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秀梅遭受的異常殘酷迫害看邪黨本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5日】張秀梅修煉前身患10多種疾病久治無效,然而修煉後不久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她親身體驗到大法與大法師父的超常與神聖。在邪惡瘋狂鎮壓法輪功時她完全不能理解,不能接受。為此單身到北京上訪三次,希望哪怕能有機會向當權者講一句心裏話也算達成心願。抱著這個最低的善良願望和要求的她,得到的卻是酷刑折磨。從張秀梅的經歷中,我們看到中共邪黨在罪惡深淵中已經走到了盡頭。中共不亡,天理不容。

張秀梅、女、58歲、張家口涿鹿縣城關鎮大法弟子。

得法前,她患關節炎,很嚴重,後因摔了一次,腿疼得更加厲害,蹲下起不來;鼻竇炎已經折磨她十七、八年之久;胃炎害得她整天胃疼得吃不下東西;還有腸炎、婦女病、絛蟲病、皮膚病,等等。經常從小腿到腹部瘙癢難忍,被撓得鮮血淋淋。其它如膽囊炎、膽管疼痛、兩臂麻木疼痛、筋骨疼等等,可以說渾身無一好處,全是病痛。

1997年之初,張秀梅看到本縣同一道街的一位煉功人,讓她產生了好奇。這位是以前的患難病友。過去她的身體很差,心臟病、心肌炎、風濕性關節炎、腸胃病等都很嚴重,前兩年就已經辦了病退。這天卻看到她從自己身邊走過,當時天氣還不是很熱,可是她卻穿著一件小裙,面色紅潤、氣色很好,可過去她分明是連快步走都不能的人。身體發生了這樣大的變化,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張秀梅就上前問她:「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於是她就告訴張秀梅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巨大變化,並主動借給張秀梅一本《轉法輪》,讓她回去好好看看。

得法想來也很不易。起初張秀梅每拿起書來就發睏,沒看幾行就發迷,她斷斷續續的看了一遍,不很明白,只知是讓人修心重德做好人。她當時就想,我現在腿還不能站,等治好這個腿我就煉。於是她就去找醫生去看腿,可是她連續去了醫院三次,竟然三次都趕上醫生都沒在。她回來後就下定決心,「算了,我不去看病了,我煉法輪功吧!」就此一念,第二天她居然站起來了,能夠煉功了。煉功僅僅三天,師父就給她清理、淨化身體。當時她又拉又吐,鼻子裏還流出一大塊血疙瘩。幾天後,她痛苦多年的陳年老病──腿痛好了,纏繞半生的各種疑難雜症一個個都不翼而飛了,全都好了。她打內心深處感激大法,感激師父,並從內心體悟到:人只有修煉,只有走上返本歸真這條路才是人唯─的希望和唯一的出路。從此之後她再拿起書來看,就感覺不一樣了,感覺到這真是一本帶人向高層次修煉的天書。

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張秀梅心裏不知有多難受,一下子就覺得天昏地暗。這麼好的法就這樣被踐踏!心裏也不知多少次呼喚師父。電視鋪天蓋地的謊言欺騙,讓人感到這個共產邪黨真是既可卑又可憐:那麼大的一個國家,那麼大的一個黨,對一群修真善忍的民眾就怕成這模樣?就得使出這麼多惡招兒來鎮壓?你到底怕的是甚麼呢?她內心猶如刀絞一般。做為弟子她再也坐不住了,2000年的3月4日,她與同修一共20多人一起走出去到原來的煉功點去煉功,以此來證實大法。結果她們一起被縣公安局和當地派出所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這一次僅她個人就被非法勒索現金1700元,還有其它費用500元,共計2200元。直接責任人是縣公安局副局長劉桂珍,城鎮派出所王建明等一夥人。

2000年3月27日,張秀梅隻身一人到北京信訪辦,打算用自己身心受益的切身感受去向政府說說自己的心裏話。不成想,這個邪靈惡黨竟然把信訪辦變成了抓人辦,一聽說她是煉法輪功的,不問青紅皂白,連句話沒說就把她抓了起來弄到了張市駐京辦,身上僅有的250元錢也被駐京辦事處的搜走。之後涿鹿縣城關鎮副鎮長趙來亮、王建明等人把她從駐京辦送回。北京處勒索1500元錢。趙來亮等人又把它們的吃飯錢、路費、汽油錢等全部算在她的身上共向她家非法勒索2000元。

2000的4月25日,張秀梅想,上次進京一句話也沒說就被非法抓捕,是不是沒碰上好人?她決定再去,於是又一次隻身進京去證實大法,為師父為大法去說句公道話。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她剛一到北京,就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又是一句話沒說就又被關進了張市駐京辦。駐京辦的惡警對她又踢又踹,用大皮鞋往她身上臉上猛踢,當時張秀梅就被踢得渾身是傷,身上、臉上青一塊紫塊的到處是傷。如果老太太不是煉功人,歲數又這樣大,早已被它們踢死了。這次縣與鎮公安趙來亮、王建明將她非法押回,向張秀梅家中了勒索5000元整。老太太百思不解,這政府竟然邪到這步田地,層層官員怎麼只顧詐錢而不讓說句話呢 ?「只要有一口氣,我還得去。」她對自己說。

2000年的10月,此時的張秀梅已被邪惡多次勒索,身無分文。實在無錢買票,她這次是騎著自行車再次踏上進京證實法的路。12日凌晨3點鐘左右,她剛剛騎到北京前門時,就又被北京便衣非法劫持,根本就不允許她說話又被抓到了駐京辦,被當地接回後直接送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之後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她被強行送往保定高陽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魔窟──繼續遭受迫害。

在高陽勞教所內,張秀梅老太太正念正行,很是了不起。她始終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把勞教所內的一切規章制度全都正了過來。為此老人受盡了折磨和殘酷的迫害。她拒絕吃勞教飯,不穿勞教衣,不回答審訊問話,多次遭到惡教電棍電擊,大約十多次。兩手被銬在地環上既不能坐也不能站,只能在地上蹲著,前後竟達二十多次;整夜面壁不讓睡覺站了足足半個多月;衣服被脫掉,內衣全部捲起讓蚊蟲叮咬她;被用鞋底猛抽臉每次長達半個多小時;被搧耳光、拳擊、皮鞋踹,等等,對張秀梅的折磨中,突顯了它們完全喪失了道德與良心,殘忍至極。它們為達到給張秀梅強迫洗腦的目的,邪惡天天唸誣蔑大法的所謂揭批資料。為抵制邪惡,張秀梅與其他大法弟子就大聲背師父的經文。邪惡氣急敗壞,竟然用下水道的髒泥往她們的嘴裏填。之後,張秀梅與其他大法弟子開始絕食抵制邪惡的殘酷迫害。絕食五十二天後老人已是瘦骨嶙峋,奄奄一息,體重已由原來的130多斤降到60多斤。勞教所怕擔責任於2001年10月26日將她放回,這一次邪惡向家中敲詐現金800元。

2002年10月16日上午10點多鐘左右,突然由高陽勞教所來了四、五個惡警闖入張秀梅的家中,強行將其綁架,張秀梅84歲高齡的婆婆上前阻攔,被惡警打倒在院門口的石階上,臉上頓時摔掉一塊皮,鮮血直流,胳膊摔斷。它們綁架張秀梅揚長而去,路上還欺騙張秀梅說她婆婆沒事。可憐張秀梅的婆婆連驚帶嚇,精神受到很大刺激,骨頭斷了又不能接,晝夜疼痛不能入睡,很快就死了──死在了頭戴國徽的所謂人民公安的手裏。

張秀梅被強行綁架至高陽勞教所後的三個多月內,她始終拒絕吃勞教所的飯,堅持絕食來抵制邪惡對自己的非法關押與迫害。過程中曾被野蠻灌食,用粗膠皮管子從鼻子直捅下去,每天她都被非法野蠻灌食二次。張秀梅被折磨的已不成樣子,痛苦不堪,生命多次出現危險。直到這時,邪惡見狀怕承擔責任,連夜將張秀梅送回家中,來回的車費、飯費等其他費用強迫家人全部承擔。

2004年10月1日。張秀梅隻身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不影響任何人,靜靜的站在那裏單手立掌心裏發著正念,然而當時就被天安門的武警非法抓捕。它們把老人拽到警車上非踢即打,用大皮鞋猛踢她的頭和臉把老人踢得頓時滿臉青紫頭昏腦脹,不能站立。當天晚上她被送到北京東城看守所非法關押。張秀梅依然絕食抵制邪惡對她的綁架。第7天它們開始給她野蠻灌食。張秀梅不配合,它們就用牙刷、梳子強行撬她的嘴,之後惡警又用膠皮管子插鼻子。被連續灌食三次之後,張秀梅出現了腎衰竭的症狀,全身抽搐生命垂危,後被送到北京公安醫院搶救。老人堅持不予配合,拒絕輸液,於是惡人又將老人的雙手和雙腿砸上手銬和腳鐐長達二十多天不鬆開,致使她的胳膊落下了終生殘疾,至今不能抬起。出院後,東城區看守所又非法將張秀梅非法判勞教兩年半,並將其送往北京團河調遣處。因張秀梅繼續絕食抗議,惡警又將其手腳砸上手銬腳鐐銬了半個多月之久。2月10日惡警又把身心交瘁的張秀梅送往唐山勞教所繼續迫害。在唐山勞教所,老人仍然堅持絕食抗議長達5個半月的時間。

2005年的2月24日起,張秀梅面對邪惡變本加厲的行惡,為證實大法制止邪惡,於是就開始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直不停的喊著,一直喊到27日。她這不畏生死正念正行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它們氣急敗壞的把張秀梅銬在一個木椅子上,把胳膊和雙腿全部都牢牢的捆上整整五天五夜,張秀梅始終沒有停止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鬆開後老人仍然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惡教竟然往張秀梅的嘴裏填襪子、尿布、髒抹布,用布帶子勒嘴,用寬透明膠帶封她的嘴一連繞好幾圈。這時的張秀梅氣都喘不過來,氣憋胸悶臉色青紫,惡教竟然毫無人性的掄起拳頭照著她的嘴一拳拳的猛砸下去。張秀梅承受著劇烈的疼痛,眼淚刷刷的流了下來。毫無人性的普教李麗娜、郭麗春還有閻某某等人,輪番不停的用拳頭砸她的嘴,張秀梅就感覺到自己嘴裏的肉一塊塊的從腮裏掉下來,但因嘴已經被膠帶死死的勒住無法吐出,就這樣掉在嘴裏的肉又被帶著血水咽到了肚子裏,致使她牙床子上的肉全部脫落,嚴重缺損而再也無法恢復。

就這樣不論綁著還是鬆開,不論勒著還是被蒙著,不論白天還是黑夜,老人都在不停止的喊著這兩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儘管她的身體被迫害的已經極度虛弱,但她的喊聲從來沒有停下。邪惡只好為她鬆了綁,取下了鐐銬。為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說句真話,張秀梅老人竟然在號稱法制國家裏受到如此非法和非人的殘酷迫害,而她又始終正念正行,不為邪惡所動,真正體現了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大法造就的生命的特殊堅定和超強的毅力。在慘無人道的迫害下,老人的凜然正氣令那些迫害她的邪惡心驚膽寒。當惡警將她送往唐山開平醫院進行搶救時,張秀梅又一直喊出了勞教所,驚恐的惡警連忙用被子蒙住她的頭,她仍在喊,無論車拉她到哪裏,她就喊到哪裏。到醫院後她又向醫生揭露邪惡並講真象,邪惡十分震驚與害怕。她被查出有糖尿病、腎衰竭、嚴重性缺鉀、心臟病等多種高危病症,接著她出現了昏迷、大小便失禁等症狀。

2005年4月9日,惡教通知家裏接人。惡警唯恐家人不接,哄騙其女兒說:你母親現病重趕快過來看看。閨女很有正念對它們說:「我去看我沒錢,錢都讓你們詐光了。」惡人又讓女兒到當地派出所開具證明信,閨女還是不去,惡警只好央求其女兒馬上趕來接人。

當女兒和女婿趕去見到母親時,卻被眼前的景況嚇了一跳,母親其狀真是慘不忍睹:只見她滿臉黑污、蓬頭亂發粘成一片,臉上淌著血水,因大小便失禁衣服全部被尿濕,整個人泡在了屎尿坑裏,眼睛緊閉不省人事,氣息奄奄,女兒與女婿萬分痛心,真沒想到走時那麼健康的母親竟然被折磨成了這個樣子!在這個政治流氓獨裁的國家裏,百姓又能向誰去講理。女兒與女婿只好含淚一路輾轉將母親抬回家中。家中老伴看到如同死人般的張秀梅老伴老淚縱橫,一個勁直搖頭,對著女兒說:「這回你媽可真的不行了。」

然而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超常,使張秀梅老人歷經重重磨難又一次神奇般的起死回生了。目前老人的嘴仍不能正常進食,不能行走,胳膊無法抬起,脖子後面被勒出的一道深溝已結了厚厚的一層血痂,全身浮腫面色蒼白,生活不能自理,由老伴與家人侍奉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