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懷孕到坐月子期間的一點修煉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日】今天我就自懷孕到坐月子的這段時間中,自己在修煉中的一點正悟、體會和大家交流,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得法已經一年多了,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我真正的找到了自己,看到了人生的目標。我原先是習慣性流產,得法後我再次懷孕。

從懷孕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師父的法身就一直在看護著我,因為有幾次我在家裏廚房的地上滑倒,當時我整個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把家裏人都嚇壞了,可我當時並沒害怕,我心裏在想:我是李老師的弟子,我沒事。

因為有師父法身的保護,我產生了歡喜心和執著心。首先從懷孕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在說這孩子有福,是大法小弟子,一切正常甚麼問題都沒有,我還每天煉靜功時讓孩子和我一塊煉,有時故意煉靜功是為了讓孩子聽靜功音樂。後來我悟到,我的這種做法就好像「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

家裏人為我買來了補品和鈣片,我知道這些東西對修煉人不起作用,所以開始並沒有吃。後來因為家人總說,我就吃了幾天鈣片,結果越吃腿越抽筋,當時就意識到我是煉功人,我們煉功人身體是有能量的,身體缺甚麼補甚麼,根本就不用這些補品。

在孩子出生的第五天,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那天我媽對我說:坐月子要多出點汗,這樣好,在床上躺著要蓋好被子,別受風。我按她說的做,認為坐月子就應該那樣。那幾天我每天都不能睡覺,只要把被子蓋上,就全身出汗,每天晚上要換上四五件內衣,而且全身都像往外冒風,伴有疼痛。就我當時的這種狀態,常人都不會出現,更何況我是個煉功人,可我當時竟然還沒有意識到。我把棉衣棉褲全穿上了,也不管用,就是難受,還全身發冷,我就找出棉花,又把胸前、肩上、腿上全都塞上棉花。

我婆婆看在眼裏有說不出的難受,婆婆也是煉功人,知道我的狀態不對,可又不知道怎麼對我說。於是婆婆就去找同修商量,同修建議把近期的文章《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否定舊勢力的任何安排》拿給我看看,然後讓我自己悟。於是婆婆當天晚上把這篇文章拿來讓我看,這已經是邪惡迫害我的第五天了。當我看到這篇文章後,開始認真的查找自己這幾天來的不足。這幾天來,我的一思一念嚴重的背離了法,所以邪惡舊勢力就利用我媽的嘴說讓我多出點汗好。我就把被蓋的嚴嚴的,讓自己出汗,有兩天汗出得自己都虛脫了,被蓋得再嚴,可還是覺得全身冒風。

當我意識到這是舊勢力鑽空子的時候,當天晚上我就每小時發一次正念,「邪惡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一切,我都不承認,雖然在坐月子,但是那些黑手爛鬼也不配迫害我,因為我是李老師的弟子,身體是超常的」。就這樣我多次發正念,身體的一切狀態好多了。

當晚我做了兩個夢,第一個夢,夢見自己在我媽家裏,屋子當時有好幾個人,這時不知為甚麼米箱子裏的米散了出來,而且散在屋子裏的人身上都是,可是看著是米,但是散在身上就變成了小白蟲,我身上也是,不只是白色的,還有綠色的蟲子,當時把我給嚇醒了。我馬上意識到這就是黏在我身上的邪靈。這是師父的法身在點悟我,「米」的諧音是「迷」,這幾天我完全迷在常人的狀態中,竟然忘了自己是煉功人。於是我立掌鏟除它,瞬間感覺全身輕鬆了,汗也不那麼多了。

第二個夢,夢見自己好像在公園裏一樣,公園裏有很多人,我站在橋上,橋的下邊有很多人,有站著的,有坐著的,說是在等船來,好坐船回家。這條河並不寬,而泥沙特別多,船要過來是很費勁的。在這群人的前面,有一個像泉水一樣特別清澈的水池,而且從水下游過去就能到船那。這時我看到有五個人,一頭栽進水池裏,向船那邊游去,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悟我,按師父的要求勇猛精進的直奔法船,而修得不精進的就在岸上等著法船的開來,還有一些在橋上觀望。

就這樣,在這五天來迫害我的邪惡因素都在師父的點悟下被我清除了,我把身上穿的棉衣全都換下去了,我又像過去一樣起來和婆婆一塊煉功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