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心想事就成 壞人迎面看不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4日】2001年4月以來,師父把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使用正念(即神通)的法理逐漸明示給我們。今年2月,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其實這時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須的,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目前,正法進程已推進到最後階段,為了救度眾生,面對邪惡黑手、邪靈爛鬼的迫害,大法弟子行神通就是必須的。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也有不少行神事的例子。現就我所知,舉幾例如下:

一、火燒邪書不覺熱

2001年夏天,中共惡黨出版了大量邪書,誹謗大法,誣蔑師父,並把這些邪書發放到學校,要求發到學生手中,學後還要表態、簽名等等。邪書到了大法弟子A手中,A不但沒發給學生,還和丈夫(也是大法弟子)一起,走遍市上的書店,準備用自己的錢買下所有邪書,不許它再去毒害世人。A把邪書集中起來,在不足6平米的小房間的一個鐵桶裏焚燒銷毀它。當時正值7月酷暑,房間又悶又熱,可是在燒邪書的過程中,A始終絲毫不覺得熱,反而一直感覺很涼爽。A知道,這是在清理邪靈,師父在鼓勵自己呢。

二、講真象救度眾生,壞人看不見

例一:同修B,曾幾次一邊發正念一邊進入崗哨森嚴的軍區散發真象傳單,出入大門無人過問,進了大門就像進入無人之境。事後B問一個在大門口值班的人為甚麼不理睬自己,值班人回答:「你甚麼時候來過?你沒來過呀!」

例二:同修C,大白天在許多警察與路人的眼皮底下,一邊發正念,一邊把大街上繁華地段張貼的誹謗大法的圖片一一撕下來,裝進麻袋。因為圖片多,撕了半個多小時,壓實裝了滿滿一麻袋。整個過程有行人駐足觀看,而過往巡行的警察卻無一人看見。

例三:同修D,家人都在公安系統工作,都監督她,不許她出去做大法的工作。她出去做大法工作時,就發正念:「好人能看見我,壞人都看不見我。」一天,大街上迎面走來了她的在公安系統工作的兒子。兒子沒有任何表情,對她視而不見。回家後她問兒子:「在街上碰見媽,咋都不理睬呢?」她兒子說:「我沒看見你呀?我在哪碰見你啦?」

三、正念闖出魔窟

例一:在最近的「大搜捕」中,大法弟子E被非法抄家,又被非法抓捕。被抓的第三天,E想著一定要出去講真象,救度眾生,於是就向看管她的人說:「我走了!」看管的人撲上去抱著她的腰說:「你不能走!」E一扭腰,抱著她的看管人員就倒在地上不說話,連腳上的鞋也莫名其妙的斷裂了。等到看管人員換了鞋,叫上另外兩個看管人員出來追她時,E已無影無蹤了。據目擊者說,E在被抓捕時,毫無畏懼,邊走邊大聲說:法輪大法好,大法和大法弟子完全是為了救度眾生,善惡有報。

例二:大法弟子F,一直很精進,在任何磨難中都心不動。被抓捕非法判刑後,仍然正念堅定。在獄中他想:「我的歷史使命是救度眾生,還有許多同學朋友等著我去講真象,還有許多生命等著我去救度呢,我怎麼能呆在這裏呢?我一定要出去。」他就這樣一想,機會就來了。現在F已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充份發揮他的特長在救度著眾生。

四、心想事成

近來,我們地區的大法弟子心想事成的例子越來越多。許多大法弟子的電話都是被監控的,聯繫很不方便。可是邪惡想不到,正法中,大法弟子竟可以不通過電話進行聯繫,心想著需要誰來配合誰就來,心想著讓誰離去誰就會離開。大法弟子正念除惡、改變環境的例子日益增多。

例一:今年四、五月份,610和公安一直注視著大法弟子G,邪惡明搜查,暗跟蹤,全面監控,採取了一系列邪惡措施。G正念堅定,加之其他弟子正念配合,使邪惡每一次行動的結果,都違背邪惡的初衷。

例二:大法弟子H,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帶著一大包大法資料去外地。在火車站,警察翻查她裝有大法資料的大包時,她只平靜的發正念不許警察繼續往下翻看。結果警察的手立即停了下來,問了幾句話,就安全的通過了。

我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們,加持我們,鼓勵我們。今後我們要靜心學習師父《正念制止行惡》的經文,在反迫害中自覺的、經常性的「用正念反制行惡者」。目前,這方面的事例還不夠普遍,主要原因是,大法弟子在這方面缺乏正信,缺乏使用正念的主動性。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持使用正念,時時事事都能正念對待,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就一定會更加充份的展現出來,施惡者被大法弟子正念所反制的神跡一定會大量湧現,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使命一定會完成得更加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