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是最大的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0日】師父在對《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的《評註》中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我初看這篇評註時,以為是針對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學員講的,而我是走出來的弟子。但當我繼續看下去時,我聯想起以前曾兩次翻出怕心的事,使我認識到,對於已經走出來的弟子,也同樣要認識到怕心是最大的人心,是首先要挖根去掉的。

五一節放長假,我帶著九評等資料和光盤回到老家,送給了需要聲明三退的親戚,並進行了面談。當時正趕上父親辦九十大壽,利用在酒店吃飯的機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我把光盤等資料發到了一些人手裏。回到家中,有的親戚說我這樣做很危險,緊接著他們還講了當地自從換了新公安局長之後,又抓了四十多名大法弟子,並講了當地其他一些邪惡的情況,使我當時就在腦子裏留下了當地邪惡太猖狂的印象。

當我從老家坐長途汽車返京時,汽車在中轉站停下來休息,這時,從後面來了一輛警車剛好停在我坐的那輛汽車的前邊,面對著我。這時,我腦子裏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是不是我在當地發資料的事被當地公安局知道了,看我是否坐在長途汽車裏,得到證實之後,再到我所在地繼續跟蹤我……

回京後,腦子裏經常想起那天汽車站發生的事,不再敢走出來發資料了。這時,師父在夢裏點化了我,清清楚楚的,眼前停著一輛大汽車,我和同修們迅速的向汽車跑去,要上車回家,其他同修都上去了,可我卻上不去,因我的左胳膊被甚麼東西拉著不讓我上去。這時我醒了。我明白是怕心拽著我,不讓我繼續走出來,當然走不出來就不能圓滿回家了。想到這些,我又開始做發真象資料的事了。

一天,我從郵局寄完資料回來,騎車走在路邊上,這時,一輛警車從我後面急速駛來,停在我前方二十幾米處,我在它旁邊經過時,我在想甚麼呢?我在想,他們一定是想在我經過警車時看一看是不是五一節時被發現的那個人!我繼續往前騎不遠,又有一輛警車停在我的前方。當我從它旁邊經過時,我又想,是不是沒看清我,再來看一次?

於是,我又決定不能再走出去了。那幾天,腦子裏還不經意的浮現出一些不好的念頭。就在這時,師父又點化了我,清清楚楚的。在夢中,我在參加一次考試,主考人就是師父。我右手拿著筆,左手在翻著一頁一頁的答案。準備抄在考卷上。師父在我前方等著我趕快交卷。這時我醒了。師父再三點化我,這是師父的大慈大悲,而我太愧對師父了。我確實應該好好想一想了!我走出來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當初我用實名發光盤發信都沒有害怕過,現在用安全的辦法去做怎麼反而害怕了呢?我跟隨師父修煉十年了,學法無數遍了,為甚麼遇到邪惡的環境,怕心就又翻出來了?師父點化我,讓我快一點找到答案,於是我一面集中時間學法,一面內找。

邪惡的黨文化對中國人灌輸了幾十年,尤其我是被欺騙入黨的,中毒太深,在另外空間看,可能它就像一座山一樣。我雖然看過幾遍九評了,但這座山還沒有完全削掉,一遇到邪惡的環境它就冒出來。「特別是現在,在其它邪惡被銷毀得沒甚麼了的情況下,明顯表現就是那些惡黨的邪惡因素在起作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這個邪惡因素之一就是惡黨製造的恐懼心。過去中國人怕被扣上反黨的帽子就是一個例證。今天的惡黨迫害大法學員,到處抓人,就是讓你怕被抓而不敢走出來。

我意識到五一節放假回老家講真象救度世人是對的,但看書學法卻也給自己放了假,定點發正念也只每天一次。邪惡的因素你不經常清除它,它就鑽你潛伏著恐懼心的空子,讓你多次碰到警車,給你幻化出一些害怕的念頭。

學法中反思中我找到了答案。這個答案就是,時時處處做到「修煉人 裝著法」,因為法能堅定正念,正念一強,那麼「念一正 惡就垮」(《怕啥》)。

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已經幾年了,我曾人心種種,種種人心,但都沒能阻止我走出來。但一旦怕心翻出來,我卻走不出來了。我切身體會到怕心是最大的人心,是我們修煉者首先要去掉的人心。

師父讓我趕快找到答案,我找到了。答案就在師父的《洪吟(二)》中:

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