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女子勞教所牢獄見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日】我被非法關押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期間,耳聞目睹了邪黨領導下的獄警是如何對待法輪功修煉者的。

這個女子勞教所除其它的雜案犯中隊外,還成立了兩個所謂的法輪功專管中隊(七,八中隊)。七中隊隊長張小芳,八中隊隊長李麒,聽說兩人都是勞教所的紅人,骨幹。這兩個中隊共有法輪功學員兩百多人,還包括少部份雜案,如吸毒、販毒、偷、搶、賣淫。這些雜案是用來包夾法輪功學員的,特別是那些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兩百多大法學員中,年齡最大67歲,最小22歲,各個文化階層都有,各個行業應有盡有。

當走進勞教所大門2號門的右邊時,幾個大字赫然映在眼前:黨的方針是:「教育,感化,挽救」。而實際我們親身體驗到的是:狠毒,陰殘,欺騙,離間,陽奉陰違。具體表現出來是:粗暴,訓斥,體罰,暴政。

兩個中隊的管理既有相同處又各有特色。相同處是對待堅定修煉的大法學員,她們採取的殘酷迫害手段基本相同:每一位大法學員配備兩、三名包夾,首先強迫轉化寫三書,拒寫者長期弄在頂屋或中屋的一間屋子裏(有的被困在黑暗的反省室),首先面壁站軍姿,所謂的思過;有的站通宵不准睡覺,有的站到深夜兩、三點,次日四、五點又喊起來繼續直到深夜兩、三點。期間還不准大小便,不准洗漱,有的甚至一個月都不准洗漱,洗澡,洗衣服,反過來誣蔑大法學員是精神病,瘋子,又髒又臭,不講衛生。有的大法學員被長期罰站腿腳腫得發亮,連鞋都無法穿。有的長期在太陽下罰站,有的冬天在通風口罰站,冷得直發抖,上牙打下牙。對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她們幾個人按住插管灌豆奶,鹽水,還有灌髒水的,灌得水直往外冒翻白眼才肯罷休。有的因年齡大,做事動作慢了一點,就會遭到一頓拳打腳踢。她們用襪子擦桌布堵大法學員的嘴,不讓喊。有的大法學員被吊起來,用手銬銬住雙手,直到奄奄一息,她們才罷休。有的大法學員的頭部被打得血流不止,包夾還散布謠言說自己摔倒的。包夾一邊打罵大法學員,一邊叫囂:上邊有指示,打死你活該,打死算自殺,燒了就是,你以為你是誰,瘋子一個。還說:你不寫三書轉化,我們包夾你的就要加教期,還要挨罵,你能怨誰呀!

七中隊張小芳更邪惡,如果誰要煉法輪功就叫包夾用繩子將雙腿盤起捆緊,有的大法學員痛的昏死過去,她們怕出人命才肯解繩子。有時張小芳親自動手,有一次強迫大法學員站一排,張小芳一個一個地搧耳光,左右開弓。張小芳犯下罪行數不勝數。

生產勞動方面:為了留人多給她們掙獎金,掙效益,聽雜犯說所裏規定每晚10點熄燈睡覺,可一落實下來兩個隊都變了,誰要是11點前睡覺,睡下也得叫起來。七中隊經常12點後才讓睡覺,次日五、六點又叫起來。一幹就是17、18小時。

如果晚上護衛隊來檢查,值班警察馬上通知民管會叫各寢室關燈睡覺,並把手裏幹的活藏起來,等護衛隊一走又把睡下的人叫起來繼續幹活。八中隊要好一點,一般情況下,檢查的人叫睡覺,也就不再起來幹活了,如果確實早了還是不行,但不像七中隊那麼晚。由於幹活時間又太長,超過勞動法規定的八小時一半以上,任務又重,導致七中隊多名學員頸項僵直,不能活動,連看側面的人都要連身體一起轉過去。

此外,除了強迫勞動外,她們挖空心思一邊勞動一邊洗腦,利用幾個邪惡幫教天天讀攻擊大法的書,不斷洗腦。每天下來,累得精疲力盡,回寢室還要組織學習,還強迫討論寫心得體會。

有的警察還威脅學員說:不轉化,我們的酷刑有幾十種;辣椒水灌陰道,想不想試試。

這就是邪黨的監獄對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的迫害。善良的人們,你們看看甚麼是好人甚麼是壞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