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是大法給我的福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8日】我是近七十歲的人了,家在山東諸城。

我不到40歲時就嘴裏發苦,近20多年吃東西嘗不到是啥味。40多歲時我又患嚴重的腰脊椎疼,犯病時疼得不敢彎腰,引得腿也酸疼無力。以後又發展到腦血管收縮,供血不足,及心臟病。93年、94年是我犯病最嚴重的時候,嚴重時有時昏倒。住醫院治病,一個療程下來就8000元左右。回家每天還得25元的藥維持,一年犯三、四次。當時,老伴和孩子都上班,自己在家裏不但飯都做不了,還得靠別人照顧,並且好不容易積攢的錢都扔進這無底洞裏,心裏真是煩躁透了。我病的厲害的時候連炕都下不了,每次打吊針,都得紮好多次,七八天後,血管都硬了,紮一回針要好長時間,這兒紮,那兒紮,痛得我咬牙閉眼。每次我一見護士就害怕,心裏只哆嗦。到了夏天,別人都坐著小板凳在外面涼快,我卻暈的不能活動,躺在炕上直哭。這樣度日如年,感到生活沒有一絲希望,我想到了自殺,有好幾次支撐著走到大橋上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可是死也難,心裏總難撂下對親人的眷戀,又掙扎著活下去。

95年10月,我大兒子在外面見人家有煉法輪功病好了的,就回家也讓我煉。我說:「我都這樣子了,還能有救?我不去!」老伴和兒子執意要我去,當時正逢電力局院內二樓廳開修煉心得交流會,我們去了。上樓時,老伴和兒子把我架上去的,一進屋,我就看見李老師的像掛在正中央,立刻感到一陣熱流從頭到腳刷的一下通透全身。

在交流會上,有一位家住白玉山子的40歲左右的婦女談了她的心得體會,她原來患有白血病,醫院都判了死刑,修煉法輪大法神奇的好了。她講著講著就哭得說不出話來了,我聽了也很受感動,當時我就相信了法輪大法,相信大法也能祛掉我的病。

第二天,原諸城輔導站的同修及我的大兒子一同來給我放了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像,經三天又買來大法的書,我如飢似渴的看了起來,一天零兩個晚上沒睡覺,一口氣看完了《轉法輪》。真是越看越愛看,直到看完,心裏甭提多高興了。看完後就感覺自己從未有過的精神,大大減輕了病痛,我感覺不用再吃藥了,相信大法能治好我的病。老伴卻有點擔心,說我這麼厲害的病不吃藥不行,勸我少吃點。我說:「我實在吃夠了藥,打夠了針,這些年我把胃都吃壞了,病一點都沒見好,人家那麼厲害的病都好了,我相信我按大法去修,我也會好的。」

我一心一意學法煉功,再沒吃過一粒藥,甚麼病也沒有了,身體完全健康,全家人跟著受益。我不但不用別人照顧,還做著很多家務,洗衣服時,我一手提著一隻水桶,走起路來腳下生風。兒女們見我有一個好身體都高興得直笑,一家人樂融融的。身邊的人看到我的巨大變化,都紛紛煉起了法輪功,有一百多人。

自大法遭迫害以來,我看到電視上天天播放詆毀大法的節目,許多人也一起說大法的壞話,將寶貴的書燒毀,我心裏說不出的難過,真的是心如刀割。

2000年5月1日,我履行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到北京上訪,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臨行時我給老伴留了張紙條:我去北京上訪,不是參與政治,像我這樣的病,因為煉了法輪功才好的,我不去說句真話行嗎?明天我會回來。

直到現在我未服過一粒藥,身體非常健康。我雖然近70歲了,可別人都說我50多歲,誇我臉色好看,白裏透紅,我自己也感覺到一身輕,幹很多家務活也不覺得累。我真是嘗到了沒有病的滋味,真好、真舒服!我每次去趕集買菜,跟別人說起我煉功受益的事實,人們都連連稱奇,說法輪功不一般。

去年農曆新年,我們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說說笑笑,熱鬧極了。我三兒子說:「你看咱媽的臉色白裏透紅,多好。」並指著三個兒媳婦說:「你們還不如咱媽臉色紅潤呢!」我說:「這都是大法給我的福份。」大兒子說:「咱媽現在張口閉口都這句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