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一點一滴把「怕」心去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日】今天看到明慧網上有唐山同修希望就流離失所問題和同修切磋。在這裏,我談一點自己的經歷和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1996年得法的老學員,在惡黨的敏感部門工作。2001年惡黨邪惡氣燄正高,由於我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單位把我抓到「轉化班」強制洗腦,並揚言送我去監獄。由於修煉不紮實,「情」比較重,怕在監獄被邪惡進一步迫害,違心的向邪惡寫了「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給自己修煉抹黑的事。我不屬於邪悟那一類,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樣做是絕對錯的,是「怕」和「情」的執著心太重,沒能否定舊勢力,掉下去了。我決心要修回來。一開始,「怕」心很重,怕單位迫害大法的惡人來找我。後來,我意識到這不對,師父告訴弟子要用正念正視惡人,我就用正念正視惡人。

法的威力體現出來了,我不再怕見惡人,惡人怕見我了,不再找我,即使見到我也態度很好。我甚至去找單位主管迫害法輪功事務的惡人,要她解決我工作安排不合理問題,她只是搪塞,儘量不與我提大法。

我又決定向同事講真象。這時「怕」心又出來了,怕同事不理解,怕被告密。我知道這不對,修煉人不能有「怕」,這個心必須去掉。我就首先從同辦公室的同事談起。有一次,她孩子來單位,一個偶然的話題說到自焚,小孩子說「太可怕了,就像法輪功一樣」,我心裏格登一下,怎麼向孩子講明真象呢?孩子爸是中共的一個處級領導幹部,會不會給自己惹麻煩?我清理了一下自己,決定向孩子講真象,不能怕。我先跟孩子說,「你說叔叔怎麼樣,是好人嗎?」。孩子說「叔叔是好人」,我接著說「叔叔不說謊,你剛才說法輪功在天安門自焚,我告訴你,那是假的,法輪功不會自焚,是中央搞的鬼,騙人的。……」。孩子很高興的接受了,效果很好。

有一次中午在食堂吃飯,不記得當時為甚麼又談到了自焚,另一個不明真象的同事又說起了法輪功搞自焚,我沒有遲疑,脫口而出「那是假的」,同事馬上認識「哦,是假的」。

去年底開始,邪黨又垂死掙扎,害不明真象的眾生,搞「保先」。怎麼辦?我很著急、痛苦。一開始,「怕」心又出來了。師父告訴弟子遇到困難不能繞開走。我決定分別向幾位領導講真象。我先發正念,清理自己,然後告訴領導,據我所知中共搞「保先」是因為海外出了一本《九評共產黨》,點了它的死穴。同時,向他們講明自己為甚麼修煉大法,大法為甚麼好。儘管他們有疑問和擔心,但顯然已經不反對大法,只是關切的告訴我注意點,不要到處說。從後來的事實看,他們在一定程度上明白了真象,對「保先」很消極。

這樣的事情還很多,不能都一一列舉。我真實的感到,只要我們自己走正、念正,大法是無所不能的。偉大的師父非常慈悲。這些年來,在修煉的路上我一直走得跌跌撞撞的,是師父拉著弟子的手走過來的。現在,我的同事幾乎都知道了大法的真象,知道我在修煉大法。他們不反對我,只是由於生活在惡黨的統治下,對我的安全關切,每當我對一個同事講完真象後,都會叮囑我「自己煉,可別隨便跟別人說,保不准人家會出賣你」。當然,因為自己是完全為了對方好,並沒有同事出賣我。由此也可見,今天的中國人與人之間由於惡黨的統治變得是如何的缺少信任。

回到同修提到的問題,我認為,流離失所的弟子回家也罷,在資料點也罷,都要把基點擺正,把心用在證實法上,「怕」心必須要去掉。怎麼去?沒有捷徑,得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一點一點的去,得實實在在的修。別人替不了,只能從法理上幫助認識。不能只為做資料而做資料。另外,自己的丈夫既然也曾經是大法弟子,現在邪悟了,自己應該承擔起責任,向他講真象,幫他走回來,畢竟我們是夫妻,講起來更安全、更方便。當地的同修也不宜一味指責這位同修,應該切實幫助她,更重要的是把當地的環境正過來。環境是我們自己開創的,每一位同修都有責任。

我現在的「怕」心比以前少了很多,但還是沒有除盡,我會按照師尊的要求,堅定的走好修煉大法的路。讓我們共同精進,做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