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葫蘆島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6日】針對最近數名同修被綁架事件,我們葫蘆島地區同修該怎樣對待、怎麼悟、怎麼整體向內找,想寫寫個人的一點體悟,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請更多悟得好的同修發表看法、共同切磋、形成整體。

一、 這件事不是這幾個人的事,而是葫蘆島地區整體的事,每個人都有份。

這次被綁架的同修有葫蘆島市的、綏中縣的和建昌縣的,很顯然另外空間的邪惡是針對我們整個地區來的。近期就有關於葫蘆島不法之徒要如何如何行惡的小道消息,現在表現成了這種形勢:從這幾個同修身上下手、綁架了他們。個人認為。這次和2004年4月份邪惡綁架流離失所的同修有共同之處──通過迫害少數人而達到迫害整體、干擾整體環境的目地。

邪惡針對的是我們整體(包括連山、龍港、綏中、興城、建昌、南票等葫蘆島的幾個縣區),我們每個人都有份,所以每個人都應該清醒、切實的認識到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的責任,盡自己的最大能力正念對待這件事。

也只有我們幾個縣區的每個同修都能真的認識到自己對此事的責任,大家都來關心、正念援助這件事,用自己最好的辦法來援助被綁架的同修、並向各界講真象,我們才真的形成了整體,才能彌補整體存在的漏洞,這件事也就能在我們整體的正念正行之下得到善解。

二、每個同修都應該用正念對待。

1、信師信法,每個人都有堅如磐石的心,不被表面現象所動,在整體中起到穩定作用。

師父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一件事發生時,每個大法弟子動的是甚麼樣的念,這非常關鍵。如果我們都忙著自保去了,或者心態產生了波動、不穩了、擔心這個、擔心那個,那樣的話,整個形成的就是一個不正的場。

相反:如果我們葫蘆島地區所有同修都能定下這樣的念:不允許我們整個地區的正法形勢被這件事影響產生任何波動;同時讓被綁架的同修反被動為主動──不是去遭受迫害,而是對見到的所有人講真象,堂堂正正早日回家。如果我們整個地區所有大法弟子都定下了這樣堅定的一念,那我們說了就算、師父就能給我們作主。

我們身邊就有這樣一個例子,某地資料點短期內出現了多種危險跡象:放資料的庫房進去了3次人(很顯然進去的不是小偷);資料點的院子裏跳進去2、3次人;兩位資料點的同修被常人的一場糾紛纏住。各種跡象表明形勢已經很危險了,但這時大家及時切磋、向內找,同時定下這一點: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事情最後真的就不了了之了。

舉這個例子是想說,不管發生了甚麼,我們都不要被表面現象帶動。作為整體中的每一個粒子,都向內找、否定邪惡安排,以堅如磐石的正念讓自己在整體中起到穩定的作用,那我們的整體就堅不可摧。

引用師父的法與大家共勉:「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正念對待被綁架的同修

同修被綁架了,這個時候我們不要去找同修的毛病(同修回來後可以面對面切磋),否則就是站錯隊了、幫邪惡說話去了。不管怎麼說,這些同修修煉中的問題應該是從大法中歸正,邪惡不配來迫害。

3、幫同修發正念、利用這件事講真象。

營救同修永遠不要忘了講真象,而且這是第一位的,不管是面對警察、官員,還是給周圍的群眾講,都要把講真象放在第一位,因為那是我們的根本使命。師父說:「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象。不管最後結果怎麼樣,通過這件事情,你們就會有機會接觸更多的人,就會大面積的去講清真象。平時你沒有機會,你拽過一個人就跟他去講真象,還有點不好意思呢,是吧?現在有事幹了,那就講吧。」(《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我們營救同修的不乾膠、傳單起到的作用也就是揭露邪惡和講清真象。

三、 整體向內找。

反思我們地區整體存在的問題。至少想到以下幾點(期待大家的補充):

1、 同修普遍缺乏主動為整體分憂的意識。

同修出事的時候,我們往往會想到這個同修有問題了,才會被邪惡鑽空子,但大家是不是想過:他被綁架,跟我有甚麼關係,我有沒有甚麼責任?

舉個簡單例子:有的同修一個人承擔了很多事,每天忙的不可開交還忙不過來,學法、煉功的時間都不能保證。這樣的同修出事了,能說是他自己的問題嗎?本來該大家共同承擔的都推給了他一個人,難道我們沒有責任嗎?

有的同修或許會說:我沒那麼高心性做那些事,我可能也沒發過那樣的願。

但是我們捫心自問:我們最大限度發揮了自己的能力了嗎?我們有沒有站在整體的角度想到過為整體分憂?有沒有自私的想:反正我三件事都在做,我自己的未來肯定有保障了,我也別出事,就這麼平平穩穩,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就行了。

這種自私的想法很多同修多少都有一點,可是我們不要忘了:新宇宙和舊宇宙法理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新宇宙是為公的、無私的,帶有私的東西永遠不能進入新宇宙。

從另外一個角度想想:同樣是大法弟子,憑甚麼就都應該人家給你準備現成的?每次拿到東西的時候就那麼心安理得的享受別人擔著那麼大風險、頂著那麼大壓力為你做的一切嗎?而自己卻一點也不願多付出,稍微多承擔一點就好像是為大法額外付出的了。這樣的境界能進入新宇宙嗎?

神都在羨慕我們能有機會在這裏做大法的事,我們卻不知珍惜這樣曠古絕今的機緣。

其實也不是讓每個人都去做資料,但如果每個人都能儘量多為整體分擔一點,哪怕一點點,那就是整體境界的提高,也會給部份同修減輕很大壓力,也才能真正的形成整體。

2、 麻木,沒有真正的精進。

當初存在大資料點的時候,很多事有人協調,比較容易形成整體,「遍地開花」之後,尤其是04年4月份一些同修被綁架之後,很多同修為了自保、而變得麻木,只想著自己那點事,對整體的事沒有熱情,整體出現甚麼事的時候,每個人也沒拿出自己最好的辦法積極為這件事分憂。

而後參與的做資料的同修,因為沒有整體協調的經驗,於是只滿足於從網上下載、打印,而至於向明慧網發消息、揭露邪惡、整體協調,這方面的意識就沒有了。

舉個例子,今年的鋼屯大案牽扯了很多葫蘆島高官被抓、被撤,誰都知道這是報應,可這樣好的講真象素材,卻至今沒有一個完整的消息在網上發表。

這次同修被綁架的事也是:好幾名同修被抓,過了好幾天了,至今也沒有個準確消息上網,這問題多嚴重啊?

一件事情出現的時候,大家有沒有整體針對這件事情悟一悟,切磋切磋,拿出甚麼具體行動,有沒有形成這樣的機制,這對一個地區整體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3、整體上對安全問題放鬆。

環境寬鬆後,有同修認為不需要注意安全了,整體上也形成了這樣鬆鬆垮垮、掉以輕心的氛圍。

有的局部地區甚至出現這樣的種種現象:本來應該很謹慎的事,不應該更多人知道的事,現在弄得誰都知道了,好像甚麼事都可以公開了;有的電話不知道注意,在電話裏甚麼都說,同修家裏的座機、手機連成一片,對自己、對別人、對整體都不負責任,從而造成安全隱患,一個人電話出問題了,就會給很多同修造成心理恐慌;還有的對邪惡認識不清,掉以輕心。

對安全問題的謹慎不是怕,這是法對我們的要求。

師父曾講過:「我過去講過,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不是環境好了就大大咧咧,環境不好了才想起來謹慎,這不對,應該始終如一的保持嚴謹、嚴肅的修煉態度和作風。在安全上,我們不應該照周圍不斷變化的形勢看齊,而應該照法的要求看齊。

個人體悟:對修煉的嚴肅態度,也表現在對待大法工作能多大成度的拿出謹慎的態度、嚴謹的作風。鬆鬆垮垮、掉以輕心,這也是修煉態度不嚴肅的表現。

4、「志」 是不是「退」了?

師父在新經文中講「法徒精進志不退」,是不是我們現在精進之「志」「退」了?

關於這個問題明慧網8月28日《修煉體悟兩則》(明慧週刊190期)一文 「二、守住生命最大的善念、善始善終」中也曾提到。

以下引用一個同修的一段話:

「在迫害很嚴重的時候,環境非常惡劣,但是心中時刻惦念著師父說的救度眾生,滅盡邪惡。即使沒有工作,家裏也威脅,都沒有一絲苦念,反而總是從心底生出一種神聖的使命感,而感到喜悅。但是,隨著邪惡的減少,身上沒有了那種重重的被壓迫感了,卻開始不如過去精進。求安逸心出來了,在法上用心小了,在自己身上用心越來越大了。

到如今環境好了,有了不錯的工作,卻開始執著於這些了。也跟常人似的,計較起工資高低,計較起受不受領導重視!真是丟人啊,這也是修煉人?

難怪人家說,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剛開始,有個工作我就十分的謝天謝地了,久了,就開始想,自己做了那麼多,應該得到更多,接下來,就開始心理不平衡了。其實,想想真的不願意那樣,可一到事到臨頭,心就浮動起來了。

環境差的時候,根本沒有甚麼念頭,只知道就是要堅修大法;環境好了,而且複雜了,很多好事又開始落在身上了,還有很多好事好像觸手可得,就有了希望得到的想法。沒得到,就開始計較。慢慢,就偏離了修煉人的路。

所以,覺得好環境對修煉人更是考驗。」

師父說:「不管社會的形勢出現反的形勢還是正的形勢,也就是說,不管出現壞的形勢、好的形勢,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都是考驗,不能樂觀。形勢真的變好了,對你的考驗那就是又一種形式,也不能樂觀。一定要保持正念的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芝加哥市講法》)

四、關於形成整體的點滴建議。

1、 從心理上消除隔閡。

有的同修之間長期存在心理上的隔閡,而造成不能配合,各自為政、不能形成整體。其實同修之間的隔閡都是邪惡製造的,我們有了隔閡互相不配合,誰高興?邪惡高興;誰不高興?師父不高興。

關於這個問題建議讀讀明慧網2005年7月27日文章《從孩子的變化感悟「放下執著輕舟快」》(《明慧週刊》185期)

2、集體學法,每個同修都有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

集體學法、交流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形勢,這對於每個人的提高、對於整體昇華都非常重要,最近的明慧網文章中也有多篇提到此問題。不再贅述。

3、形成整體交流、整體協調的機制。

遍地開花之後不能沒有整體,否則就散了。負責各片兒的幾個人還應該經常在一起學法切磋,最好形成習慣,比如一週一次,經常見面,很多問題互相一談就有思路了,不同時期該怎麼樣整體配合共同做一些證實法、救人的事,這些都利於形成整體。如果總不見面,大家都自己各做各的,很容易越來越懈怠、越來越散。尤其是出了甚麼事的時候,最需要大家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共同應對。

形成這樣的整體協調機制,再加上大面積的集體學法環境,這兩點就基本可以保證整個地區形成整體了。

4、為整體分憂,關心資料點。

一談到關心資料點,有同修覺得無從做起,個人想到以下幾點:

○發正念和經濟方面多幫資料點。發正念時,定下這一念:清除所有干擾、迫害資料點的邪惡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讓所有資料點都能平穩順暢、不受任何干擾的運行到法正人間那一天。
○有了甚麼消息,馬上從自己的渠道往上反映,哪怕只有一個小紙條;能自己上網的就自己發消息,不推、不靠、不拖時間,哪怕只有三言兩語。
○從自己做起維護資料點安全,不打聽不問、不說不傳。

個人體悟,因視角和境界有限,難免偏頗,有的語言上也過重,不當之處懇請同修原諒和指正,同時期待同修補充和完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