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文學:雨後初荷(6)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6日】(接前文)2002年1月11日,海寬因煉功被關進小號,小號是一個1.5米寬,2米長的小屋子,它是牢獄中的牢獄,可以稱作是教養院裏的拘留,到這裏是要院長下票子的,小號的門是2x2cm的小眼,密密麻麻的,連個鳥都飛不過去。小號裏面鋪的是地板,靠門的地方有個下水道,那裏也就是廁所了,這是一個廁所和臥室一體的屋子,平時的伙食是早晚兩頓,每頓一個窩頭,而且都是過了飯口(開飯時間)才拿來,冰涼的難以下咽。

倒是牆上面的字給人一點勇氣,側面的牆上寫著這樣幾個字:虎去山還在,山在虎還來。X年X月,某大隊某犯人是這樣死的?顯然是曾經在這裏的犯人題寫的。

海寬第一次被關進小號裏,警察將海寬兩手背銬在牆上的環上。夜晚困的時候,海寬只能側向一方,壓著胳膊睡一會兒,胳膊麻了,醒過來,他就用牙咬住墊在頭底下當作枕頭的鞋,一點一點的把鞋移到另一側,然後再側身躺一會兒。

有一天寒氣逼人,夜裏海寬被凍醒,突然覺得聲音異常,原來是一隻老鼠在偷吃海寬的窩頭、蒼涼之心油然而生,心想:「我居然落魄到與老鼠爭食的地步了。」但海寬一直在堅持、堅持。用心中無敵之法破著難耐的寂寞、與肉體上的折磨。

2002年2月11日,這是萬家團圓的新年,大洋彼岸,師尊心繫弟子,師尊的話在明慧網上發表:「全世界大法弟子過年好!」

面對這瘡痍遍野、滿目悲涼、環境惡化、戰火頻仍的世界,誰來抹去苦難者的痛?誰來為那些災難負責?黃河斷流,中華五千年的血脈要續啊!

因為找到了真法,因為精神的美好才是人們真正的追求,因為經歷的太多徹底夢醒了,因為看到社會腐敗橫行、道德世風日下,因為太不想隨波逐流了。大法弟子在面對這觸及所有人,使大陸每一片土地也沒有倖免的迫害中選擇了堅定,選擇了真、善、忍。他們中有富翁,有知識份子,有貧民、海外華人,還有其他民族的人。當他們常人的一切光環都沒有的時候,當他們被抓到監獄的時候,他們毅然在平和與理性中決然的前行,決不輕言放棄,他們是遠離銅臭、視金錢名利如糞土的真正的人,他們因為選擇真、善、忍而釋放出來的理性光環讓人們看到,他們才是真正覺悟了的人。

一個月後,海寬沒寫任何保證被釋放,在出小號的第三天正是2002年除夕夜,這是海寬在教養院的第一個除夕,他想到了他的家人,以及此刻與海寬一樣處境的大法弟子和他們的家屬。他也想到了遠在千里之外的蘭玲。望著窗外,自由的小鳥在飛翔……

這是海寬第二次進小號,這次的原因是因為拒絕像犯人一樣走操。

2002年的正月十五,皎潔的、圓圓的月亮高高的掛在空中,小號裏的四個房間卻都滿員,兩個是涉嫌要越獄的,另兩個是海寬以及另一名大法弟子。

「快來吃元宵」,隔壁的兄弟敲著牆說。海寬很詫異,怎麼政府還如此的慈悲嗎?可得防止它們黃鼠狼給雞拜年。原來海寬想錯了,是送飯的犯人好心的在食堂裏偷了16個元宵,拿到這裏給他們,一人四個,海寬真沒想到在這裏還能吃上元宵。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啊!

「大哥」,海寬向第一個間的大法弟子打著招呼,「甚麼事?」「我們編一個順口溜怎麼樣?」「好啊!」「大哥,您先來」「好,讓我想一想。」

進小號,打背銬,黑窩頭,涼水泡,大年三十無水餃,(大哥從三十前就呆在這裏了),正月十五少元宵(今天的元宵當然不能算政府給的),有的只是冰涼的手銬,這就是教養院的真實寫照,實在是慘無人道。

「好!」另兩個犯人拍手叫好。團圓的日子,小號的人氣竟如此的好。

夜晚的月光格外明亮,小號牆上面的字清晰可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護法神」這些都是以前關在這裏的不止一個大法弟子的留言。短短的幾個字,但是放射著正義的光燄,和月光相映成輝。

深夜,海寬坐起身,雙盤打坐,立掌發正念。

凝神盤坐省吾身,蕩盡私情善心存,立掌傾心發正念,助師除惡淨乾坤。(-大法弟子的詩)

文王拘而演《周易》,屈原被放逐而賦《離騷》,文天祥被俘而著《正氣歌》,有誰又能說大法弟子不是在書寫讓神都落淚的故事呢?

逆風飛揚

2002年3月23日,海寬和雲飛輾轉來到第三個教養院。

在海寬來到這個教養院的第一天,他就對警察說:「人生最大的悲劇莫過於失去自由,我要為我的自由去努力。」

2002年5月是大法洪傳的十週年,海寬要來紙和筆,鄭重的寫下了他的體會,寫著寫著海寬就寫到了他及其他大法弟子飽受酷刑的那一段,寫出了逝去大法弟子的名字,寫到了他與另一名大法弟子在小號裏面過元宵節的日子,也寫到了在小號裏面老鼠和海寬爭吃窩頭的淒涼日子,想到海寬和蘭玲的婚姻因為這場迫害的衝擊一拖再拖,海寬的心翻江倒海,難以平靜。

海寬與雲飛兩個人住在走廊的第一個屋,他們倆與其他大法弟子是被分開管理的,其他大法弟子要經常的到教室裏面唱歌,他們之間從來不能接觸。

2002年5月7日,海寬從廁所回來,經過教室的時候,他擺脫看押他的犯人,一下子衝入教室裏面,海寬一步躍上講台,大聲而莊嚴的說:「法輪大法法會現在開始,我交流的題目是:『生命可貴,自由無價,我無罪,我要回家』,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海寬的聲音在教室裏迴盪著,這時返過神的犯人全都向他撲來,教室裏一片混亂,空氣頓時緊張起來,他們將海寬押到辦公室。

大隊長對於海寬的舉動顯然沒有準備,在海寬不卑不亢而又不失莊嚴的向他表達這樣做的理由的時候,最初他想威脅海寬,但最後向海寬說出了他的心裏話,「公平?甚麼叫公平?我老婆下崗在家,我向誰要公平?中國現在就是對外軟,對內強硬。小伙子,回去吧。」

2002年5月13日,天上人間的輝煌聖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十年洪傳,普天同慶。這是當天明慧網上瀋陽大法弟子的賀詩:

念師

曠世佛恩盪四海,十載法光耀穹輝;
艱難險阻隔不斷,萬朵梅花念師歸!

5月13日,海寬在教養院開始用絕食的方式爭取自由,他想通過這種方式抗議邪惡的迫害,去迎接正法十年的輝煌時刻。經過24天,海寬無條件告別了這個關押他454天的非人的地獄。

要想靠近海寬,得經過4道鐵門,絕食後,他被單獨關到一間屋子裏,整個走廊6間屋子,就海寬這間有人,其他的房間都是空的,關押海寬的屋子裏的窗戶用白布擋著。白布的作用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對海寬迫害的時候可以不讓外面的人看到,另一方面警察們怕其他大法弟子看到海寬的情況聲援。

海寬蓬頭垢面的平躺在床上,兩隻手被銬在床兩邊的角鐵上面,他的鼻子上面插著灌食的管子,管子長期不拿下來,打(用大號的注射器)流食的時候,有的時候流食就嗤出來沾到了頭髮上,時間長了,左側鼻管周圍的頭髮都粘在了一起,頭髮長期不洗,癢的很。尤其是在灌食初期的時候海寬不配合,他們除了將海寬兩隻手銬在床兩邊的角鐵上,還用床單把海寬的兩隻腳纏了幾圈,分別將床單兩頭緊緊的繫在了床尾兩端,他們又用另一條床單放在海寬的胸部,然後床單兩端穿過海寬已經被銬在床上的胳膊分別繫在了床頭兩端,海寬一動也不能動,死死的被固定在了
床上,有的時候頭癢的厲害,海寬就將頭在床頭上來回的蹭。被床單綁在床上的日子一共9天,那時海寬還不知道一位好心的犯人打電話給了他家,家裏的媽媽和蘭玲已經知道了他的情況了,他們正在坐著飛馳的列車向海寬的身邊靠近。

2002年5月19日,師尊在大洋彼岸的明慧網發表了經文《大法之福》

全文如下:

「十年正法,乾坤再造,救度無量眾生於壞滅,開創無量大穹圓容不滅之法理,之無量智慧。此乃眾生之福,眾大法徒之威德。

為師十年傳大法,僅世間定數已大動,歷史定下彗星之災已過,三次大戰已免,九九年天地成住壞滅之憂已不復,法正人間在即。世間眾生將回報大法與大法徒救度之恩。善哉,善哉,善善哉!」

2002年6月5日,這是海寬自由的一天,潮水在海邊不捨晝夜的起起落落,千里之外來接海寬的是媽媽和蘭玲。為紀念這一天,3個月後海寬寫下了這樣的話悲秋
──寫在出獄滿三月後,在我被關押的454日裏,3個月被嚴管、輾轉了3個教養院,進了兩次小號,戴了100日手銬。我用宇宙大法給予我的智慧和正念維護著對法輪大法的敬仰,最後我絕食24日重獲自由。秋風又起,秋葉又黃。百感交集。寫下悲秋,以做紀念。──2002年9月5日

雨橫風狂葉又黃 / 涼風捲殘陽 / 此景宛如昨 / 憶舊事 / 斷腸
回首人生如旅 / 嘆息生命無常 / 無言有淚 / 何處話淒涼
天地悠悠 / 人海茫茫 / 匡扶正義 / 一路悲壯
忍辱負重/ 逆風飛揚 / 交相輝映/ 萬丈光芒
二十四日苦煉/ 四百五十四日難熬/ 三月前破魔網
鐵門開/ 尊嚴在/ 難忘

教養院門外,一輛捷達出租車靜靜的背對著大門停在那裏,副駕駛的位置上坐著媽媽,後座坐著蘭玲,車右側後面的門打開著。這是教養院的警察告訴的,他們準備這一天釋放海寬。媽媽和蘭玲以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著,此時,一分一秒都變得相當的漫長。

教養院內,看上去綠草青青,窗明几淨,和自由世界不同的是這裏多了無情的鐵門、警察猙獰的面孔、犯人那游離的眼神。一切表面的仁慈都掩藏不了真正的黑暗,這裏面關押了50餘名大法弟子。警察打開海寬的手銬,將海寬鼻管慢慢的拽出來,在胃裏的那段(5cm)是紅顏色的,犯人將海寬的包裹拿到了外面的大門口,海寬知道在這個教養院的非人生活要結束了,但是海寬還不知道是被無條件釋放了。而此時媽媽和蘭玲正在大門口的車裏面等他呢?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