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敬師敬法顯神威,正念正行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5日】敬師敬法是保持正念正行的重要基礎。真的敬師敬法的弟子,就一定會對師尊講的法理深信不疑,就能夠走正正法修煉之路。

一九九六年,我非常幸運的得到了《轉法輪》,一天功夫我就看完了一遍,覺得非常好,作者真是了不起,有機會見到作者,一定拜他為師,跟著學。當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很難有這機會嘍,現在回想我這一生,甚至更遠、更遠的生命旅程,可能都在師尊的呵護下度過的。在當時,我只是把師尊當作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氣功師來認識的。現在看來,顯然是錯的。

一九九九年初,我決定:悠悠萬事,唯在大法中修煉為大時,我已經認定師尊是一位極其偉大的神了。

所以,邪惡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運動時,我心中並沒有很害怕的心情。我對人說,這個傢伙(指共產惡黨)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鬥的發了瘋了,這回好了,跟神也鬥起來了,非完蛋不可。邪惡迫害以後,我從未動搖過對師尊的正信。

那一段時間,我明顯的感到師尊在為眾生受難,但覺得自己幫不上忙,就經常在師尊的法像前叩頭,請求師尊的原諒。

1999年7.20,我參加省政府上訪,被非法關押3個多小時。第二天,聽同修講,當時看到無數的法輪落在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我心中湧起的是對師尊無限的感激和敬仰之情。師尊教導我們:「以法為師」,敬師必敬法,就是這顆堅定的敬師尊、敬大法的心,使我在正法修煉的這條路上比較穩健的走到了今天。真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對師尊的無限感激之情。這種發自內心的無限感激師尊的心情,是真正感受到了師尊對我、對無量的眾生的洪大慈悲和浩蕩佛恩,是任何生命也無法報答的。

有了這顆對師尊真正信仰的心,師尊就讓我在學法中明白許多法理,在助師正法的修煉中,就顯出敬師敬法的神威,下面略舉幾個這方面的例子:

一、2001年8月,我被綁架到某看守所,與一警察談話時,他聲稱他曾參加過「洗腦班」的洗腦工作,對付法輪功學員有一套,要我們按他的那一套來,我不理他,他就說,你們師父在美國享福,你在這裏受罪,何苦啊。

我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就擔心我們師父不享福,我師父能享福,我才高興呢!我只怪自己沒能力讓我師父享福。過去,釋迦牟尼傳法時,人家給孤獨者傾盡家產,用金磚鋪地來表達他對佛的敬仰之心,我們師父今天傳的法更大,應該有更好的條件才對。怪只怪我自己沒能力做到這一點,你說我師父在美國享福。好,我高興,我就希望我們偉大的師父在人世間享更大的福,這是應該的。他無言以對。

在進號房後,牢頭要我背監規,我不背,牢頭向獄警告狀,他說,人家哪有時間背監規,有時間都用在背法上了。聞聽此言,我開心的對他一笑,牢頭也不提讓我背監規之事了。

二、在勞教所裏,我和警察談話時,往往對他們提出一個要求,不能在和我談話時,直呼我們師父的名字,可以稱:你的師父,李先生、李大師。並告訴他們,這是為他們好。大部份警察都能接受這一要求,且善念有所復甦,有一個專管法輪功問題的警察,我就這樣要求過他,他一直都能這樣不直呼師尊的名字,對我還有照應。

在一個特別熱的夏日,他讓我到隊長室,對我說,今天天氣太熱了,我這屋裏有空調,你就在這裏休息半天,咱們不談法輪功的問題,並要我喝他為我買的冰鎮礦泉水,我表示感謝,我說,你不談法輪功問題,我來談法輪功真象。一個上午,我告訴了他許多法輪功的真象,以後,他對參與迫害的活動就不那麼起勁了。

三、勞教所辦第一期洗腦班,挑選學員參加,與我談話的一位惡警據說轉化了一百多位法輪功學員,三個多小時的談話,主要是我講,她聽,最後她問我,他們(指有的法輪功學員)都承認你們的一切都是舊勢力的安排,你是不是舊勢力的安排。

我說:不是。

她說:為甚麼你就不是。

我說:我們師父說了,舊勢力安排得有序,我們師父安排得更有序。我就聽我師父的安排,誰的安排也不聽。

她一聽此話,閉嘴不吭聲了,過了一會才說,你走吧。三個多小時的談話就此結束。據有的警察事後告訴我,她一到樓上,見到她的上司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老傢伙不能去(洗腦班)。

四、勞教所在2002年連續辦了二期洗腦班,每期長達兩個月左右,第一期洗腦班我沒參加,第二期洗腦班開始我也沒有參加,中途,警察找我談話,要我到洗腦班去看看,我拒絕了。

回頭一想,師尊要我們對做轉化工作的人做反轉化工作。如果那裏需要我去講真象,我就應該去,我決定去洗腦班講真象。這個念頭一出,就安排我到洗腦班去洗腦,這是它們警察打的算盤,而我的計劃是對做轉化工作的做反轉化工作。有一個來做轉化工作的昔日同修,與我談話後,當場表態,老張說得對,我回去發表聲明,繼續修煉,這位同修自那以後,再未發生反覆,堅持修煉至今,我們也保持著來往。

勞教所的洗腦班是非常邪惡的,但動搖不了我敬師敬法的心,我要求與我談話之人不准直呼我師父的名字。

有一個人不聽,嘴裏不乾不淨的,我把桌子一拍,站起來,大聲說,你再敢罵一聲,我明天就絕食,不許你胡來。他當場閉嘴了。第二天我取消了他與我談話的資格。這是我到勞教所洗腦班的第八天。猶大們誰也不敢在我面前對偉大的師尊不敬。第九天,洗腦班結束。在我在勞教所期間,這個邪惡的洗腦班就沒再辦過。

現在知道,舊宇宙的神也都是尊敬師尊的,但他們不敬法。想左右正法進程。這是不行的。

真正敬師敬法的弟子,任何別的甚麼生命都是不敢動他的,這一點我是真正體悟,真正感受到了。下面講幾個敬法的例子:

一、 2000年10月1日,我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被邪惡非法關押在某派出所,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他想動手打。我就背《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他嚇得掉頭就跑,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二、 2001年上半年,我學法、背法特別精進,法就給我顯示他的神奇.

有一次,我在學《轉法輪》時,一頁字全部變成了各種顏色的放著光芒的法輪。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要多學法,學好法,感動得淚直流。

還有一次,我在學《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突然,書的一頁變成了一個閃耀著非常美妙光燄的世界,美妙得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當時,我驚奇得不得了,就呆呆的看著,剛要表示驚嘆。啊的一聲未出口,就又恢復了書的原樣,我也是感動得熱淚盈眶,感激師尊和大法的慈悲,一再顯神跡,讓我看到、感受到,更堅定了我在大法中修煉的心。

三、在勞教所裏,我每天堅持背法一萬字左右,(只要會背的每天都背,有的經文一天內還會反覆背)。法在心中,有師尊法身和正神的保護,邪惡就不敢對我隨便施暴。冬天寒冷,背法不覺冷;夏天酷熱,背法暑熱不侵。法在心中,就能引導我在勞教所講真象,發正念,除惡救眾生。我到勞教所不是來被所謂的勞教的,是來救眾生的,我這裏為甚麼講是救眾生呢?因為我覺得當我們正念正行時,不僅是有緣的世人可得救,另外空間的許多生命,甚至是相當高的生命也能得救。

四、 有一次,惡警將我弄到所謂的心理治療室進行單獨迫害,當然不可能動了我,這裏面有許多證實法的故事。我就講其中的一個故事。

有一天是端午節,那裏要所謂的改善伙食,每人發一個皮蛋,一個鹹蛋,給我的是一個發臭的皮蛋,根本無法吃,我扔了,一個鹹蛋比一般雞蛋還小,我活這麼大歲數,還真從未見過有如此之小的咸鴨蛋,這明擺著不公平,想讓我抗議。飯後,警察假惺惺的跑來問我,今天的伙食怎樣?

我說:我今天過了一關。

他問:過了一個甚麼關?

我說:皮蛋是臭的,鹹蛋出奇的小,想讓我不舒服,我根本上不在乎,我們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在這吃的問題上,我們不會去計較,我吃小的,別人就吃大的,我拿了臭的,別人就吃好的,這沒甚麼,如果反過來,大的好的給我了,別人拿的是小的,臭的,我還不好意思了。法輪功學員就應該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才對。

他一聽,撒腿就跑,對我的所謂的心理治療就此結束。這就是大法的神威。

敬師敬法是保持正念正行的重要基礎。真的敬師敬法的弟子,就一定會對師尊講的法理深信不疑,不會出現以人理去評論法理的錯事。

敬師敬法最根本的就是在堅信師尊,是一位不在宇宙範圍之內的最高的神時,還應努力去按照師尊的教誨去做,真這樣去做了,就得到了宇宙中永遠的安全。任何不正的因素都不敢干擾你。我明白這一點,但並不是能做到時時事事都能這樣去做。當我能按照師尊的教誨去做時,就能在助師救度眾生時,非常安全。舉幾個這方面的例子。

一、 我出勞教所後,經常在大庭廣眾的場合講真象,有一次,我在市中心的一個公共汽車站講真象,幾分鐘的時間,就有一位有緣的小伙子表示回家要找法輪功學員學煉法輪功。

二、 我所在的大城市邪惡的610給出租汽車司機下通知,要他們舉報講真象的法輪功學員,舉報一個獎五千元。這對一個普通的出租車司機是一個有誘惑力的錢數,但我幾乎每次坐出租車都對司機講真象,也從來沒有一個司機舉報我。

三、 「九評」出來後,在國內,在國外我都給常人送過「九評」,也沒有出現任何危險。

四、 我從勞教所出來後,除剛開始的一個多月沒有上網外,以後幾乎是一直在上明慧網,經常給明慧網投稿,也很安全。

總之,沐浴在師尊的洪大慈悲和浩蕩佛恩之下,在大法中修煉的這幾年是我最幸福的幾年。

勞教所是人間地獄,我在師尊的保護和加持下,用正念制止行惡,舊勢力不敬法,參與非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同樣用正念去清除邪惡,助師救眾生,證實了大法的無比威德。

中國大陸是一個大監獄。就在這個大監獄中,我們大陸的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創造了無數的驚天地、泣鬼神的神跡,無數次的證實著大法的博大精深,深不可測。我做為其中的一粒子,常常感到的是幸運、幸福,那所謂的苦、所謂的難,走過後,真是覺得太微不足道了,太不值一提了,對偉大師尊的感激之情則是言說不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