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女子監獄惡警唐路等歹徒凶殘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1日】2001年6月長沙女子監獄所謂的教育科非法規定法輪功學員須每週向中隊教育科交一份「思想彙報」,在勞動任務重、時間緊的情況下,大法弟子克服困難,抓緊分分秒秒的休息時間長年堅持寫體會、講真象,也得到了監獄長的理解與支持。有一段時間,趙蘭監獄長批准:「法輪功」在晚上利用勞動時間在車間寫思想彙報,面交教育科,投遞監獄長信箱。

可到了2002年6月,長豐廠惡警(教導員)文小莉、唐路、黃昌害怕她們體罰虐待的違法行為被揭露,對大法弟子別有用心,私定了幾不准:不准寫、不准說、不准投、不准越級彙報。並對監控大法弟子的犯人以獎分減刑為誘餌,相互勾結,對大法弟子迫害升級。採取嚴密監控,不准與其他犯人接近講話,搶紙搶筆,收繳經文,阻止大法弟子投遞投訴信箱。

大法弟子謬翠、金新春在多次寫、投被監控、搶、拖後,在無理的傷害面前,她們以不出工的形式來維護自己的基本權利。但不知這是警犯勾結設下的圈套,她們以抗工為由,蓄意對大法弟子殘暴的拖拉、打罵、吊銬折磨。尤其對謬翠、金新春實施了一起慘不忍睹的折磨:十月十七日,以罷工維護自己權益的謬翠、金新春被犯人李雲妹、許軍、吳豔輝、劉蘭英、邱美林、羅成輝、洪燕媛等從監舍五樓、四樓施暴拖拉到勞動車間,途中,惡徒們還踢、踩謬翠的頭部和身體。幾百米的沙子水泥地,把褲子,鞋拖掉了,也不讓穿。衣服全都被磨破了,身體全被泥水打濕透了。惡警文小莉不但不制止,反而把謬翠、金新春上下反銬了三天三夜。惡警唐路為了報復,凶殘拷打謬翠的同時,還吼叫到:「我今天打了你,你去告我,看誰敢出來給你作證。」(前幾天,謬翠、金新春寫了一份長豐廠惡警無視國法,利用手中的權力執法犯法,隨意打罵、體罰虐待的控告信。此信落入了唐路手中。)為此,他們將這兩位大法弟子連續三天從五樓監舍拖到車間。吊銬在車間的鋼管上,雙手上下反背架空,腳尖著地。謬翠被他們折磨的死去活來。刑事犯人紛紛議論惡警已經毫無人性。

大法弟子謬翠在遭受殘酷迫害後,以驚人的毅力和膽量,於2003年春節期間寫下了萬言控訴書,面交教育科、獄政科等八個單位。監獄官員對文小莉、唐路的殘暴行為也許引起了恐慌和不安。為了掩人耳目,中隊不得不將李雲妹(打人吊銬兇手)給予開除積委的處分。此後,李雲妹對人便說:「就是打死我也不監控法輪功了。」

同修金新春幾個小時的被上下反手吊銬時,全身已大汗淋漓,嘴唇發烏,臉色慘白。實在承受不了刀割斧砍般的疼痛,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喊聲。但惡警們卻視而不見,充而不聞。有一個惡警看了一下就走開了。監控洪燕媛實在看不下去了。便去找隊長。但主管人唐路不在,另一個惡警來到金的身邊,惡狠狠地說:「你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你要忍,喊哎喲幹甚麼。」在金新春痛苦中要求鬆銬。但她們逼金寫「遵紀守法」的保證。在慘無人道的折磨中,金新春只得違心的點頭答應了。因人矮手短衣多。手銬像吸鐵石一樣,深深地卡在手腕骨中。幾名幹警監控輪流開銬,並採取按壓雙臂好不容易才打開銬子。此時手腕已烏腫發黑破皮,傷痕斑斑,雙手麻木,大小手指失去知覺數月。半個月內生活自理困難。2003年1月17日,唐路只因為金新春在辦公室不蹲下,又一次將其反手吊銬在車間。她們這樣做完全是出自於個人報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