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點也需要我們整體圓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1日】在一次集體學法的空檔時間裏,目睹了這樣一件事:一個學員(從說話看可能是個聯繫人)向另一個學員詳細詢問了該學員的個人方面的信息(給人的感覺像查戶口);又問該學員天目能不能看到東西啊,說自己能看到甚麼甚麼;又問該學員認不認識誰呀?並說這個人是個跟過師父班的老弟子,自己認識,並且很熟。又用緊張的語氣提醒大家注意,最近迫害緊,比哪一次都緊,要小心。然後便說想讓這個學員做資料。不知出於何故,這個被選中做資料的學員婉言拒絕了。這個聯繫人學員也很快的走了。

事後,看到在座幾個老學員好像根本沒有注意此事。我個人卻覺得,從這件偶然的事情中反映出整體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

1、聯繫人的問題

作為一個資料點的聯繫人,協調人,在物色資料點的人選時,不能不分場合地點的說話,找誰做資料這事絕對不能拿到公開場合來講。因為當時在座的有幾個老學員,還有幾個新學員,有的才進門幾天。聯繫人同修詳細詢問了該學員的個人信息,因此使在座的每個人都聽到了該學員是流離失所的,原是某地人,甚麼文化,姓名,工作,家庭,子女,現居住地,會不會上網、打印等等等等。難道掌握了一個學員的詳細的個人信息,就證實了那個人心性好,可靠,適合做資料?

反過來講,把流離失所同修的個人信息拿到公開場合隨便講,是不是對流離失所同修的安全不負責任?

同時,如果誰真的要做資料,那這件事與做資料人的個人信息也應該長期保密,不然的話也許事還沒做呢,大家都知道了某處有個資料點了,誰誰在做資料了。那樣的話,那個資料點究竟能存在多久呢?

物色資料點人選不應該是從法理上、心性上去切磋,並看那個人的所為,才能選擇可信不可信嗎?這不是為法負責嗎?令人擔憂的是那個聯繫人同修當時幾乎沒談及一句切磋心性的話,倒是一說話就帶出執著。

從資料上看,說有的地區特務打進資料點,有時是冒充老學員得手,有時冒充新學員。特務怎麼可能打不進來呢?從這件事看,我們就有這個漏洞,從公開場合就能聽到資料點的秘密,邪惡不很方便就打進來了嗎?

2、大家的問題

看到這件事及事後,大家(在座的幾個老學員)沒有任何的想法與說法,這個現象不能不令人驚異。聯繫人這樣的不修口,大家也沒有絲毫的覺察與想法,這個現象正常嗎?難道資料點的安全問題不是大家每一個人的問題嗎?難道這只是做資料的人與聯繫人的問題嗎?大家長期心安理得的從資料點拿現成的資料,事到臨頭卻沒有一絲想維護資料點的想法,這是一個清醒的大法弟子的所為嗎?……

寫出此事,曝光我們在這個方面還存在的一些不理智、不清醒狀態,希望我們整體走得更好、更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