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學比修再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2日】

是真修嗎

我是97年得法的。說起來我也算是老學員了,但是學法、煉功一直沒堅持下去;特別是7.20以後,在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下,因自己怕心重,不敢大膽做大法的事,還認為自己沒出事是業力小、走的穩。由於自己執著心重,還走了一段彎路,認了假師父,還覺的自己緣份大。其實師父在《轉法輪》中早已寫到,「你隨便認師父,你要跟他去了,他把你帶到哪一步上去?他都不得正果,你不是白修了嗎?結果你自己的功已經搞亂了。」學了好多遍,怎麼不以法為師呢?

要不是親身經歷,我甚至沒想到這段法與我有關,整天還覺得自己多麼的堅信師父,誰一說大法不好還氣的了不得,整天也學法、也煉功、也發正念、講真象,可是心裏總是靜不下來。天天忙家務、管孩子、該管的也管、不該管的也管,還覺的自己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同修們說我自私、情重,我還不理解。真像師父說的一手抓著神,一手抓著人,自我感覺很精進。還有對資料點的同修也有意見,有時嫌不及時、有時嫌字小、有時嫌字不清楚,或嫌本子大、本子小等等,總覺的不合心意,從沒有考慮過資料點同修的辛苦。師父在法中講到遇事先考慮別人,自己做到了嗎?做到師父讓做的三件事了嗎?師父要的是這樣的弟子嗎?這是真修嗎?真的應該向內找一找自己了。

比學比修再精進

就在這時,我家來了一位租房子的,我一眼就能看出這人一身正氣,氣質非凡,還有一副慈悲的面孔,我就把房子租給了她。果真我沒看錯,她雖然和我住一個院子裏,因前幾年邪惡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她也沒暴露身份。可是我看她對人那麼的真誠,那麼的善解人意,對別人光知付出,不求所得和回報,遇事那麼寬洪大度。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出門辦事,別人把她的摩托車撞壞啦,人也傷啦,她還說,沒事你走吧,結果自己花錢修的車。我看她事事嚴格要求自己,真的在按照「真善忍」在做事。從此後很快我們就溝通啦,原來她是做資料的同修。

我看她整天忙著打印、刻錄、幫同修建立資料點,忙的經常每天吃兩頓飯,生活非常儉樸,晚上十二點前沒見她睡過覺,打印資料經常忙到兩三點鐘。特別是師父新的講法一出來,經常忙個通宵。她是為大法的事忙個不停,還照常學法煉功,這才是師父在《洪吟(二)》講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我這個自我感覺精進的和同修一比,相差太遠。從那開始我堅持學法煉功,有時晚上學法睏了,看看同修的燈還亮著,我就使勁瞪瞪眼睛就再繼續堅持學法,同修也直言不諱的幫我在法上提高,比學比修再精進。我法學的多了也不那麼困啦,她看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了,就讓我當了她的助手。

正念的作用

有一次,印師父的講法時,印了一部份後,同修說,涼一會兒機器吧。大概半個小時後接著印,可是原稿怎麼也不下走,這時同修一邊反覆按鍵,一邊與機器對話、溝通:「你我雖然做的事情各不同,但都是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的,而且都在履行著史前的大願和責任,我們必須在救度眾生中、正念正行,不要被任何生命操控」,可機器還是不運行。同修比剛才更嚴厲的說:讓你休息了半個小時,你應該好好的工作,而你怎麼反而不幹正事了呢,你不要拿著我的慈悲當兒戲,你誰的話也別聽,就做好師尊要我們做的,而且更重要的你不要忘了你生命存在的真實意義。」

我在一旁聽著,心想:紙不下走可能是機器出了故障,不修機器發正念能起作用嗎?我和同修一個往下拽,一個往裏送,機器還是不運轉。突然,同修急了,盤腿、打坐、立掌,威嚴的喝道:「我讓你休息了一會兒我錯了嗎?那麼多的大法弟子等待著師尊的講法,是我執著嗎?告訴你,你是我花錢買來的,我選擇了你,這是對你的慈悲,你要再不醒悟,我要淘汰你的時候,你可就真苦了;我現在幫助你發正念,鏟除操控你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與你本身的不好因素,但你必須做好,否則的話,我還有另外的辦法,對邪惡生命干擾正法及不正的因素與惡黨邪靈更是毫不客氣,直至解體滅盡。」然後就念正法口訣。這時我看到同修的整個身體與細胞和思維全部定在了「滅」字上,而且「滅」字的聲音衝出房頂,直衝雲霄,我被同修的正念鎮住啦,甚麼也想不起來了,只有一絲發瘆的感覺。突然,機器上的紙與同修喊的第二個「滅」字幾乎同時唰唰的順利下走,哇!我真的開眼界了,我真的相信正念的作用了。

一次想出門送資料,開門一看,門口有幾個人坐那閒玩,還有正奔那兒湊合的,同修覺的很不方便,她說:「我們發正念讓他們都走」。不到二分鐘他們都走啦。要不親眼所見還不知正念真這麼靈。以前總想甚麼叫舊勢力,舊勢力在哪裏,也看不見摸不著,而且更不重視發正念。但我現在非常重視發正念,奇蹟真的出現了。有一次,因看著同修為救度眾生忙的飯吃不好,覺也睡不好,總想為她多分擔點工作。大約在5月10號那天,同修為了讓大家及時看到師父新講法,連續忙到凌晨三點才睡,我5點醒來時,想幫她幹點,可又不忍心叫醒她,心裏想:若是一推門開了多好。想著想著就用手去推門,吱的一聲,門真的開了,當時我也沒多想,認為同修昨晚沒插門,等同修醒來問我,插著門你怎麼進來的,我這才悟到是正念起的作用。

還有一次,去買耗材,剛裝好車正想走,一個惡警兇神惡煞般的站在車前擋住去路,看樣子是不讓我們走,想查問甚麼。這時我和同修的眼神一溝通,立即一邊發正念,一邊從表情到言行都不去理他,推車就走,結果惡警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也張不開嘴問話,我們又安全的回到了家。

還有很多正念正行的奇蹟,為了同修的安全,不便說啦。

通過這些經歷,我這才明白師父在《洪吟(二)》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法的內涵。這次把親身經歷寫出來,願那些和我一樣不精進的同修互勉。我們只有多學法、學好法才有正念,才能做好師尊賦予我們的三件事。

由於文化低和對法理解的淺,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