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區問題小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1日】

一、資料的真偽

前幾日遇一老年同修,他說「九評」全是假的;那個匪首(毛某)是被冤枉的,生活不糜爛;雷峰怎麼怎麼死的……他還說,他與其它區的甚麼人鬥爭了幾個月,「扭轉」了甚麼甚麼,總之,他要為他們「叫屈平反」(看來問題嚴重)。

我愕然,反覆跟他說,你這樣做,是與全體大法弟子對著幹。他就是不聽。更何況,他年高文化差,耳背木訥反應遲鈍,頗有「理不清」之狀。固執己見。

回家後我想,此情況在迫害前的集體學法中,決不會出現。因那時,一有甚麼問題,群議群論當場解決。現在,他,一個老同修,又遲鈍沒人給他說說方方面面的情況(資料的來源途徑等),一個人,就像未看九評前的常人,被黨文化障礙著,拍腦袋能想出甚麼來?

現在有些地方的同修,聲稱「獨善其身」,不走動走動,自己不明也使人無法知其明否,此況若不改變,必礙己礙人(因我們是一個整體)。而有的同修說,看了明慧後,明白了許多。這不僅僅是資料的「流動」,這不是在與同修的交流嗎?

所以,希望同修們多多關心這些老年同修,走進去請出來交流切磋,使之明白;還需清除背後的邪惡因素。

二、學法問題

某地有集體學法,但學不多時,便「聊山海」。

崇拜心理,往往某者「一言堂」,聽者跟人不跟法。一個修煉中的人,能全對嗎?更何況每個人的層次不同。同修啊,以法為師吧!

學法的數量,以日學三講而非以質為前提,忘卻了師尊教誨我們有時間多學法是以靜心學法為前提的。

還有的同修,到人家裏,有事沒事,都要坐長時,妨礙別人學法,不為別人想;而有的人一看法就瞌睡,平時也忙上班,回家也不知抓緊學法,卻時不時的喜歡做做媒婆,心思外用。同修心急她不急。

三、單幹與群為

坊間內外早就認同(此笑話):上海一方水土上的人,遇事裹足而多思;吃辣的川人聽到槍響,則衝,上海人則不同,槍響先趴下。

外地同修被邪惡迫害,有發正念的,有信電惡人的,有告法院的,有安撫同修家屬的……,他們做的比我們好。

我想,修煉的上海人應與常人的上海人有所不同。這事上,協調人要重視;每個人也都要做好,人人都是協調人,在學好法的基礎上,先協調自己,其中包括筆者。

個人小議,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