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說真話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5日】我今年25歲,於1998年得法。十幾歲時就發現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天天吃藥打針也不好使。到醫院做過各種檢查和治療,醫生說這病醫不好,一般都活不過20歲,對媽媽說有甚麼好吃的就讓她吃,有甚麼好玩的就讓她玩吧。這樣我的童年和少年從沒有過健康和快樂。得法後,我的身體一天天的好起來,再也不用吃藥。

1999年,我19歲,正與男朋友(現在的丈夫)談戀愛。因為太執著於情,我慢慢放鬆了自己,不能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在男女關係上做了修煉人絕對不應該做的事,甚至產生了放棄修煉的念頭。這樣,不知不覺的身體又開始差起來,出現了原有的病態,甚至休克。有一次,媽媽讓我吃了些滋補的營養品,我竟因為太虛弱受不了而休克。我感受到自己到了一個非常黑暗的地方,當時的感覺就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那樣,輕飄飄的,也沒有害怕的感覺,相反有一種解脫感,一種潛在的興奮的感覺。我在黑暗裏走著,非常恐怖,到了一座橋頭,有兩個穿白色衣服的人攔住了我的去路,對我說,你回去吧,你不該來這裏的。我正要與他們理論,腦子裏突然閃出一念:我不是煉法輪功的嗎?為甚麼會到這裏來的呢?這一念我一下子就回到了自己的肉體,人也醒了,醒來看到媽媽、哥哥等一家人都哭成一團,都在準備後事了(那時已全身冰冷,沒了呼吸)。他們後來跟我說,在我昏死期間,我死去多年的爸爸就上到我的身體,用一種男人的聲音跟家裏人說,阿燕今後一定要修煉法輪大法,否則她就沒命了。從此家裏人就非常支持我修煉,通過這一劫難,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念,是李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義,就是要返本歸真。

當大法受到邪惡的迫害時,我怎麼也不理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要鎮壓?於2000年跟同修一起到了北京上訪,這一次我沒能在法上認識法,只停留在感性的認識上,但這次經歷讓我真正的認識到大法是甚麼,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去做,於是我第二次上了北京,走上了講清真象證實大法的路,我要告訴所有的人們法輪大法是最正的法,我要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天安門的惡警異常的凶殘,竟喪盡天良的一腳把我踹飛了好幾米遠,並導致我大出血和流產(之前並不知道自己已懷孕),之後我被當地的惡警抓了回來,因為被檢查出有心臟病,惡警怕出人命擔責任,就沒敢勞教我,但它們還想勒索我媽一萬元。媽媽沒錢,最後籌了2千元才放了我出來。出來後惡警還經常騷擾迫害我們,跟媽媽要錢,還威逼我男朋友(當時在派出所當保安)看住我,逼我表態說「不煉了」,還被錄像上了電視。當時由於怕心太重,我屈從了,造成了極壞的影響。這些都是在邪惡的淫威下違心所做的,過後我非常後悔,就決定跟男朋友表明我的心聲[注]。我說:你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臟病的,要不是煉法輪功我早就沒命了,如果你真心愛我就該讓我煉下去,否則我們只有分手了。他看我如此堅決,就答應了,還因此對法輪大法產生了興趣,開始了解大法是怎麼回事,為甚麼這麼多人煉,而且怎麼打壓也不動搖,很快他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他說修了大法後,才知道以前的人生都白過了。

2004年底,我和丈夫一起去貼真象傳單揭露邪惡,被惡警綁架,結果我被非法勞教三年,丈夫兩年,在拘留所裏,丈夫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三水勞教所。我不配合邪惡的一切指令,在監室裏講真象,我心裏跟師父說,我不應該被關在這裏,我一定要出去更好的講真象,救度眾生,結果當惡警審問我時,就表現全身抽搐的現象,接連三次都是如此,它們害怕出人命擔責任,趕緊叫哥哥把我接回了家,一出來就甚麼事都沒有了,我知道是師父慈悲於我,就想出來要更加精進,揭露邪惡,救度更多的世人。惡警看到我沒事又想迫害我,要抓我去洗腦班,我堅決否定不配合,就離開了家,至今在外面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最近聽說邪惡之徒又威逼哥哥(不修煉)讓我回去,如果15天不回去就要抓哥哥去坐牢,這是惡黨流氓本性的大暴露,我一定會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證實法之路,堅決抵制和鏟除邪惡的迫害,也希望知道的同修協助正念鏟除惡黨邪靈的陰謀。

惠州市大亞灣公安局國保大隊 郵編:516081
辦公電話:0752-5577541
(惡警)譚錦雲手機:13802358848

[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