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女子監獄李春暉狠毒迫害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30日】長沙女子監獄從九九年以來,在邪黨江氏流氓集團的統治下,迫害大法學員邪惡至極,與人人皆知殘酷迫害大法學員有名的馬三家並無兩樣。長沙女子監獄專門成立了迫害大法學員的中隊。主管隊長李春暉、惡警薛芳等把大法學員分成三個等級,分一級嚴管、嚴管級、基礎級。被她們劃分成一級嚴管的十九位大法學員,不分年齡大小,即使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也沒有誰沒遭受過惡警們殘酷的摧殘。

隊長李春暉雖是女性,其心腸卻相當狠毒,對從進監獄那天起一直到出監獄都被定為一級嚴管的大法學員,使用的都是任意胡為的種種暴虐。例如:長沙籍大法學員言虹只因不願穿囚服,在三伏天連續禁閉三個月,不給洗澡、不給換洗衣服,白天上背著酷刑(長沙人叫背寶劍),下銬著監獄專為迫害大法學員特製的幾十斤重的腳鐐,在每天高達四十多度的太陽下靠牆的水泥地上曝曬;暈死了用冷水潑醒,醒後再上酷刑,每餐只給數得清的小碗米飯,晚上同樣要戴著刑具在臭氣難聞加上飢餓難耐的禁閉室內任由成堆的蚊蟲叮咬,其滋味可想而知。

大法學員郭波琴因在郴州當地看守所就已經被非法關押了整整兩年,身體本來就很虛弱了,只因她不肯背犯人行為規範,進辦公室不喊報告,採取絕食以示強烈抗議,遭受了惡警指使的張莉、李燦兩名罪犯進行的雙重折磨。郭波琴在禁閉室中一個月內一頭青絲就變成了白髮,她喊「大法好」,兩個替罪羊就用拖廁所的拖把捅得郭波琴口腔鮮血直流。罪犯被禁閉只戴一斤重的小腳鐐,不遭受任何刑具的痛苦折磨,因為任何罪犯如果連續禁閉三個月,就是不死,也會瘋掉。在禁閉室中,幾年來被判了十年以上刑期的張莉、李燦一直願意充當監獄惡警的替罪羊,對大法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

岳陽籍大法學員莫小豔只因押控犯人發現她手裏一張寫有「師父」、「經文」的小紙條,惡警李春暉馬上指使五、六個牛高馬大的犯人用倒拖的方式從寢室三樓拖至一樓,造成她頭上、背上傷痕累累,並被強行抬進車內送往精神病院。經過強行檢查,精神病院的醫師也可隨口邪說莫小豔患有精神病,然而,莫小豔到期出監時是從禁閉室放回去的。

益陽籍六十七歲的大法學員羅愛珍也是因為不願下蹲承認自己是個罪犯,惡警李春暉毫無人性,不把大法學員的生命當回事,變態性的強制其進行強體力訓練:做俯臥撐,蛙跳,跑步,蹲馬步,倒立……在種種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下,造成她大小便拉到褲子上都不知道要下床來;血壓升高到BP280/140mmHg。

屬於所謂一級嚴管的大法學員在惡警李春暉肆無忌憚的迫害下,幾年來一直不許與親人相見,一年四季與世隔絕,連最起碼的尊嚴都被剝奪,全監獄四千多個人中唯獨不許大法學員洗澡,大法學員的勞動任務將近是犯人四倍,每天要完成九床席子或者五十七斤的蠶豆任務,每天至少要勞役20個小時以上,總之完不成任務就不能上床休息。

常德籍大法學員何麗佳因在遭受迫害中長期得不到休息,視力急速下降,無法完成日積月累的強加任務,每年的三、四、五月份每天做九床涼蓆,且至少要連續20多天只能休息半小時(凌晨5:30-6:00)。沒活幹的時候,一級嚴管的大法學員不是面壁站小圈,就是由惡警李春暉指示男特警進行強體力強化訓練。即使被迫害成從腳腫到腰上,已無法上鋪,但還是不能休息,一般一直要等到有勞動任務時才可停止。

李春暉甚至惡毒到以談話為由,事先安排好兩個男特警,大法學員一進辦公室就被無條件吊銬起來,用電棍電,如不從,繼續送禁閉室進行無人性的殘酷迫害。李春暉因為這些違法犯罪的野蠻行為,被惡黨組織提升為教育科副科長。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長沙女子監獄在這六年多來迫害大法學員的案例數不勝數。陳楚軍被迫害的肌肉萎縮,不能正常行走,記憶完全喪失;賈翠英假釋回去,不到20天含冤離世;周雲霞被迫害致瘋已半年有餘,監獄至今還無半點要放她回去的意思……


參與迫害的惡警:李春暉(女)
薛芳(女)
監獄科長:左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