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惡警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7日】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自99年7月20日以來,為了討好上司,積極配合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在拘留所所長魏福成、看守所所長宮鐵的帶領下,不但非法關押大法弟子,還對這些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它們採取的方法是:野蠻灌食、往身上潑污水、冷水,固定在床板上(用手銬鎖在床板上面的鐵管子上)戴死刑犯才戴的刑具、暴力毆打,等等。

下面舉幾個例子,叫善良的人們看看這些披著警服的人幹的甚麼。

2000年春天,榆樹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幾十名大法弟子。2月22日上午,大家湊在一起學法被管教滕××看到,滕就把一桶拖地髒水從大家的頭上「嘩的」倒下來,大家被澆的頭上、臉上往下淌黑水,衣服都弄濕了、髒了。滕還蠻橫的搶走了大法書,嘴裏不乾不淨的罵著。之後,這些大法弟子被轉到拘留所關押。陸陸續續的拘留所共關押了二百多人。每天清晨,大家都靜靜的起來,煉功,不影響任何人,可是警察在邪惡所長魏福成的唆使下,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它們看到大法弟子煉功,先是闖屋裏用塑料管子(小白龍)抽打,再叫大家趴水泥地,趕到外面凍,每天幾乎都這樣折磨。

大家絕食抗議。它們白天叫大家出去背雪,每天變著法折磨這些學員。一天,年僅19歲的小姑娘劉金鳳被管教高勇叫去強迫她脫掉棉衣坐在雪堆裏凍,那天天特別冷,下著小雪。不一會,劉金鳳的兩手就被凍紫了,凍了兩、三個小時,回屋裏時,兩隻手像饅頭似的,嘴唇青紫,渾身哆嗦說不出話來。它們還對鞠冬梅等四個大法弟子(堅持煉功的)罰蹲小號,兩手伸著固定在床板上邊的管子上不讓動。

這樣也擋不住大家,它們把它們認為堅定的都集中到「八號」拘室。這裏又濕又冷,棚頂上、牆壁四週都往下淌水,床板濕漉漉的無法躺下,大家只能坐著。二月二十八日凌晨三點左右,一部份功友打坐煉功,被值班的楊志飛發現,一下子叫來了幾個手持小白龍的惡警,它們是孫井付(大孫子)、張福學(大有子)、張志軍、小韓子(司機),不由分說,它們把煉功的弟子按倒床板上就打,沒頭沒腦的劈里啪啦,走廊老遠就能聽到打人的聲音。它們還把這些大法弟子外衣扒掉,只穿內衣內褲毒打,揀最疼的地方打(腳踝骨、大腿裏側)。司機小韓子打一個大法弟子一氣就打了二百棒子,打完後幾天它自己的胳膊都抬不起來,走路都像散架了似的,打人者都累成這樣,那麼被打者會是甚麼樣呢!它們打著嫌不夠勁,又換上了軟三角帶之類的東西打,還有一個長袋狀的裏面裝著沙子,打到身上特別疼。打了約二個多小時,又把這些被打得動不得的大法弟子扔雪地裏凍,當時大法弟子只穿內衣內褲,有兩人立刻就昏過去了,大家要往屋裏抬,可惡警徐久飛卻說:「不許往屋裏整,看誰抬的,死幾個不要緊,每年還有3個死亡指標呢。」還說:「我們這些管教不是吃素的。」陳耀國也附和著說:「沒事,我們有兩、三個死亡指標呢。」後來大家堅持把這兩個大法弟子(朱峰、柴秀芝)抬進屋裏,其餘的人凍了約半小時才允許進屋。白天一看,個個腿都是黑紫色,上廁所只能半蹲,兩腿幾乎沒一塊好肉,比《明慧網》上登的照片還要嚴重的多(遺憾的是當時沒法照下來)。有一人的腿上至今還有被打留下的硬結;有一人回來後,手指甲凍的全部脫掉重新長出。那天早晨被嚴重毆打的大法弟子是:柴秀芝、劉慶傑、朱峰、任春英、劉淑娟、郝淑芹、周其玲、劉金鳳。後來大家才知道,這次警察對大法弟子殘酷毆打的幕後指使人就是邪惡所長魏福成,頭一天魏曾對手下說:「明天再煉,給我使勁打,留一口氣就行,整外面凍著去。」

它們把大法弟子害成這樣仍不罷手。白天,惡警高勇又逼迫劉淑娟、周其玲脫掉棉衣站到陰冷的後房簷下面向牆壁站著,凍著,劉淑娟不屈服,就給劉淑娟戴上死刑犯戴的重鐐、手、腳銬在一起,有幾十斤重,走路蹶著一步一挪,高勇還用細繩綁在劉淑娟胳膊上,一手牽繩一手拿小棍抽打劉淑娟,其他人在四周跑步,強迫劉淑娟在中間「走」高勇說:「這是走貓步」。幾天後,公安局把其中七人勞教,勞教所看傷勢嚴重不收,它們央求勞教所收下。

當時在這裏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幾乎人人都挨過打。一次,大孫子打大法弟子孫中芝,叫孫中芝脫掉外面褲子,孫中芝不脫,說來例假了,可孫井付卻說「這裏沒假」,逼迫孫中芝脫掉褲子,毒打她。蓋淑芹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一次因煉功,被按倒在床板上打。在潮濕的八號室,一次大家背經文,被管教焦淑俠看見,她強迫大家趴水泥地上,然後往大家身上澆涼水,大家渾身都濕透了,這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中,有四十多人被非法勞教,其中三人(韓玉珠、王先有、岳凱)被迫害致死。

這裏除了毒打、冷凍、潑水外,還對絕食的大法弟子野蠻灌食,2001年7月,大法弟子張秀麗等被非法關押,為了抗議這種暴行,張秀麗絕食,副所長李X帶領從看守所找來的獄醫,和惡警大孫子和幾個男拘留人員對張秀麗野蠻灌食,把半碗細鹽面(精鹽)加少量水和成糊狀,給張秀麗往嘴裏灌,張秀麗不喝,大孫子揪住張秀麗的頭髮,拳打腳踢,用硬物撬著嘴,強行往裏灌,灌的滿身都是鹽面子,這時上級來一個參觀的,李X所長對參觀的說:「灌的是淡鹽水」當面說謊。大法弟子郭淑學一次坐在床板上發正念,被魏福成看見,除大罵外,還罰郭淑學面向牆站著。

拘留所對大法弟子除毒打外,還在伙食上剋扣,每天吃兩頓飯,每頓每人只分得一小塊半生不熟的苞米麵發糕,一碗黑乎乎的凍白菜湯,可每天卻收幾十元錢的伙食費;小灶每天吃兩頓大米飯,家常菜,每人每天只收二十元錢,有的大法弟子絕食,十幾天一頓飯不吃,放人時,仍然朝家屬一分不少的收伙食費。小賣店賣東西特貴,一般用品的價格都是外面的二、三倍,上下都賺黑心錢。

這裏揭露的只是榆樹市拘留所、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小部份,參與打人的惡警除了上面提到的張志軍、孫井付、張福學,司機小韓子、高勇、徐久飛、陳耀國外,還有楊志飛、王飛、安彥國、焦淑俠、趙春豔,看守所的滕慶玲、宮鐵、獄醫等。

據知情人透露,近兩、三年來,榆樹拘留所大部份警察都患上了乙肝,其中較重的焦淑俠已出現肝硬化,丈夫又因詐騙被判刑;孫井付本人得了乙肝,妻子患病,孩子因偷車被判刑。其實,不用多說,有頭腦的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儘管有的人認為自己也做了很多壞事,可目前不是好好的嗎?不信有甚麼「善惡有惡報」,那就等著瞧吧,因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天理,人改變不了天意的。奉勸那些仍執迷不悟的人,儘快收斂,悔過自新,別再跟著江氏流氓集團跑了,否則,身敗名裂遭殃的不只是自己,還有妻子(丈夫)、孩子、父母以及兄弟姐妹,世世代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