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鏟除共產邪靈對小弟子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1日】聽說市教育局要到姪女中學搞檢查,班主任要同學將毛XX的畫像貼在教室後面黑板的上方。檢查過後,姪女幾次找機會想撕掉它,但一直沒機會。後來學校要把教室讓給別校同學高考,老師安排班長和她清理教室,班長將畫像取下來交給姪女,趁班長不注意時,她迅速將畫像撕毀。班長問畫像呢?姪女理智的說:我以為不要了,撕了。班長也沒說甚麼。

事隔兩天,和姪女玩得好的A同學和別的同學產生矛盾,按常人之理來講,完全和姪女沒有關係,但硬是把她牽扯進去了,姪女說:「我無論怎麼解釋她們就是不信,要我下午放學後到甚麼地方去賠禮道歉。」我說:「不去,去告訴老師。」姪女說:「千萬不能,她們說如果告訴老師、家長,就叫外面的流氓天天來打,前些時有一個同學被打得不敢來上學,連老師也不敢管。」我還是找了老師,但沒提此事,老師對姪女的評價很好。姪女非常害怕,一天都吃不進東西,最後她說:「打就讓她們打吧,她們把德給我了。」

下午七點半,妹妹打來電話,說姪女還沒有回,我馬上騎自行車到學校找,天已經黑了,下著雨,學校空無一人,我又到學校周圍找,發現姪女連走帶跑的往家中趕,姪女說:「她們要我寫一千個對不起,我只好寫,手都寫痛了,事情還沒完,明天還要去挨打。」

我和妹妹仔細分析,像這樣沒完沒了,表面看是同學之間的矛盾,但這是假象,實質是共產邪靈的迫害,你撕了它的像,它要你寫一千個對不起,我們不能這樣消極等待,人的一面行不通,為甚麼不用神的一面來制止呢?

我們意識到後,馬上叫姪女一同來學法,師尊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講:「所以發正念這事大家一定要重視起來,不管你自己覺的有能力和沒能力,你都應該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體範圍之內起作用的,同時你要清除外在的,那與你所在的空間是有直接關係的,你不去清除它們,那麼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還要迫害其他的學員,其他大法弟子。」

學完法後,我們又一起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某某的共產邪靈和共產惡黨的一切邪惡因素,讓它們徹底解體,滅絕滅盡。我們叮囑姪女一定要正念正行,不要怕,有空就發正念,我們也在家幫著發正念。

第二天下午放學時,姪女和A同學不得不去見那幫同學。姪女回來說:「她們來了十幾人,我發著正念從她們身邊走脫,一群人將A同學圍著打。」我們馬上打電話給A同學的家長,她爸爸九點多鐘才找到女兒,A同學被打得口、鼻、耳都出血了。後來那幫人也沒找我姪女了。事情就這樣平靜下來。姪女說:「如果不是師尊保護我,我也會和A同學一樣慘,正念的威力真大呀。」

一次上科學課時,老師誹謗大法,姪女馬上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操控老師的共產邪靈和共產惡黨的一切邪惡因素和黑手爛鬼,讓它們徹底解體。正念剛發完,講得正起勁的老師,突然停下來轉移了話題。學校升旗時,她就對著血旗發正念。

期終考試前一天,姪女半夜從夢中驚醒,告訴她媽:另外空間很多隻手,全是古銅色的,單手立掌,掌心中都寫著一個「佛」字。她當時想:這是正的呢?還是邪的呢?她馬上發正念,「佛手」立即消失,一放鬆警惕,又出現了,她繼續全神貫注發正念,又消失了。她媽安慰說:「不要怕,有師在,有法在,只要我們正念足,邪惡爛鬼都會解體。」

第二天姪女早早就到了學校,她的考場在二樓,她找到考場,順著考號找下去,就是找不到自己的號,她左右幾個教室找遍了,又跑到三樓去找,還是找不到,這時校長從她身邊走過,她準備問校長。但她馬上意識到:這不對呀!是共產邪靈搞的鬼,我應該發正念鏟除它。

她在最後一排靜靜的坐下發正念。考試的預備鈴敲響後,她很順利的找到了自己的號,那張桌子是姪女反覆看過的,但發正念前就是找不到,考號和名字都不是她的。她媽說:不會是沒看清楚吧?姪女非常委屈的說:媽呀!我不會蠢到連自己的名字和那幾個數字都不認識吧。

通過以上事實,使我們更加堅信大法的神聖、正念的威力,同時也好讓有類似經歷的小弟子,不要用人的觀念來看待所遇到的矛盾和魔難,要透過表面假象,用法理來看清事情的實質,用神的一面正念來鏟除這些障礙。在師尊的呵護下,在法理的指引下,讓我們和小弟子攜手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