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血淚(三)

——記大連大法弟子孫燕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31日】(接前)帶著身體上的累累傷痕和精神上的巨大創傷,大法弟子孫燕被邪惡狂徒們從一個邪惡黑窩又送進了另一個更為邪惡的魔窟。善良的大法弟子,就因為想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就遭受如此邪惡酷刑。而此時面臨孫燕的,卻是更無人性的迫害。

2003年11月19日,因為仍堅信法輪大法,孫燕被大連教養院加期50天並和其他兩名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楊春華和張曉麗一起,被教養院惡警從大連教養院秘密轉至瀋陽龍山教養院繼續迫害。孫燕被非法關押在龍山教養院二大隊。

龍山勞動教養院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龍山教養院的惡警揚言:不轉化就不放人。龍山教養院從2004年3月份以來,一方面拼命粉飾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罪行;一方面加緊了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

2004年3月22日,二大隊開會誣蔑大法,大法弟子高蓉蓉拒不參加,被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從二層鋪上拖下來,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扭出去,並動手打她。大法弟子孫燕過來阻止,唐玉寶對著孫燕就是一拳,當時孫燕眼睛就通紅,過後青紫。有幾個隊長把高蓉蓉按在椅子上。一直以來高蓉蓉的身體被迫害得損傷很嚴重,肝痛,腹痛,乾嘔,吃不下飯,斷斷續續發燒,人已瘦得只剩一把骨頭,在這樣的情況下,滅絕人性的惡警還是不肯罷手。唐玉寶讓兩名隊長把高蓉蓉架到管理科,把她銬在暖氣管上,拳腳相加,並且唐玉寶用電棍電她的頭、臉、脖子、手腳等處,多次反覆電,長達半個小時。

當時屋內有很多隊長,高蓉蓉質問他們,並要見院長,這些人陸續躲出去。後來李鳳石院長進來了,強迫高蓉蓉放棄修煉,並蠻橫的說:這是強制機關,電棍、手銬是幹啥的?不信治不了你小小的高蓉蓉。高蓉蓉被打後腰直不起來,手臂被銬的發麻許多天,臉、頸青一塊,糊一塊。在這種情況下,惡警們逼她上車間坐著,兩天後又把她調到一大隊讓張士洗腦團對她進行洗腦,加重迫害,不讓睡覺。後來每天半夜3點才讓睡。在這幾天中,高蓉蓉承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摧殘。她質問一大隊大隊長楊敏、越軍,惡警們不承認這種迫害是體罰,還無恥的說是為她好,並拿判刑、「電療」、刑具恫嚇她。4月初高蓉蓉被調回二大隊。此時的她更加消瘦了,並開始持續發燒、咳嗽,惡警們帶她去祝家鎮的小醫院檢查身體,回來後大隊長王靜慧拒不讓她看化驗結果,也不通知她的家人,還撒謊說檢查結果一切正常。後來,管理科科長姜玉波多次威脅高蓉蓉:「我不想打人,但忍耐是有限的。」讓高蓉蓉上工幹活並命人背她到車間。高蓉蓉坐在那都很吃力,很難受。

在龍山教養院,孫燕和高蓉蓉被關在同一監室,高蓉蓉的面部被惡警電擊毀容,孫燕的面部也被管理科惡警和大隊惡警姜兆華用電棍電擊。


瀋陽大法學員高蓉蓉被電擊以前

被電棍電擊毀容的高蓉蓉

就在電高蓉蓉的同一天,3月22日,唐玉寶懷疑大法弟子蘇煒煥煉功而在辦公室打罵她,第二天,因她拒絕出工,被帶到管理科,銬在暖氣管上用電棍電其頭、臉、手、後背等處長達半個多小時,唐玉寶動手,王學濤幫忙,王威在場未阻止。

3月22日晚,大法弟子馮桂芬因高血壓、心律過速、食道狹窄沒去點名,被惡警拽到辦公室。而大隊大隊長王靜慧打她的嘴巴子,用電棍電擊,院長李鳳石還說到期別想走(馮桂芬4月份到期,被加期一個月,惡警並向家屬勒索3000元錢)。之後幾天,馮桂芬被幾人抬到車間強迫坐著。我們看到馮桂芬被電後進食更加困難,脖子轉動困難並且越來越嚴重,惡警們還說她裝病。

2004年4月份開始,為了升為省級教養院,龍山教養院大搞弄虛作假,補拍所謂的床頭卡,被多名大法弟子拒絕。4月5日,大法弟子孫燕因拒絕拍照片及滾手印,被隊長馬威、曾小平、管理科畢印紅帶到管理科,惡警畢印紅夥同另一惡警用兩根電棍電其頭部,孫燕的手被銬在椅子上,畢又掐孫燕的胳膊,逼其滾手印,科長姜玉波在場,未阻止。孫燕被電擊、被打得頭部流血、破皮、起泡。

更加殘忍的是,在龍山教養院,孫燕等大法弟子,被投進洗腦班,連續8天8夜甚至更長時間被剝奪睡眠,每天24小時由猶大輪班對她們進行精神折磨,導致其昏迷、休克。

8天8夜,惡人們瘋狂折磨一個弱女子,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允許孫燕去做一個好人。邪惡狂徒不但要扼殺一個善良生命的肉體,更要泯滅一個靈魂嚮往善良、美好的信念。

為掩蓋迫害的罪行,惡警無理的剝奪了她們與其家屬見面的權利。

帶著滿身的傷痕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2004年6月,孫燕從龍山教養院回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