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我們的路,排除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5日】跟走得正、做得好的同修相比,一直都覺得自己修得很差,所以一直猶豫寫不寫此文。但是,在和同修切磋中發現有一些很普遍的問題,剛好我有一點心得,寫出來和同修共同切磋一下。

從7﹒20以來,一個很突出的問題就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與迫害,以形形色色的方式表現出來,嚴重影響了大法弟子證實法與救度眾生,也在常人中造成一些負面影響,所以這是個不能不引起我們重視的問題。

我從小就是個藥罐子,因此在7﹒20個人修煉時期就一直消病業,尤其在腸胃方面,症狀表現為胃口不好、嘔吐。7﹒20以後,這種狀態不但沒有減輕,反而越演越烈,時常感覺精神不濟、萎靡不振。對這種狀態,開始我想可能是因為自己病業太重需要繼續「消業」的緣故,正因為這一念,以至舊勢力以此為藉口迫害了好幾年。後來通過學法,真正從法理上明確了正法時期修煉是完全不同於個人時期修煉的,才恍然大悟自己以前的念頭是大錯特錯了。

師父在法中講得明白:「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道法》)我個人體悟,個人修煉時期和正法修煉時期的基點是完全不同的,個人修煉時期是站在修煉人的基點上看問題,那個時候碰到磨難要以修煉人的心態坦然承受,就是「償還業力」,最後以達到修煉圓滿的目地;而正法時期修煉是站在一個已經得道的神的基點上看待所有出現的問題,師父在7.20以後就把我們所有弟子推到位了,讓我們以神的狀態去證實法,救度眾生,同時賦予我們亙古未有的榮耀,這也就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時候再出現大的問題的時候,就要以正法弟子的心態證實法,糾正不正確的狀態,而不是一味的承受。

正是由於法理不清晰,也受過去古老修煉的影響,我一直停留於個人修煉時期法理認識,潛意識中就是覺得出現病態等就是「消業」,對共產邪黨發動的這場迫害還是停留於過去修煉一般認為是對修煉人能否放下生死、走向圓滿的考驗。那麼在學法中看師父7﹒20以後的講法就覺得有障礙,更談不上明確理解,根本談不上正法弟子的正悟,因此背後佛、道、神也不會顯現法理。在實際表現中,好像也在做三件事情,但是是以一種這是師父要求做的心態和怕落下了圓滿不了的自私想法在做,像是完成任務一樣,因此怕心很重,更談不上堂堂正正的鏟除邪惡。這種心態恰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它們正是由於對正法不能正確理解,把師父這次正法與過去小法傳出度人一樣的看待,因此它們才要「考驗」大法弟子。這也就是我的「病業」的由來。當悟到這一點時,困擾我多年的「病業」於一秒鐘之內無影無蹤了。

這一次經歷也讓我清醒認識到修煉、去執著心絕對是不能含糊的。師父說: 「你們的魔難都是你們自己修煉中的事,舊勢力的干擾也是針對你們個別人修煉來的。我是說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我不承認,因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誰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們利用、強加大法弟子以達到它們的目地從而毀壞我弟子的陰謀得逞。它們干擾得了是因為它們抓到了你們的執著、不足,加上歷史上留下的業力,這場迫害也都出自於這些因素。(《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反思自己,由於現在社會潮流影響,我得法前只懂得人生的目地就是追逐「名、利、情」,以在人中求得「幸福」生活。只是因為命運坎坷,覺得活得實在是不自在,感覺人世間太苦沒甚麼出路,這樣才聞到佛法。修煉後那顆追名逐利的心時常蠢蠢欲動,要放棄人世間所謂美好東西的時候就剜心透骨的難受,個人的執著和大法擺在天平上時常搖搖擺擺,這也就是根本執著未放,因此也談不上精進。繁重的人心成了前進路上的攔路虎,所以一直處於個人修煉時期的法理悟道,對正法時期法理一直處於感性認識階段,這也正是舊勢力利用來干擾迫害的藉口。

記得有個開了天目的功友看到:一個壞神藉口一個惡警和一個大法弟子生生世世的孽緣糾纏,借刀殺人利用惡警把大法弟子害死了;另有一個同修也是因為看到歷史上與她男友的恩怨情仇,認同了她是欠了他的,從而被舊勢力加重了情來迫害,搞得心力憔悴。其實師父賦予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歸正自己同時救度眾生,這遠遠超越過去小法修煉只為償還業力而成就個人圓滿。由於舊勢力的智慧僅僅限於個人修煉,從而死死抓住大法弟子在歷史上結下的恩恩怨怨。一旦我們不能夠清醒正悟大法弟子是甚麼,正法是甚麼?就無法排除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承認了它們搞的一切,不能走正我們的路。《轉法輪》上師父講:「有人想了:我沒有明確求它呀!你沒求它,可你求功能,正法修煉的覺者能給你嗎?求就是常人中的執著,這種心是要去的。那誰能給呢?只有其它空間的魔和各種動物能給,那不等於是求它了嗎?它就來了。」最後限在舊勢力演化出的假象中,例如:惡警干擾迫害、病業、家庭矛盾、感情糾纏等等,甚至長時間陷在困境裏拔不出來,更談不上跟上正法進程了。

當從法理上明瞭這一點後,真正要求自己精進起來,多花時間在三件事上,尤其多學法,發正念。以前平時比較懈怠,現在平時也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排斥那些雜念干擾。現在體會到嚴格要求自己的好處,一般以前冥思遐想的都是人的執著的東西,現在法裝得多了,感覺頭腦是越來越清靜,也越來越清醒。覺得自己突飛猛進,雖然舊勢力時不時的還要幹擾一下,但是我非常清醒這些都是干擾,在不斷學法實修的過程中歸正自己,同時鏟除干擾自己證實法的一切因素。

修煉確實是人世間最嚴肅也最艱難的事情。有紅塵繁華的誘惑,有自身執著的干擾,有千百年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我感覺好多不好的東西我們都習以為常了,我覺得自己還是一個相當坦白的人,有時候向內找也很難發現問題。所以我覺得有不正常狀態表現出來,特別是有嚴重不正常狀態的時候就是在提醒我們,有問題甚至是大問題我們自己沒有發現。尤其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更要警惕。

長期處於魔難中的大法學員,一個很突出的表現就是怕心重,講真象跟不上。這正好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達到了它們迫害的目地。因為能不能走出來是能否圓滿正法弟子的標準。我覺得我能夠衝脫出來,現在想來是得益於靜心學法的緣故,雖然那個時候不精進,但是不論我腦子平時怎麼胡思亂想,每天學法的時候就是排除私心雜念學法;另外雖然我怕心很重,但是也還是儘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講真象,可能師父看到我那顆向上的心,於是師尊慈悲幫我消掉了許多不好的東西,然後我感覺自己能夠一天比一天更清醒和理智了。也才真切體會到大法的無邊法力,和「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的含義。

以上為個人認識。層次所限,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