿打成內傷,送醫院治療,卻叫付天祿自負高額醫藥費。

許多大法學員如鄧忠素、艾克秀、何玉梅、沈軍、韓傑、鄭才先、付利群、岳利永、李鳳琪、吳厚玉等遭受殘酷折磨。青白江大法學員鄧忠素被灌損害身體的藥(不知名);張小芳想盡一切辦法迫害金堂縣大法學員付利群,2003年2月份的一天中午,我親眼看見一個叛徒在惡警的縱容、指使下不許她上廁所,她忍不住時跑到壩子裏,那個叛徒就脫下她的褲子,讓她赤裸下身站在操場上很長時間,惡警安小容後來才叫她穿上內褲!惡警張小芳強迫大法學員彭大容每天飯前罵師父、罵大法、跳「忠」字舞等。

更為殘暴的是,為了逼迫堅定的大法學員放棄修煉大法,惡警張小芳、毛豫春、方小青等指使犯人把大法學員拖到小間,雙手反綁背後,用繩子捆牢頭頸和雙盤的腿長時間不鬆開(有的長達二十多個小時),這樣一會兒人就受不了,動一下還要遭拳打腳踢,為了不讓他人聽見大法學員痛苦的慘叫聲,還要用膠布或髒布、臭襪子等蒙住嘴。那種痛苦簡直無法形容。從那裏面走出來的大法學員被折磨得不成人樣,走著進去抬著出來,全身青一塊、紫一塊,雙腳被嚴重捆傷,很長時間也恢復不了正常行走!

我就是在這種酷刑折磨下被迫違心的妥協!內心痛苦消沉到極點!那天2003年2月21日,為抵制邪惡的迫害,我不給惡警打報告、不背詩,張小芳唆使犯人劉平、張超群、陳林燕、莊小玲、張小豔、章豔等,以及叛徒李金文、蒙訂把我拖到洗澡室,用開口器強行灌了半袋多鹽,灌得滿身都是髒水,我差點窒息。然後這些惡徒把我雙手反綁背後,盤雙腿然後用尼龍繩子捆牢很久時間不鬆開,並用膠布蒙上我的嘴,謾罵、毒打直到承受不住。

我剛到七中隊時看見有五、六十名堅定的大法學員,在這種酷刑虐待下,許多大法學員暫時被迫妥協違心所謂「轉化」,到我離開勞教所時七中隊只剩下6、7人沒妥協!然後楠木寺勞教所卻對外宣稱「實行精神文明管理,對犯人春風化雨,和風細雨,幹部像老師愛護學生,父母愛護孩子一樣」,簡直是謊話連篇,卑鄙邪惡!

2003年2月的一天,我在會議室親自聽見惡警張小芳對叛徒李金文、蒙訂,犯人劉平、張超群、陳林燕等說:「明天晚上把李桂香(廣漢市大法學員)弄來盤腿捆起來,她到徐大隊(惡警)那裏告我狀,說我迫害大法學員。」第二天晚上我在會議室聽見李桂香在洗澡室痛苦的慘叫聲,第二天惡徒又把李桂香直接抬到禁閉室繼續酷刑折磨。後來張小芳、毛豫春等為了讓她妥協,又強迫犯人連續捆李桂香再次進行迫害,手段極其殘忍。

大法學員邱淑瓊、李芬玉、王洪霞等同樣遭受上述虐待。邱淑瓊被犯人李豔等多次謾罵、毒打,洗澡時看見她全身多處淤傷。張小芳、毛豫春等指使猶大李金文、蒙訂和犯人劉平、張超群、陳林燕等把邱淑瓊拖到澡堂,用繩子捆雙腿二次進行殘酷迫害。

大法學員王洪霞因為不放棄修煉,經常被犯人劉平、張超群及猶大李金文、蒙訂等打得慘叫,睡覺也銬在床上、關小間……2003年有一天,我看見張小芳、毛豫春等叫那些打手把王洪霞拖到禁閉室,拳打腳踢,用繩子捆雙盤的腳達十七、八個小時,致使她雙腳嚴重捆傷,送醫院多次治療,至今走路一瘸一拐的,但她始終沒妥協。有一天,犯人劉平等把王洪霞打得躺在地上,邊打邊罵。有一個功友下樓提開水看見此事,張小芳知道後,就開始找岔子暗示威脅她不要將看見的說出去,指使犯人劉平打她,罰她通宵勾花,洗廁所。

張小芳故意逼迫違心寫轉化書,但內心仍堅信大法的人去迫害堅定的大法學員。如果此人不願意就說她還沒放棄修煉,偏袒堅定的大法學員,就會因此受體罰折磨,如關小間、不許上廁所、蹲……

惡警還要求大法修煉者多次看誣蔑大法和師父的電視、材料,要求所謂「轉化」學員整日沒完沒了的寫違心的話,寫罵大法、罵師父的話,貼在大法學員的頭上、身上;有的貼在牆上;甚至踩在腳下,並要求大聲罵。強迫寫檢舉揭發大法學員的材料。只要電視、報紙有造謠新聞,惡警就強迫每個人都必須寫認識,這是堅定的大法學員最痛苦、最不願做的事,如果不服從,就會受到殘酷的折磨!張小芳強迫大法學員羅永珍寫揭發她丈夫的材料,羅不願意寫,張小芳就說她思想有問題,把她關小間,不讓上廁所等折磨虐待。

在楠木寺那個魔窟裏,後來我和許多大法學員一樣,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每日只是以淚洗面,精神極度憂慮,不長時間頭髮也白了,記憶力也嚴重減退!我們深知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對大法犯罪,但當時正念不足,怕心上來,害怕寫了嚴正聲明又遭迫害。在那種痛苦狀態下,度日如年,雖然我只能整日按邪惡要求去做,但我儘量讓自己頭腦清醒,不聽邪惡的人講,寫認識也只是應付而已並經常暗中幫助那些堅定的大法學員,鼓勵她們堅定修煉,絕不妥協!

在那段時間,我也曾寫過兩三次嚴正聲明,聲明自己是在壓力下違心妥協的,卻遭到惡警張小芳、毛豫春、方小青等的折磨,他們把我關小間、搞體罰、亂剪我的頭髮,強迫在烈日下曝曬,用繩子捆雙盤的腿等,由於我怕心很重,學法太少,只好違心的向邪惡妥協。我欲哭無淚。

二、勞教所教育科和管理科對大法學員的迫害:

楠木寺勞教所惡警不僅從精神和肉體上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同時還非法剝奪其通信、接見的權利。在這個黑窩裏,我們的信、所有物品要通過中隊和教育科非法檢查,信件的內容只能寫日常生活的情況,不許揭露勞教所的邪惡和惡警的違法犯罪事實,打電話和接見親人都有警察監視,做人的尊嚴權利全被剝奪。其管理科和教育科是對大法學員實施精神迫害的主要機構,他們的所作所為陰險狡詐。管理科和教育科惡警一邊指使中隊惡警迫害大法學員,一邊又帶著一副偽善的面具好像很關心大法學員。每次省上領導以及管理部門來「參觀」、「視察」,所長、科長就會支使警察把堅定的大法學員藏起來,不讓大法學員講裏面的真實情況!勞教所還與四川省其它迫害大法學員的單位部門互相勾結,經常帶著那些被洗腦後放棄信仰的猶大到四川各地傳授他們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手段,對大法學員強制洗腦,毒害社會,毒害世人。教育科科長李志強、警察李霞等經常帶著新津邪悟者張濤、劉旭東,成都蒙訂等到各地向大法學員強制灌輸他們的謊言。2001年夏天,楠木寺勞教所吳所長、教育科科長李志強、警察李軍和秦偉霞就把我和大法學員毛昆等四人送到四川省簡陽市養馬鎮女子監獄實施思想迫害,逼迫我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曾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有:張小芳、毛豫春、方小青、李志強、徐大隊等,由於受環境和時間所限,我僅僅揭露了勞教所惡警違法犯罪事實之點滴,他們殘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例子數不勝數。在這座人間地獄,他們無惡不作,對大法修煉者犯下滔天大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理不容!等待這些邪惡之徒的是法律的嚴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