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勞教所及單位黨委是如何扭曲人心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1日】下面記載了河北張家口市王志軍是如何在老鴉莊派出所、十三里看守所、馬路東派出所、高陽勞教所、河北燕興機械廠中共黨委不法人員慘無人道的肉體和精神的迫害下,從一個善良正義、理智健全的法輪功學員被扭曲為助紂為虐、理智全失的人,並在恐怖的威脅下誣蔑法輪功,也不敢承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2001年12月8日,河北省張家口王志軍的丈夫因在寧遠村張貼法輪大法真象時,被惡人毒打抓走,非法送入老鴉莊派出所扣留迫害。當夜王志軍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開始撒謊說不在,一會兒又說明天來接吧。她要立即見人,派出所嚇唬要扣留她,不得已她只好返回。次日她又去要人,見丈夫被手銬銬在老虎凳上,被毒打得鼻青臉腫,眼睛烏青,嘴巴高高腫起。一個警察問她丈夫的工作單位在哪,說:只要你說了我們就放人。當王志軍告訴了警察後,警察卻不放了。她問:你們怎麼說話不算話?警察們得意的說:「對你們就這樣的,就騙你們。」

王志軍堅決要人,警察們非法把她扣留,強行搜身,把隨身帶的家門鑰匙和40多塊錢搜走,將她押回家中非法抄家,當她撿起被惡人扔在地上的師父的法像時,惡人對她連打數次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頭昏腦脹,耳朵也嗡嗡作響,把身上的衣服也撕爛了。他們在屋裏翻的亂七八糟,把所有大法資料全部抄走,並抄走了一台電視機,三台錄音機,一台VCD,連家裏的存摺也拿走,甚至把她的結婚時的相冊也拿走。

在派出所,警察開始時哄騙、威逼、恐嚇王志軍說出大法資料來源。她不說,就對她打罵,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她的頭和脖子,派出所邪惡指導員李剛還用圍巾勒住她的嘴,把她兩臂分開來,夾著老虎凳前方的木板,然後用手銬把她雙手銬住,用力把雙手並在一起,坐也坐不直,站也站不起。一天晚上,兩三個警察把她拖在雪地上連拉帶拽的迫害了兩個多小時,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惡警們多次刑訊逼供她,還找來已被洗腦的人來欺騙、迷惑她。一次,派出所所長和指導員李剛及五六個惡警對她拳打腳踢,打得她昏死過去,不省人事。第二天(2001年12月17日),派出所將她和丈夫送到十三里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十三里看守所裏,王志軍絕食抗議非法迫害,惡警讓刑事犯史菊梅、王玉梅把她拖在地上拉出去,在看守辦公室門口掐鼻子、捏嘴、揪住頭髮對她強行灌濃鹽水迫害,她掙扎和反抗,被嗆得滿臉,鼻子裏和衣服上都是濃鹽水。一次她和幾個大法弟子一起學法,被一個姓郭的惡警發現,把她拖出去,用腳踩著她的頭,踩在地上,惡狠狠的讓幾個刑事犯對她搜身。

家人不忍她們夫妻二人吃苦,怕她們挨打,只好請老鴉莊派出所的惡警們吃飯,被派出所勒索一萬多元,看守所敲詐了飯費300元,於2002年1月7日左右將她夫妻二人「贖」出,出來時王志軍受盡折磨,兩條腿青紫,親人們不忍心相看。非法抄走的家電、自行車等物品,派出所勒索5000元後讓取回。

從這之後,老鴉莊派出所對王志軍及其家人在經濟上的迫害和精神上的恐嚇、威逼、要挾變本加厲,多次到王志軍父母家騷擾恐嚇。王志軍夫妻所在單位,河北燕興機械廠也恐嚇其家人對她夫妻二人嚴加看管,加重處罰,拿開除公職來威脅其家人,以達到邪惡迫害法輪功的目地。

為了反迫害,王志軍走上了天安門,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她被北京便衣拳打腳踢,非法抓捕送到北京某拘留所。因給她照相,她不配合,惡警們就抓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張家口市馬路東派出所、燕興機械廠公安人員接回後,把她扣押在馬路東派出所,指導員鄧大平非法審訊,並串通老鴉莊派出所惡警李剛和馬雲啟,拿著1000元的假罰款單(實則敲詐一萬元)來強迫她簽字,直到威逼得逞後,李剛和馬雲啟狂笑著揚長而去,隨後,又將她送至十三里看守所非法迫害,沒幾天又判她勞教三年送至高陽勞教所。

高陽勞教所是邪惡勢力的黑窩。一進門就非法搜身,惡警劉惠麗訓斥她把衣服脫光,如果不脫就指揮刑事犯打你。隨身帶的物品全部搜遍,連衛生紙都抖開,帶的食物及洗衣粉等隨身物品全部扣留不給。警察趙豔萍私審王志軍,見她不配合就踢她,用拳頭打她,恐嚇她。

在勞教所裏,一次王志軍發正念被發現,監控她的刑事犯闞春瑩和李玉萍把她拖到廁所角落裏拳打腳踢,專打她的小腹部位,打得她下身流血,十分疼痛。王志軍拒絕背監規,趙豔萍拷打她,用折搧打她,而且還用邪惡的語言迷惑她。

勞教所不法警察對王志軍進行強制洗腦,讓三四個邪悟者圍著她,往她腦子裏強行灌輸歪理,念邪惡者的文章,連續八九天,白天晚上輪番換人圍攻洗腦,她的正常思維被打亂,處在崩潰的邊緣。惡警馬莉、趙豔萍對圍攻她的人說:你們要不行的話,就動刑。在強制洗腦至精神極度緊張的情況下,挨打到身體也極度疲憊,王志軍想早些擺脫眼前的痛苦,違心的寫了四書。

2002年10月1日左右,上級到高陽勞教所檢查,惡警讓她作證寫:「所內無打人現象」時,神志仍部份清醒的王志軍沒有按惡警教她的謊言來回答,而是回答說有打人現象。馬莉和男警梁保科責難她,說她因為說真話而影響了勞教所的聲譽。後來,她被加重強制洗腦,變得神智不清,甚至做出對其他大法弟子進行洗腦的助紂為虐的事。在50多歲的堅定的大法弟子徐素霞被惡警梁保科用電棍電、打耳光,遭女惡警張燕燕用腳踢,徐素霞的手上被電起雞蛋大的水泡。王志軍不但不制止,還做了邪惡的幫兇,勸說徐素霞離開大法。2003年她還多次演節目攻擊師父與大法。一次,記者去採訪勞教所是否用酷刑時,她理智全失,否認了這些事實。

日復一日,她的精神幾乎崩潰,她徹底的迷茫、絕望,躺在床上痛苦得起不了床。勞教人員見她身體不行了,通知家人來接她回家。單位組織部長郭海、公安花建英、楊毅對她及家人再次恐嚇、威逼,逼迫她寫與大法和師父決裂的保證,一次一次的讓她寫思想彙報,分廠廠長李樹全和黨委書記高山祿在她周圍安排了人監視、監聽。一次,王志軍的丈夫雙腿失去知覺摔倒在工作台上(被高陽勞教所慘無人道折磨的後果),她向單位請假照顧丈夫,惡人黃傑、高山祿、郭海等人再次利用此事強迫她六十多歲的老父親監控她。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燕興機械廠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原黨委書記房樹輝,正值年少的獨生子,患白血病不治而死。警告房樹輝及其它惡人,你們的惡行必然遭到惡報。


相關惡人與電話:
燕興機械廠:
朱京良 4089858(宅電) 13703139993(手機) 4089868(辦公室)
郭海 4089628 13932381600 4089623
花建英 4066227 13191914862 4089647
房樹輝 4089869 13903130875 4089876
高山祿 4089459 4089461
黃 傑 4088550 13703138723 4089485(被欺騙不明真象)
高陽勞教所惡人:
女:葉淑仙 馬莉 趙豔萍 趙媛 段廣惠 張燕燕 劉惠麗
男:梁保科 楊澤民 王志台
老鴉莊派出所:
指導員李剛 手機13503137505
馬雲啟
原馬路東派出所指導員,現調任南站派出所:鄧大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