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文學:雨後初荷(7)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7日】(接前文)走出教養院樓門,強烈的陽光一下照在海寬的身上,周身頓時感覺暖融融的,一個月沒得到陽光的照射了。海寬緩步的走在從樓門到大門的50米的路上,兩邊兩個警察和海寬一樣緩步前行,這50米的路程此時變得如此的長,他濃縮了海寬所經歷的無數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一幕幕仍清晰的在海寬眼前,他終於要告別這非人的地獄了。

千里之外爸爸的電話已經開啟,等待著海寬對他的第一聲自由的問候。前方這無理的鐵門,無情的將親情隔斷,母親對兒子的愛無法傳遞,愛人的問候無法來到身邊,銬在海寬身上的冰冷的手銬證明了甚麼?證明了邪惡的滅絕人性和無法無天!警察的暴跳如雷、犯人的低俗謾罵,都讓海寬知道這個世界喪失真理的可怕。在黑暗的教養院裏,海寬一個白麵書生沒有消沉是因為他的心一刻也沒有拒絕正義的加入。

走出大門,看到前方停著的出租車,後門開著,警察說:「上去吧!」海寬慢慢的向車子走去,隨著看清楚是媽媽和蘭玲,海寬的眼睛模糊了。

大海邊,隨著攝影師的快門喀嚓一響:海寬、媽媽、蘭玲挽著手團圓的一幕被永遠定格。

雙喜臨門,有情人終成眷屬。

天空微明兮,潮聲不斷,波濤洶湧兮,我心飛揚,汽笛長鳴兮,萬里歸航。

2004年5月13日凌晨4:00,海寬與未婚妻蘭玲乘的輪船駛入海港,他們從新回到A市是為了登記結婚。

天濛濛亮,遠處碼頭的燈光依稀的倒映在海水中,海鷗飛來飛去,汽笛響起的時候,他們又回到了這座充滿了往事的海濱城市。

結婚登記很好辦理,交上照片和15元的手續費,隨著工作人員的一句:「祝你們幸福」,他倆接過了紅色的結婚證書。對於工作人員,他們只是他面前普通的一對,但是他怎能知道,他們倆之間歷經了5年愛情長跑背後的故事呢?

「看看今天是甚麼日子?」海寬一邊說一邊打開結婚證書。「2004年5月13日」,啊!海寬高興的差一點蹦了起來,「今天可是雙喜臨門啊」,一切都這麼巧合!蘭玲轉過頭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海寬,海寬接著說:「大喜是因為,今天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咱們倆這是小喜。」 「這一天也是你開始絕食的一天啊!」

讓我們發一個願望吧,海寬鄭重的提議,蘭玲閉上雙眼,雙手合十嘴裏平靜的說:「我不願再看到分離,讓所有在獄中的大法弟子早日和他們的孩子、父母、親愛的人團聚吧!」

呼吸晨曦中清新的空氣,坐上這座城市的無軌電車,記憶的閘門被這熟悉的一切打開了。海寬問蘭玲:「還記得7.20你第一次來這裏的那一幕嗎?」「如何不記得!一切都像夢一樣,往事如煙。」

海寬與蘭玲的愛情從7.20開始,到5.13如願以償,真是天意。

這一天,A市萬里無雲,嫩柳吐綠,乳燕雙飛。這一天大洋彼岸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五月十三四海春
億萬弟子拜師尊
仙樂飄飄眾神賀
普天同慶頌師恩
師尊慈悲正乾坤
歷盡魔難鑄新神
新宇從此殊美勝
眾生得度福永恆

-大法弟子的詩歌

*****

後記:這是一篇紀實小說,真實的記錄了大法弟子海寬(化名)護法歷程的一段往事。我是流著淚讀完這篇紀實的,我再一次感悟到大法的威嚴和殊勝。

我與海寬相識於針對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而開的法會上,他溫文爾雅的白麵書生的模樣,聲調如清泉細流般的舒緩,像是鄰家的小弟。這樣的外表真配得上他晶瑩剔透的心。他的故事述說的是,大法的威德把他鍛造的堅不可摧,宇宙正邪的大戰在人間的展現。他身體力行的述說大法弟子為甚麼必須維護法,這是眾生得救(包括我們自己)的僅有的唯一的希望。

如果不是與他相識,我無法把他本人與這篇文章的主人公聯繫在一起,更無法想像他背後的故事。我眼中的他就是一位儒生,而另一面竟是如此的神泣鬼驚。我想這應該就是大法弟子的風範吧,正如師尊所說:「神在人中」(《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默默的把法的慈悲撒向人間,讓正念流入世人的心田;悄悄的離開不帶走世間的絲毫,只把一個慈悲的名稱留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此文是海寬和蘭玲共同獻給7.20紀念日的回憶,成於7.20的《雨後初荷》也是他留給我的紀念。因為他即將離開此地去往他鄉,在此祝他們一路走好,一路正行!無論是否相知,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無論再見日期渺渺,那史前的誓言終不能背離!

為兄再次祝君秉承師意,精進不停!

2005年7月24日星期日

(全文到此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