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佳木斯市惡警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5日】自大法遭受迫害後的近六年來,我做為大法學員,遭受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非法騷擾、綁架、非法關押、家人被勒索等迫害。為了讓更多的世人能夠了解這場迫害的真象,現將我所遭受的迫害的經歷概述如下:

2000年5月19日,我和一位同修去北京上訪。到了信訪辦,站崗武警經打電話請示後,收發室的人讓我們進去。我們就把講明大法真象的上訪信交給了他們。他們得知我們上訪的原因後,就打電話找人來把我們帶到廠橋派出所,隨後又找來佳木斯駐京辦事處的人把我們帶到辦事處。

當時,佳木斯駐京辦正由佳東分局的警察值勤管理,它們又找來我們單位的人。佳東分局一姓張的惡警說沒把我「報」上去,因此強迫單位給廠橋派出所500元錢的「好處費」。回來後,這筆錢都被單位從我的工資中給扣掉了。

2002年5月27日,我被惡人們帶回佳木斯,剛下車他們就把我送到前進公安分局,姓付的所長乘機向我家人勒索了2000元錢。從此以後,中山派出所的片警劉廣東就經常給我家打電話或是上門騷擾。

2004年10月24日,我到同修家時,被前進公安分局國保大隊惡警王化民和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惡徒陳永德綁架,它們把我帶到公安局一專門訓警犬的黑窩,它們經常在此對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折磨和刑訊逼供。惡警王化民讓我罵師尊,我正告它,我們不會罵人。它就找來師尊的照片放在我腳前,讓我踩。我沒配合。惡警王化民氣得暴跳如雷。它一出去,我就把師尊的照片撿起來放在桌子上。旁邊的一名惡警試圖想阻止我,我就告訴他大法的真象,他也就不再管了。

後來,惡警王化民、陳萬有又來到我家裏進行非法抄家。當時我丈夫在家。它們因沒有翻出任何它們所要的物品,一無所獲的掃興而歸。但它們並不甘心,又把我劫持到中山派出所,惡警陳萬有說沒找到東西就做個筆錄。惡警王化民乘機向我家人勒索了2000元錢,說先送我到看守所,一個星期後保證放人。家人為我準備好了錢和換洗的衣物。我當即予以否定,我堅定的告訴它們:「(我)一天也不去。」話音剛落,惡警陳萬有就找了個藉口把我放了回來。

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利用邪惡、腐敗的共產黨體制,無所不用其極的對大法弟子們在名譽上、肉體上、經濟上進行殘酷的折磨和瘋狂的迫害,妄圖使大法弟子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可幾年下來,大法弟子們不僅越來越堅定了自己的理性選擇;而且通過大法弟子們持之以恆的艱苦付出和不懈努力,還使越來越多的世人了解了「大法是甚麼」和「邪惡勢力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天理是最公平的,其實每個人也都在其中選擇著自己的未來,那些明白真象的人一定是有福份的了;而那些至今仍不知悔改的惡人們也將面臨著極其危險而又可悲的下場;江氏流氓集團及其所利用的共產惡黨也為它們自己敲響了最後的喪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