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一談對「感性」和「理性」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2日】最近有一些老年同修,特別是那些得法前身體就很不好的人。有的是多病纏身,經年不癒;有的甚至是得過「絕症」。修煉後,有的經過一段時間,身體康復了;有的更是神奇,一煉功身體奇蹟般好了,在常人中都稱: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一煉功病就好。在常人中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本來在這種「特殊」的緣份下得法,是很好的開端,一下子對大法就有了好的認識,在以後的修煉中,特別是在正法的修煉中,打下了很堅實的基礎。但同時也有它的弊端。這種強烈的親身感受,在以後修煉的路上,恰恰是阻礙他(她)從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的最大障礙。正如師父所說:「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師父對大法學會1999年3月30日《關於嚴格清理私自流傳非大法資料的通知》的評語)

多少年過去了,有的至今還是停留在感性認識法的狀態中,只是在表面上不表現得那麼強烈,但在心靈深處卻埋的更深、更隱蔽、更不易覺察。這種感性的認識,隨著整個正法洪勢的迅猛推進,特別是今年以來,在邪靈、黑手、爛鬼面臨著即將滅亡的時刻,這種強烈的執著,也就成了它們瘋狂迫害的一種藉口。

例如:有一同修,一年多來,出現了很重的「病業」。時好時壞。特別近期以來,出現多次「病危」。經不斷學法和與同修交流、切磋,在法理上也能深刻認識到在此急需救度眾生的特殊時期,出現這種很負面的「病業」,是舊勢力嚴重的干擾及迫害。要堅決、全面否定,走正自己的路;同時也一直努力的向內找,找哪裏有漏、哪裏給邪惡鑽了空子、抓到迫害的藉口。曾有幾次「病危」,都有同修們圍著他發正念,一齊解體、清除迫害他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邪靈。但反覆性很大,有時突然間一、二天之後又不行了。針對這種情況,與同修們交流後,發現在這期間,他有一個最根本的心結:那就是在他心裏隱藏了一個很深、很難覺察的執著,就是有一種對師父、對大法那種常人式的感恩戴德的心。

在煉功前,他得過「絕症」。修煉後「絕症」消失了。從那以後,對師父、對大法產生了一種根深蒂固的感恩之情,經常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雖然修煉已有十多年了,但卻沒有從根本上昇華到對大法的理性認識。在身體遭到嚴重迫害稍為好轉時,沒有從根本上認識到這種感恩戴德的感性認識,也就是執著於大法能治病的根本執著,是邪惡進行迫害的最大藉口之一,應該把它去掉。我的認識是:師父要的是我們能夠真正在理性上同化「真善忍」宇宙法理,在迫害中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用我們的修煉實踐證實大法,而不能停留在對師父感恩的階段。在這過程中,有時正念足、加上集體幫他發正念,解體其背後迫害的一切邪惡,身體馬上出現好轉。然而感激之心一起,馬上又出現反復、甚至「險象」更甚。後來雖然認識提高上來了,嘴上也說:「應該趕快去掉這個執著」。但要從根本上去掉這個執著,須有一個過程,因為那種情在他心裏埋得太深、太深了。這種情況,在那些有類似的「特殊」緣份下得法的老年同修,還普遍存在著。針對這一問題,我談一談個人對「感性」和「理性」的一點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96年有幸得法,在得法初期,我由衷的讚歎:「法輪大法真是一個好功法,他能使人們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能使人們的道德得到昇華,能使社會的治安得到穩定,能使……等等。」就像一位同修說的:「於國於民於己百利而無一害。」

修煉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以前的認識太膚淺了,他不僅僅是我理解的那樣,他還有更深的內涵;他超越了人類的一切學說和科學,他是更高的科學;他揭示了宇宙的真機、真象;他能使一個好人轉化成更好的人,甚至超越於好人的好人;他是一部天法、一部真正修煉的「佛法」;他能使人們修煉到更高的不同層次,甚至能使人修成羅漢、菩薩直至佛。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自然而然的由原來那種對師父、對大法的好感,慢慢的昇華到感激、敬佩、尊敬。漸漸的由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同時在心靈深處也不知不覺的感悟到師父的慈悲、師父的偉大;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感受越來越強烈。

再經過深入學法,法的內涵顯露的越來越多;有一次,當我真正從內心領悟到師父是站在佛的基點上傳了更大的宇宙的法的內涵時,在那一瞬間、頓感師父那無比洪大的慈悲慢慢的把我圍住、籠罩住。那一剎那,那種無以形容、無法言表、無比幸福的淚水,不知不覺的嘩嘩的流了下來,那時那刻,真正的體悟到師父那無比洪大的慈悲的內涵;同時也明白了以前那種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感恩的心,時常掛在口上的:「師父慈悲、大法慈悲」,都是人的思維、人的認識、帶有很強的人情味、人性化。其中夾雜了很大不純的各種複雜的心態,意識不到的求心,是人的情感、人的感性。

7.20以後,由於學法不深,帶有很多人的觀念,走了很多彎路。但是不管是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不管在任何環境、任何壓力下,心靈深處始終如一的都有對師父的一種「信」。那種信是任何力量都無法摧毀、無法磨滅的。那種對師父的堅信,深深的紮在心靈深處。伴著我闖過每一關,每一難。後來隨著師父的新經文、新講法不斷的發表,通過不斷的修煉,對大法有了更深的認識,更加清醒的認識到了甚麼是修煉,甚麼是正法,甚麼是大法弟子,在此特殊的歷史時期,我們的責任,我們的使命,我們應該怎樣做好我們的一切……隨著認識上的提高,思想更加清晰,思路更加開拓,隨著這一系列的變化,對師尊的慈悲、佛恩浩蕩的內涵,在心靈裏也不斷的變化、不斷的擴大、不斷的昇華、不斷的更加殊勝。這種感受難以用語言、文字描述,只能感受;這種不斷的昇華過程,我從一個角度形容:那就是以前無論是在任何時期,感受到甚麼美妙的景象、感受到師父有多麼的偉大、多麼的慈悲,都是在那一境界的體悟,不是法的真實體現,而且每一時期,其中都夾雜著各種不純的東西,只有在更加純淨的心態下、更加理性的認識上,才能體悟到更加殊勝的感受。修煉至今,我有一個最大的體會:就是只有不抱任何觀念,任何執著,其中包括對師父對大法的情,才能「放下執著輕舟快」(《心自明》),才能真正從感性上昇華到理性上、從理性上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正如師父所說的:「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因不善於書寫,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最後讓我們以師父的經文共勉吧:

「有人覺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有人覺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覺得符合了自己對政治的不滿,有人覺得大法可以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有人覺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覺得大法與師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間帶著這些心嚮往著美好的追求與願望沒有錯,但是作為修煉的人當然不行。那麼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門,然而在修煉過程中就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甚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大法在中國遭到的邪惡考驗中淘汰下去的都是這種執著心沒去的人,同時給大法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走向圓滿》)

「我傳大法已經四年了,有一部份學員心性、境界提高得很慢,還是停留在感受上認識我與大法,總是從身體的變化和功能的體現上對我的一種感恩戴德,這是常人的認識。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你們在對待我與大法的思考、認識、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維表現。然而我正是教你們跳出常人啊!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

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