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教育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8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吉林省榆樹市教育系統部份負責人,積極迎合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參與迫害大法,迫害本系統大法弟子,走在了榆樹市迫害法輪功的前列,充當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鋒。

近幾年來,教育系統幾次強迫廣大中小學師生觀看誹謗大法、誹謗大法師父的的電影、電視,在中小學師生中大搞反×教的簽名活動;一些不明真象的教師在課堂上向學生灌輸「天安門自焚」等誣陷法輪功的謊言,無知的犯下了謗佛謗法、危害眾生的滔天大罪。這些人如不及時悔悟,將面臨很大的危險,再不收斂,悔過自新,將害人害己,禍及子孫、親友。

1999年7月26日上午,教委某負責人就命令郭××把本系統教師郭淑學、陳實送到公安局政保科,由政保科送到刑警隊進行非法審訊。從上午九點一直到晚十一點,連續審訊十四個小時沒休息,使被審的這兩名教師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進入8、9月份,教委不斷的給各學校施加壓力,逼迫大法弟子寫「決裂書」、「保證書」等,把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辦學習班,主要負責人是教委的董雲傑,楊抗美。這次辦班把一中教師程小華、祝偉、吳小光、張振勇、董金晶、梅豔東等都集中到教委辦班,每天給這些教師讀那些謊言,逼迫他們放棄信仰。對堅持信仰的,威脅、恐嚇、送拘留所等。這些教師,在強大的壓力面前,有的表示不煉的,但仍不放過這些人,逼迫不煉者上電視搞誣陷宣傳,或寫誹謗大法開批判會。有人專心的說了假話,有人表示我個人不煉了,但我不想去說假話騙別人,為了避免沒完沒了的騷擾,有的人躲到親屬家,但教委負責人及學校負責人仍不放過這些教師。當時技工學校的書記張國志就曾和另一名教師坐車到幾十里外的鄉下,把郭淑學從親屬家拉回來,讓她上電視誣蔑大法,在郭淑學的堅決抵制下沒搞成。這次行動的主使者是榆樹市委組織部的人。

2000年8月,教育系統搞整頓,原則上一校一制。可教委和各單位個別負責人卻認為是迫害法輪功以鞏固自己的領導地位,向江氏及其流氓集團表忠心的機會來了。一中校長李范在一次公開場合說:「我們學校好整,那幾個煉法輪功的都讓他們下崗。」可當時高中段並沒有下崗指標,教委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楊抗美親自去一中,查問一中到底有幾人煉法輪功。後來,李范在一中全校教師會上公布:一中煉法輪功的教師程小華、董金晶、祝偉、蘇玉榮、吳小光、梅豔東全部下崗。

技工學校有三十五個上崗名額,在冊職工恰好三十五人,沒有下崗名額。教師代表開會研究決定郭淑學上崗,可新任一把手校長李洪德害怕此事影響到自己,背著教代會,一個人下班後跑到教委找新任副書記張明商量(已調到廣播局任局長)。結果第二天開會,李洪德向全校教職工宣布給郭淑學下崗的決定,並一再說是教委書記張明定的。沒有條文、沒有解釋,就因為煉法輪功就讓你下崗。

職業高中校長王保權在2000年4月份就不讓本校大法學員郭淑豔上班,8月份教師整頓時,在王保權的主持下,職高只有郭淑豔一人下崗。
這種迫害在其它學校也程度不同的在實施。受此迫害的有:二中李繼旺、陳實(病退)、農民中專趙繼生、四小學林松濤、青山一中陳榮輝等都被迫下崗。

這些學校中也有一些正義感的領導,表示不願讓本單位大法弟子下崗,但迫於其它學校和教委某些人的壓力,違心的把本校這些好教師下崗。

2000年春天,各單位不給大法學員開工資,連下崗工資都不給,這些人幾次找單位,單位都說教委不讓發。2001年9月,大家拿省裏的有關文件找教委負責人,要求領回工資。可教委有關領導卻你推他,他推你,不負責任,文件中明文規定:對勞教期滿的法輪功人員不許扣發工資(這些教師當時只是被拘留過),不許開除公職等,可教委二把手李申立卻說:「省裏文件是擦屁股紙」,沒人執行,又說是政法委(610)不讓發,大家又去找610,在一些比較有良心的人員協助下,這些大法弟子才要回下崗工資,後來,有的教師依此文要求恢復工作,可教委主管人事的科長張××卻說:「是你們學校自己定的,教委沒人讓你下崗,一校一制,去找你們校長去。」教師又找到校長,校長卻說是市教委定的,就這樣互相推脫責任,但筆者相信,終究有一天,有人會對這件事負責的,每個人承擔的罪責多大,參與迫害者自己心裏最清楚。

教委除了實施在經濟上截斷大法學員的經濟來源外,在政治上搞臭,在肉體上迫害也積極參與。

1999年7.20以後,一中就給煉法輪功的教師辦所謂的「學習班」,不給分工作,逼迫他(她)們放棄信仰。此時教委又與一中領導聯合把這些教師集中到教委辦班,並威脅這些教師還煉就送拘留所,然後又把這些教師攆回家。9月21日,市教委又與一中領導聯合,把這些煉功教師從家騙到學校,綁架到公安局,把四名堅定的大法學員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70多天,給這些教師及親友帶來了極大的痛苦。這也是榆樹市以單位名義把大法弟子送去拘留所的先例。當時的公安局政保科長陳興國曾對人說:「本來沒想整這麼狠,可他們教育局把人都送來了,沒辦法。」

積極參與迫害的還有四小學部份負責人,他們受教委、610等部門的惡人的指使,把本校大法學員林松濤下崗,把張秀娟停止工作,並且多次打電話、面談,派其他教師上門探口風等方式進行迫害。每次面談,打電話都逼迫她們放棄修煉,寫「五書」,或要求在事先寫好的保證書上簽字。並威脅不寫就上報,送「洗腦班「,直接參與迫害的有校長梁振芬、仉浩然、張臣。2005年5月19日左右,校長張臣同本校教師到張秀娟家進行騷擾,強迫寫」五書「,說寫了可以上班,但遭到拒絕。

這種迫害仍在繼續,2004年3月,被非法勞教一年的大法弟子郭淑學從勞教所出來的當天,市610就迫使教委到勞教所把郭淑學直接接出來送到長春市「洗腦班」繼續迫害,陰差陽錯沒接到。現在每到敏感日,610就給教委施壓,教委又給各單位領導施壓,逼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在大街上見到也不放過,抓起來就送「洗腦班」。「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等等。在這種高壓騷擾下,這些大法學員在失去穩定工作,沒有固定收入的同時,又失去了平靜的生活環境,家裏親人都陷入沒完沒了的恐懼之中。

目前,各單位大多數領導都明白了真象,對這種無理的迫害反感,特別是最近原一中校長李范的兒子李瑞豐(38歲,死於癌症,2005年4月11日火化)的死,使這些人都在默默的思考,大家再也不想幹那種傷天害理的事了,死心塌地跟著幹壞事的已寥寥無幾。可還有個別的人怕丟烏紗帽,明知不對,還違心的執行上邊的命令。其實,這種人真的是對自己,對子女對親友不負責任,要知道被動犯罪也是犯罪啊。李范也說過:「是××書記讓我幹的(迫害大法弟子)。」可××書記不但沒幫他保住他的官,也沒保住他的兒子,李范今天回家唯一能面對的是他那已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伴。是誰毀壞了這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我想,這件事已留給李范無盡的痛悔,那麼,留給我們每個人的是甚麼呢?不用多說,大家都會清醒、理智的擇決。奉勸那些還有機會挽回未來的人,活出真正的自己,別盲目的跟著「上邊」跑了。

這幾年,有很多同事、朋友、老領導等曾給過一些大法弟子同情,默默的幫助,在此,大法弟子向這些人表示感謝,並祝大家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