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嚴法會(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0日】(接上文)

3、 關於講清真象

主持者:給大家放一個歌曲短片,叫《為你而來》。2001年11月20日,來自12個國家的36位西方學員跨越千山萬水、面對暴力危險,來到天安門廣場,一起打出了一面「真、善、忍」的大橫幅來證實法,他們的舉動震驚了全世界。這些學員後來回國後,把他們的經歷寫成了一首歌《為你而來》,並創建了「為你而來歐洲合唱團」,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把他們的心聲、把我們所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心聲告訴全世界的人:我們為你而來。

播放《為你而來》,很多學員落淚,會場一片莊嚴、慈悲。

主持者:前一陣子和學員交流時,聽到有這麼一個情況,就是我們發給常人的真象資料,經常發現被撕掉了或者是扔在垃圾堆裏,好像這個事最近出現的比較多,大家談一談。

學員:我說一點,我覺得我們給世人發真象資料的時候要有正念,基點要擺在救度眾生上,我們自己不要把資料隨隨便便亂放、亂發,我們首先要珍惜資料。你想,這簡簡單單的一張真象資料有我們學員多少心血和付出,每個同修都在其中付出才能出來的。從寫文章到上網到下載,再從打印到複印出來到發放,每一步其實都不容易,很多步驟可以說都是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做出來的,所以當我們拿到資料去發放的時候一定要珍惜。超市裏都有那種小塑料袋,很便宜,可以買一些,把資料裝到袋子裏,然後用雙面膠把袋子粘上,送貼到家家戶戶門上,這樣讓人感到又文明又乾淨,不要急急忙忙往人家門縫裏一扔轉身就走,我們給人的都是最好的、美好的。另外發放真象資料,區域應該有個協調和劃分,有的地方我們剛剛發完資料,又有其他不知情的同修去發,這樣重複發放同一些資料就浪費了,而有的地方卻沒有人去發,應該協調起來做。

學員:我們發的資料,世人不看撕了、扔了,當然現在救人也很難,人不知道珍惜。但出現這個事,我們也應該向內找,看看我們是抱著怎樣的心態在做。你給他資料,他撕了、扔了,為甚麼?是不是我們在發資料時心態有問題?我們不是在做常人的事,我們真的心很純淨,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為別人好,真的是認為在救他的時候,發出的都是善念,你把資料給他,或放在那兒他拿到了,我想他不會去撕、去扔的,宇宙的法理在制約著這一切,世人也都有明白的一面。我們自己如果對我們做的講真象發資料的事沒有一個足夠的認識,我們自己如果都不能給我們所做的事擺放一個正確的位置,帶著怕心,完任務似的把資料偷偷摸摸往那兒一放就走,我們自己都不能珍惜、去重視的話,世人怎麼能珍惜、能重視呢?師父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警言》)常人做事是用錢、用物、用人在做,我們是在用心做,用正念、用功能、用神通在做。我們自己首先要從法上提高上來,才能做好這些事。

學員:講真象時我們發出的念是很重要的。師父講「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日本科學家做實驗,把大米分別放進兩個瓶子中,又分別給這兩個瓶子貼上標籤,一個的標籤上寫的是「你好,謝謝你!」。另一張標籤上寫的是「你混蛋」等罵人的髒話。每天對著這兩個瓶子念幾遍標籤上的話。一個月後,貼著「你好,謝謝你!」標籤瓶子裏面的米有點兒發酵的樣子,粒粒飽滿精神,還散發出一種桔味的香氣。而另一個瓶子裏的米則變成了黑色,發霉變壞。還有一個叫「會感知的水」的實驗,對一杯水放音樂,用顯微鏡觀察微觀下水的結晶體的變化,當播放一首叫「分離」的憂傷的音樂時,發現水的結晶體慢慢的在分離,很憂傷的樣子。而對它放歡快的音樂時,水的結晶體則重新凝聚在一起,聚力很強,呈現出活潑歡快的狀態。這是實實在在的科學實驗,物質和精神就是一性的,這是更高的科學,超常的科學。講真象時,我們對人發出的都是善念,那也是物質的,對方會感受到的。心不純,發出的物質落在對方身上,他也會感受到的,他當然難受,不願接受。講真象救眾生,舊勢力也是不敢隨便破壞的,關鍵是我們抱著一個甚麼樣的心態去做。

學員:師父在海外講法時講到中國大陸學員要以安全為重,不要叫邪惡鑽空子,同時也指出有的人頭腦一直不清醒、不冷靜,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其他人的安全。六年來不斷有資料點被破壞,有走出去講真象的弟子被綁架關押,學員們也都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吸取教訓,錘煉的越來越成熟,做得越來越好。那麼現在學員們都很注重安全,這當然是應該的。可是我覺得師父所說的安全,我們所講的安全決不是常人概念的那種安全。你常人的各種安全措施採取再多,防範的再嚴密,你那個人心在那兒不去,怕心在那兒,邪惡照樣能找到你進行迫害,它在另外空間,時時刻刻盯著你,「你有怕,它就抓」,它抓的是人的執著心,而我們修的也正是這顆心。我覺得我們的安全,那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的體現,圓容無漏,解體一切障礙,清除一切邪惡,那邪惡一見你就跑,那還不安全嗎?當我們真正能放下生死,正念很強的時候,那就是最安全的。

當有人跟我們講:注意安全。那就是要讓我們正念要更強一些,做得更嚴謹一些,法要更多學一些,路要走得更正一些,而不是更多的去注重邪惡如何如何,從而無意中又承認了邪惡造成了真正的不安全。

主持者:談一點個人看法,有一些長期做資料的學員不要讓做資料的本身成為我們自己提高的障礙。我們首先是一個正法修煉者而不是一個做資料者,不能為做資料而做資料,我們不是在做常人的事,也不是常人在做事。資料點的安全是很重要的,但是學員的提高也非常重要。

……時間快到了,我們發正念。

整點發正念十分鐘。

(三)物證收集與營救遺孤

主持者:時間過得太快。下午有些學員要回去,我先把幾件事情跟大家講一講,講完後要走的學員就可以走了。

關於物證收集的事,比如被非法判刑學員的起訴書、判決書、裁定書及學員的申訴狀,被非法勞教學員的勞教通知書,被非法罰款或抄家後給的罰款單或財物沒收單,被非法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的拘留單等等。以後大家不要把這些東西撕掉或燒掉,我們把它收集起來。我們國外的弟子們成立了「物證收集中心」,還有「放光明」電視台、法輪大法電台等等,國外學員全力以赴的在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中國大陸邪惡的迫害,他們很需要大陸弟子受迫害的第一手資料,我們儘量的收集給他們提供過去。

比如,有剛從監獄、勞教所出來的學員,剛出來我們可以給他拍張照片,再提供一張他從前的照片,兩下裏一對照,就很能說明問題。有條件的,可以用照相機、攝像機拍攝能反映出邪惡對我們迫害的東西來,把他們的罪惡行徑與罪證拍下來,讓全世界都知道,曝光邪惡。還有所有誣蔑、誹謗、惡毒陷害我們的那些邪書、邪報、邪光碟、邪惡造假照片等大家也注意把他們收集起來,這些都是他們的罪證。這些東西下去後大家收集一下。這個事大家要重視起來。

其實好像從去年開始,這個邪惡的「610」看到鎮壓大勢已去,已經秘密通知在層層回收自1999年「7•20」以來下發的關於迫害我們的文件了,他們已經在銷毀證據了。這個邪惡在世間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下了那麼大的罪,人神共憤,我們一定要把他們的罪行揭露出來,把他們的罪證昭示於天下。師父說:「你們只有救人的份兒,沒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懲治人和判決人的份兒。這是個根本的問題呀。」(《芝加哥市講法》)我們曝光邪惡其實就是在向世人講清真象,其實就是在救人。我們是抱著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除惡、救度眾生的心態在做這些事的。我們大法弟子收集邪惡迫害我們的這些罪證,那都是要給未來人留下的,讓人們永遠記住這場迫害的邪惡,讓人類記住這場歷史的嚴重教訓。

再有就是營救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遺孤的事情,這個事很重要。六年來迫害死了那麼多的大法弟子,我們今天在這裏悼念的就有2686名,還有很多沒有統計上來的,這些弟子中很多是有小孩的,很多小孩至今無人照顧,有的流離失所,有的寄養在別人家中,很苦啊。師父在講法中也講了他一直想著這件事,想辦法把這些遺孤營救出去,由大法弟子來撫養,讓他們上明慧學校。那麼今年以來特別是近期,國外學員為營救這些孩子而奔走呼籲。這件事作為我們大陸大法弟子來說,被迫害死的學員的孩子,那也就是我們全體大法弟子的孩子。師父說:「大法弟子的孩子,失去了親人的孩子,我們不能不管,那是我的小弟子、你們的小同修。」(《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們有本省被迫害死學員的名單及他們的一些基本情況,是明慧網上提供的。他們有的有小孩,有的還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小孩,……給明慧網。……統一協調起來做。

時間也差不多了,有事的、要走的學員現在可以走了。臨走之前呢,我想強調一個事:我們今天這個法會,法會的內容和我們要做的事,大家下去都可以和其他學員談,和他們交流,大家能夠互相促進、共同提高上來,這也是這次法會的目地。但是呢,一些具體的人,我想大家本著對學員、對法負責的這樣一個態度,就不要去講、去傳了。大家也都很明白這個意思了。

法會圓滿結束。

六 圓容無漏

法會結束後,部份學員留下來繼續交流,對要做的一些事進行了協調,觀看了《法輪功與政治》的電視片,收拾好了會場,分批陸續離開。

法會結束了,可我們感到卻是剛剛開始,法會的威力、法力與後效應一步步的才會從方方面面顯現出來。法會圓容著我們,同時我們也在圓容著法會。

通過這次法會,我們深切的體會到了大法弟子能夠形成一個整體,能夠整體協調起來的重要性。有一個地區,由於遭受破壞比較大,學員們誰也不信誰,各做各的。個人有的做的挺好,甚至每天早上去公園煉功,可整體環境很不好,最後反過來使出去煉功的學員承受壓力很大,也不能像從前一樣每天堅持出去了。而且個人做的在本地區再好,和整體環境比較好的地區學員一比,各方面還是差了一大截,心態、狀態都是很不一樣的。每往出走一步,壓力阻力都是很大,就是整體沒有配合好、整體沒有提高上來造成的。

我們還體會到:學員如果不能從法上真正提高上來,其它的一切都談不上,我們要做好的這三件事是一體的,而學法、在法上提高是至關重要的。我們地區由於很多人得法晚,沒有能夠真正從法上來認識法,沒有昇華到理性的認識,迫害前大家都對當地的負責人產生了依賴心理:他修的多好啊,我們就看他的,跟著他沒錯。沒有以法為師,實際上也是在把那個負責人往絕路上推,結果迫害一開始,舊勢力就針對大家都有的這顆心,讓那個負責人出了問題,把他關在勞教所集中力量運用一切手段轉化他,最後實在承受不住被所謂的「轉化」了,給這一地區帶來了很大的損失。其實就是整體學法不深,有大執著造成的。

郭某某能在這個地區傳所謂「第十講」,當時那麼多學員都看了、信了,甚至跟著傳,惡果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消除,嚴重阻礙著這一地區學員的整體提高,究其根本原因,還是因為我們整體學法不實,整體有漏才被鑽了空子。「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從法上提高上來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發現,組建小型學法小組每週定期學法是一個很好的辦法。學法小組也能夠遍地開花的話,那就是不一樣。在大陸這種環境下,開創出一個個這樣的集體學法環境,能夠堅持學下去,這本身就是在堅定的除惡。是凡這幾年能在學法小組堅持學下來的學員,那個狀態都是很好的,也很了不起。大法弟子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切磋,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環境》)
明慧網上的一些修煉文章、心得體會,還有像《明慧週刊》這些文章、刊物,大家在看的時候,其實也就等於是在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交流。但有的地區師父的新經文出來了,十幾個人傳著看一遍然後再收回去,再傳著看,學員手裏沒有師父這幾年的講法與經文,只是匆匆看過一遍,有的還沒看全,像《明慧週刊》等心得交流文章根本就見不著。學員在法上的提高是第一重要的,學員連師父的經文都沒有,都不能系統的去學,怎麼能做好講真象的事呢?

我們建議各個資料點,先多印一些師父的所有經文合訂本,保證學員人手一冊。另外明慧編輯部的所有文章、通知、《明慧週刊》等也應多印一些,讓學員們都能看到,不要小看了這些通知與《明慧週刊》,那也是對我們大法弟子的提高能起促進作用的,那也是我們弟子們開創出的一個相互交流、共同提高的環境啊!

這其中也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教訓與啟示:就是協調人呢,一定要把自己擺在法中,擺在學員之中,真的不能有在學員之上的心。不要老想著如何去管學員。大法沒有負責人,我們只是起一個協調、聯繫、傳達的這麼一個作用。師父說:「除了你們集體做事時須要大家互相協調之外,不要束縛大法弟子個人走證實法的路。」(《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協調人不要總是把自己弄得很突出,也不要勾起學員的依賴心。那麼對學員來說呢,真的就是要像師父說的那樣:不能眼睛總是看著別人。要看自己,修自己。以法為師。如果學員們都把注意力放在協調人身上,都盯著協調人,起了這樣的心,那麼想一想:邪惡是不是也會把注意力放在協調人身上,也會時時盯著協調人,想盡辦法的鑽協調人的空子,讓他出問題從而反過來再給學員看。它就是用舊宇宙中敗壞了的理在行事,在破壞。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師父說:「如果這個地區做得好,一定是這樣的情況:負責人只是說了要做一件甚麼事情,大法弟子們自覺共同協調、克服困難,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智慧把事做好,做得更完善。就是負責人對這件事情沒有想得很充份,甚至有漏洞,大法弟子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把它做完善,那才是你的威德。」

* * * * *

「我們要把法會開成一個總結經驗、找出不足、發揚好的成果、樹立大法弟子正念的盛會。珍惜你們所做的一切,把今後的路走的更好。」(《師父致歐洲維也納法會》,2004年6月20日)

「我們的法會就是在不斷的總結。在證實法中、在大法弟子修煉方式實踐中,還存在著不足。發揚好的經驗,加強正念,使大法弟子的事做得更好。」(《師父致加拿大蒙特利爾法會》,2004年6月20日)

* * * * *

投稿者說明:《莊嚴法會》在整理編輯過程中,由於要把學員在法會上的發言根據很簡單的提綱紀錄和回憶整理成文字,又考慮到文章刊出後更多的人會看,所以學員當時的發言少部份有增補和刪改,但大意與內涵沒有動,特此說明。

2005年7月25日
於中國大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