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血淚(二)

——記大連大法弟子孫燕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30日】(接前)2000年4月,孫燕的丈夫,大法弟子呂開利因為大法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只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加期6個月。2001年4月19日,呂開利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一起被轉移到大連教養院。他們剛到大連教養院,放下行李就遭受了惡警們和犯人們的酷刑折磨,妄圖以此逼迫他們放棄大法。

2001年10月22日,呂開利從大連教養院剛被釋放僅僅十天,公安一處,大連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及桃源派出所姓邢的惡警將呂開利、孫燕等6人一齊綁架。將孫燕送進大連姚家看守所。11月份,將孫燕從姚家看守所送到大連市教養院。呂開利被判兩年勞教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

在大連教養院和龍山教養院,讓孫燕沒想到的是,就因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等待她,一個柔弱女子的卻是極盡人世的邪惡流氓酷刑,而這一切酷刑的目的卻是不允許人相信「真、善、忍」,不讓人去做一個好人。

孫燕被關在大連教養院3中隊。她因拒不配合所謂的「轉化」,向看管隊長講明大法真象,多次被關進小號遭受酷刑折磨。被女子大隊惡警萬雅琳大隊長用電棍過,女子大隊長韓建旻、教導員譚某唆使吸毒人員對她進行毆打,並扒光衣服,用繩子打成結在她下身來回拉,鮮血滴在地上,並把她吊在鐵籠子裏,把腿劈成一字形,用辣椒插進下身。三中隊長苑齡月多次毆打孫燕及其他大法弟子,孫燕因不寫背叛信仰的「保證」而被關在「小號」受折磨。

2002年初,大連教養院一大批大法弟子因為抗議迫害而集體絕食,孫燕也是絕食中的一個。她們遭到了教養院惡警瘋狂的迫害。教養院利用刑事犯對絕食的大法弟子下毒手,給她們上了喪盡天良的大刑「劈胯」。

所謂大刑「劈胯」就是將大法學員整個人懸吊起來,用繩子或床單撕成的布條穿過頭上戴的拳擊帽頂部,將頭固定在籠子頂部,兩隻胳膊和一條腿被拉平用手銬和繩子死死固定在籠子上,只剩下一條腿懸空。惡犯行兇時,把這條腿向另一側使勁拉開,使兩腿在身體兩側成180度平直,然後鬆開再劈、再鬆開,反復進行。同時逼問大法學員「轉不轉化」。惡徒們叫囂「不轉化就劈斷你的腿。」受此酷刑的大法學員胯部就像被掰斷一樣疼痛,有的大法學員疼得昏了過去,腿失去知覺,惡犯就說:「她的腿沒知覺了,緩一緩,等有知覺再劈。」大法學員被這樣折磨後,有的半個月或一個月不能走路,有的半年後才能正常行走。大法學員王麗君、滿春榮、仲淑娟、孫燕、王淑紅、王賓華、萬曉輝等都受過這種迫害。主要的兇手有張秀娟、高濱凌、孫波、郭玲、趙輝、王欣、葛紅、張陽等。

(以下圖片為孫燕以及其他女大法弟子在大連教養院所遭受酷刑的演示圖)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灌辣椒水、灌糞便

許多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酷刑迫害,獄警便指使刑事犯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動用大刑「劈胯」,將人的雙手與雙腳都水平吊起,用棒子往陰道捅、罐辣椒水、毒打等。還有用開水燙肢體、不讓睡覺、罰站、冬天裏開著窗戶讓光腳站、把胃管下到胃裏不拔出、銬在床上等。法輪功學員王力軍、孫燕、滿春蓉等被上過幾次大刑。副院長張寶林、大隊長韓建旻、萬雅琳、中隊長楊某等都親自動手毒打過法輪功學員,副院長張寶林曾叫喊:「你們不說邪惡嗎,我就是邪惡。」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開水燙腳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釘子板扎腳

孫燕、滿春蓉因為絕食或不配合邪惡多次遭到嚴重迫害,孫燕受盡了酷刑折磨。曾在鐵籠子裏成「土」字形(五馬分屍式)被惡警和惡犯們吊掛了6天,惡警還慫恿犯人往其下身塞辣椒和辣椒麵,用拖布把捅下身,用椅子背的尖部撞其陰部血順著腿流到地上,用打了很多結的粗繩子在其下身拉鋸式來回拉動,致使其陰道大出血、發炎腫脹、無法小便, 腿瘸了一年多,五個手指被掰得不能握拳,這樣子還得繫海帶完成每天的任務,大法弟子常學霞被用鞋刷子刷陰部,直到盆裏的水變成紅色,人昏死過去。還有大法弟子陳輝,付淑英,滿春榮,王麗君,范月等等,都被上過這種流氓酷刑。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鞋刷捅女學員下身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繩結反覆拉下身

2003年,孫燕在遼寧省司法局人員前來檢查工作時,因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暴徒拖到小號裏折磨了十多天。以致雙腳嚴重損傷,走路非常困難。

因孫燕不放棄信仰「真、善、忍」,苑齡月氣得七竅生煙,多次把她弄進小號折磨,上「死人床」;上過「五馬分屍」刑,往陰道裏塞過辣椒,用刷子刷陰道,每次都是不折磨昏死過去不罷休。經常是舊傷沒好新傷又來了,每次從小號被拖上來臉色都是鐵青的,極度虛弱。在教養院的兩年多時間,孫燕一直是瘸著腿,手指不能屈伸。這一切都是苑齡月的罪行。警察將法輪功師父的名字寫在她身上,並用下流的語言侮辱她。把孫燕與其他兩名大法弟子送到龍山教養院,也是苑齡月的蓄意迫害。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死人床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綁吊

大連教養院除惡警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外,還以給犯人減期為誘餌,培養出成群的冷血打手,有個外號叫「刺兒」(姓張)的刑事犯在當時非常邪惡,專門在小號迫害法輪功學員。她以前並不如此凶殘,是被教養院專門培養出來的冷血打手,因為這樣的人可以被減期提前釋放。除她之外,打手還有孫波、郭鈴、王欣、葛紅等,都曾用上述殘忍手段強制「轉化」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出了事,惡警就把責任推在這群打手身上,自己則「公正執法,一身清白」。

這類暴行在大連教養院時常發生。而其它的勞教所和監獄也以各種非人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摧殘,就因為善良的大法弟子不願違心的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邪惡流氓集團在進行這些暴行的同時,還竭力的為勞教所和監獄的暴行塗脂抹粉進行偽裝,並邀請海外媒體參觀,其行徑與當年的納粹集團邀請媒體參觀關押猶太人的集中營,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大連教養院,孫燕在如此殘酷瘋狂的迫害下仍然堅信 「真、善、忍」,惡警和狂徒們極盡邪惡酷刑也無法改變大法弟子孫燕堅信大法,最後,惡警給孫燕加期50天,並押送到關山教養院繼續迫害。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