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女子監獄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十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4日】我現在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其原因簡單又荒唐,因為我不放棄堅信「真善忍」做好人。監獄本來是改造犯人的場所,而在共產邪黨的統治下,卻變成了迫害好人、教唆犯人繼續犯罪的罪惡魔窟。哈爾濱女子監獄殘害大法學員的惡行如果不身臨其境,是很難想像的,充滿了血腥、暴虐和欺騙,具足了共產邪黨的一切習性,在這裏我才懂得了甚麼叫警匪一家。

現在我就把我在哈女監所親歷的殘害大法學員的酷刑記錄如下,我寫這些資料要冒著受酷刑甚至生命的危險,我想到哪兒寫到哪兒,可能要零亂些。

哈爾濱的冬天都在零下二、三十度,可以說是滴水成冰,哈女監利用這特有的氣候條件,發明了一種殘害大法學員的酷刑:凍。

2003年到2004 年是哈女監最黑暗的日子,監獄有計劃、有預謀的將各監區的大法學員拉到冰天雪地裏凍,監獄不但勾結犯人一起殘害大法學員,還動用防暴隊迫害各監區大法學員。2003年11 月七監區將大法學員拉到外面凍的同時,還將戴背銬的大法學員關進沒有暖氣的水房裏凍,連 64 歲的老人家宋秀玉也不放過。接著是五監區白天凍,夜晚逼大法學員蹲在雪地裏。二監區將 25 名大法學員拉到寒風呼嘯的北風中,幹警、刑事犯穿得厚厚的,卻把大法學員頭髮剪短,衣袖挽得高高的。8天後大法學員於秀蘭雙手凍黑,超期押小號4 個月。大法學員王豔被扒去棉衣、棉褲在三九天穿著單衣凍了整整三天。二監區25人被凍完後,又被電棍電。被非法關押在哈女監的大法學員沒有沒被凍過的,那種在凍、冷中上廁所還要挨罵受斥責的滋味兒,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2003年折磨大法學員的主要酷刑是吊銬,5月七監區將李景偉、沈景娥等數名大法學員雙手被用手銬子銬上,然後吊在雙人床上鋪的最高處,腳尖剛剛點地。5月13日上午我去走廊看表回到四組門口,犯人李波大聲訓斥我,我沒動;她又上來使勁的推我,我要去找幹部,幾名刑事犯上來連推帶罵,靠關係幹輕活的犯人郭廣英還打了同修宋秀玉老人。一會兒巡邏隊隊長王亞麗、七監區副監長崔豔領一群人進來打大法學員,鄭洪麗被打得最重。我站起來要求反映情況,崔豔抬手就是兩個耳光,王亞麗等幹警將我吊銬起來,怕我和他們講理用膠帶封住我的嘴,王亞麗邊在我衣服上擦手邊侮辱我的人格。因為我個兒矮,被吊的身體懸空,心軟的刑事犯看不下去,讓我踩凳子,說我的手都黑紫了,時間長血液不循環雙手會殘廢的,讓我說點軟話;但我拒絕踩凳子,我沒有錯反遭迫害,就是被吊死我也不能向不正的東西妥協。

監區幹警怕一直吊著出事擔責任,讓人把我放下,改為背銬,且每天站到午夜12點。我被吊的原因很簡單,犯人李波歪曲事實,說我要去二組看同修沈景娥,如果我去看沈景娥,為甚麼路過二組不進去,回到四組門口幹甚麼?話又說回來,別說我沒去看沈景娥,就是真的去看她,幹警也沒權力吊銬我啊!可在哈女監幹警就是法律,就能一手遮天!監獄有許多像李波這樣的犯人,靠小恩小賄供養幹警,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她們說甚麼就是甚麼,在這裏沒有正義,警匪一家。當時不許大法學員去超市購物,李波暗中花掉我們卡上的許多錢,幾個月後我們才覺察。

2004年折磨大法學員的主要酷刑是上大掛。一監區給大法學員上大掛多達六、七次。5月7日,七監區集體對大法學員上大掛,也叫蘇秦背劍,用手銬將手反扭過來,一手上一手下銬住,然後吊起來,十幾分鐘就將人吊昏過去,當時手腕就被吊裂。七監區陳雲霞、繆曉露、李冬雪、王法娟等人被吊,一連幾個月。王法娟被折磨的活動都困難,李冬雪的手被吊裂,胳膊抬不起來,一連幾天,走路需人扶。陳雲霞因閉眼睛第二次上大掛,兩小時後被放下來搶救,醫務人員都來了。我從車間回來去看她,她的頭部、舌頭發木,腿不好使,事後她告訴我:昏死前冷汗都出來了,太慘無人道了。

7月份,七監區又一次給大法學員上大掛,繆曉露、鄭金波、鄭紅麗、李冬雪、孫桂芝、劉亞芹、韓興麗等人始終沒有屈服,又被銬在監舍的地上,一天24小時銬著,達四個月。

後來我被調到一監區,這是監獄樹立人性化管理的典型監區,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更殘忍、沒有人性,而且每次給大法學員上酷刑都是偷偷摸摸的。2004年12月21日、29日連續兩次給關淑玲、陳偉君等多名大法學員用酷刑,幹警勾結犯人先準備好藥物、長針,用酷刑往大法學員的嘴上抹藥,這種酷刑對人身心損傷極大。大法學員初慶芬在被上大掛後,行走困難,腰部以下受損嚴重,醫院說她小腦萎縮,現在她去病號監區了。

在哈女監我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大法學員遭遇酷刑,連六十開外的老人也不放過。2003年底七監區有一名六十多歲姓呂的老人被刑事犯踢得身體懸空後重重摔在地上,口吐鮮血。為掩蓋醜聞,第二天就把她轉到病號監區,在病號區她被幹警打了幾十個耳光。每個監區的刑事犯都有權打大法學員,刑事犯自己都沒改造好,有甚麼權力打大法學員?一是有幹警勾結,二是迫害大法學員受重用、得高分。刑事犯不但有權打罵大法學員,還有權隨時拿銬子吊大法學員、搜大法學員的身。在七監區沈景娥、韓興麗在辦公室被肖林幹警等圍著打。

2003年初開始,大法學員只要不寫「三書」、不轉化,就被毒打、剃鬼頭,遭受各種迫害。七監區李景偉被打了一天,一撥兒打完又來一撥兒,這一天已經記不清有多少男女幹警打過她,直到打得她出現虛脫才罷手。

在哈女監《監規》白紙黑字規定不許罵人,可事實又如何呢?監控大法學員的幹警罵大法學員,罵出的話,真讓人難以相信那是人的語言,它們稍不順心就遷怒於大法學員。2003年夏天,七監區幾十名大法學員被刑事犯暴罵,犯人楊淑華是道長,「道長」是一個頭銜,是幹警的心腹。晚上,她挨屋罵,又在走廊破口大罵,足足罵了兩個多小時,第二天早晨她又在監舍內一陣暴罵,她罵人的時候,值班幹警像沒聽見似的,習以為常了。大法學員集體絕食抗議後,她才有所收斂。在哈女監,這種罵人的事很盛行。

在哈女監大法學員的地位最低,有時甚至不許購物、不許寫信、不許接見,七監區的大法學員王文麗的家人為了見到她一次就給肖林科長送2000元錢。大法學員投進信箱的申訴都石沉大海,死刑犯槍斃前都有上訴和申訴權,而大法學員卻沒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過是當權者玩弄老百姓的伎倆。王文麗的家屬要為其申訴,集訓隊幹部告訴其家屬不轉化就不能申訴。在共產邪黨統治的中國,壞人當道是一大奇觀,在哈女監壞人管好人、壞人改造好人是「中國特色」。監獄利用「五人聯保」監視大法學員,所謂「五聯保」實質是四個刑事犯看管一個大法學員,還有監控筆錄,幹警還要在監控筆錄上簽字。幹警一旦施加壓力或者扣「五人聯保」的分,她們就將仇恨集中到大法學員身上。在七監區四名刑事犯當著副監區長崔紅梅的面將大法學員從二層床上抬起來扔在水泥地上,險些摔死。

八監區刑事犯在幹警的授意下,除了打罵大法學員、踩著大法學員改造外,還殘害大法學員。她們用針扎大法學員、用牙籤支眼皮、往傷口處噴鹽水、捅大法學員陰部。有些被重用的刑事犯留著男人一樣的頭髮,在監獄明目張明的充當假男人搞同性戀。有的刑事犯人脫下褲子,露著屁股,讓大法學員看她們那見不得人的地方,聞那地方的髒味。大法學員高秀珍有一次被迫戴械具,一個監控她的人競無恥地將手伸進她的陰道裏,殘害她。大法學員將這件事反映到監區長崔紅梅那兒,但也不了了之。

大法學員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提升道德水準,純淨心靈,為蒙冤的大法說句公道就要入獄承受各種迫害,而執法人員貪贓枉法、私設刑堂動用酷刑卻無人過問,在哈女監大法學員一次次被吊、上大掛、背銬等,副獄長劉志強和監控室竟然無動於衷,沒有一次為大法學員說句公道話,天理何在,正義何存啊?!

謊言欺騙是共產邪黨與生俱來的習性,欺上瞞下又是各級共產邪黨組織的看家本事,哈女監更不能例外。2004年上半年因非法生產警服而被要求停產整頓,可監獄仍然在偷偷生產加工警服。在公安部要來驗收的前幾天才宣讀「整改」方案,藏起與警服有關的邊角料等,幹警在車間公開教唆犯人說假話,欺騙上級部門。他們知道大法學員從不說假話,所以檢查那天,他們怕大法學員報告,把大法學員帶回六樓監舍不讓出來,每次來檢查監獄都把大法學員藏起來。

流氓成性也是共產邪黨與生俱來的習性,哈女監也具足此品行。2004年在七監區給大法學員上酷刑,我給幹部寫信,阻止她們用酷刑,從監區長康亞珍到幹警及參與迫害的刑事犯口徑一致的說:「誰看見了?根本沒有這事。」 我絕食要求見獄長,我把信給儲獄長,反映大法學員在七監區受酷刑情況,在車間她只看了一半就將信扔在桌子上。儲獄長走後,康亞珍罰「五聯保」站了一下午,把我帶回監舍的水房銬了起來。為了不牽扯別人,我絕食抗議。在幹警勾結犯人給我灌食時有人騎到我的脖子上,兩腿放在我胸前侮辱並折磨著我。劉獄長過來說:「不吃飯關小號,坐鐵椅子上灌。」鐵椅子是老虎凳,是哈女監專門為迫害大法學員準備的。下午我被抬進小號,因多次絕食,身體受損嚴重,絕食期間稍一動,心臟就過速,醫務人員說心抽。把我銬在鐵椅子上灌食,而且胃管插裏不拔。我不停的吐,直到吐淨所灌的一切東西。同室的大法學員鄭桂芹被關一個月,雙手反戴背銬,手腫的像饅頭。她說:「劉獄長三天兩頭來小號,吃飯吧!吃飯你就有力氣跟他談話。」聽了鄭桂芹的話,我同意吃飯,這才拿下胃管。我的嗓子壞了,吐膿血,發燒,在小號躺了兩天兩夜,一直戴著背銬。

從2002年10月末到2004年4月小號一直不給大法學員吃飽,關進小號的大法學員歷盡非人折磨。在我進小號的第二天,監獄終於讓大法學員吃飽飯了,多巧啊!鄭桂芹告訴我她已經一個月沒換衣服了,還說:「吃飽飯也麻煩,上廁所難啊!」果然不差,從頭天晚上7點到第二天9點共計14個小時,在各號大法學員一再爭取下才允許上了一次廁所。第三天下午劉獄長來了,問我想說甚麼?我說嗓子腫了,說話困難,想寫信。劉獄長突然改變主意,命七監區把我接回去。約一週後肖林代表劉獄長跟我談話,說小號洗澡、上廁所的問題都解決了,以後監區內不許打人、罵人。我被調到一監區,2004年7月陳偉君也從七監區調來,她來的第二天,因點名不報數被上大掛,我要求找值班的監區長崔紅梅談話,她不見,當時她在值班時跟幾個受寵的刑事犯在辦公室打撲克。7月末獄內「五查」檢查工作,我反映一監區在監舍私設刑堂用酷刑的事,一聽我是大法學員誰也不管了。「五查」走後,一監區「五聯保」的分,激化矛盾,刑事犯罵我,當天將我帶回監舍,從早6點至晚上7點坐凳子嚴管長達三個月。刑事犯罵,我也不記不報,為了給她們爭取分,不失去減刑機會,我和幾名大法學員只好又一次絕食。12月21日、29日監區領導兩次帶20多名刑事犯回監舍給大法學員上酷刑,又以扣刑事犯的分和不減刑相威脅,誰也不許往外說,怕其他大法學員站出來伸張正義。崔紅梅多次騙大法學員梁偉、劉麗萍說日夜銬在地上的關淑玲等人解除械具了,但事實上大法學員王居豔、關淑玲等被單獨看管,被刑事犯包夾,我所在的監區仍有30名左右大法學員被嚴管,一天碼坐十幾個小時,說話、上廁所都受限制。

修煉「真善忍」哪裏不好?如果人人都修「真」,說真話辦真事,實實在在做人,浮誇、虛假之風能在全國盛行嗎?當官的謊報成績、魚肉百姓,經商的造偽劣乳製品、假種子假農藥坑人害人,假話、假貨充斥中國的大街小巷,假新聞遍布各大媒體報章,共產邪黨統治下的中國還有「真」東西了嗎?我在鶴崗市工農區政協辦公室工作時曾參加全國人口普查,據說這次普查江澤民帶頭參加,國家投了十幾個億,結果呢?沒有一樣數字真實準確。摸底調查上面沒通過,說人數不夠,比上次少1億,要求下面認真點。但一些普查員根本不下去,坐那亂編一氣,只要交差就行。在哈女監我看到各監區就像一個個小朝廷,領導者腐敗,奸臣當道。大法學員不貪不佔不送禮不搞歪門邪道,而且堅持真理正義,因此也備受迫害。修善可以善解矛盾,善化環境;修忍也是一種境界的體現。在監獄這個道德最敗壞的地方,如果大法學員不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也像刑事犯一樣不真、不善、不忍,張口就罵,抬手就打,互相欺詐,監獄不知要出多少血案呢?!有些本姓惡劣的刑事犯真心修煉法輪大法改掉惡習,許多人都說劉玲玲變了,她以前殘忍的殺害了自己丈夫,進監獄後揮霍家裏錢財,稍不順心就站在車間大罵,跟幹部也敢動手,學法後她改掉了惡習,真心向善,知道關心弱者,因為想做好人,連得高分減刑的機會都因為做好人失去了。可是她仍任勞任怨的幹活,她說:「如果我早點修煉,就不會殺人害命,給婆婆一家造成巨大傷害。」以前因為打架她多次進小號,元旦前她突然調到五監區,當天就被押進小號,元旦前才出來,聽說做三天「轉化」工作,她仍不動搖,仍堅定實修「真善忍」。

大法弟子王穎、郭美松、王芳、曲傑等被哈女監虐殺;在監獄不許大法學員煉功,長期關小號,粗暴灌食,導致王穎、郭美松肺部感染而死;七監區王芳被野蠻灌食胃管日夜不拔,連續插了許多天,低燒、咳嗽,胃管拔下來時另一端都變成黑色,肺部感染後,她的精神狀態還可以。有一次,我們在水房收拾衛生,她還唱歌給我們聽,可是2004年4月七監區給大法學員上大掛,把她銬在床上,雙手反銬,站不直,蹲不下,整整一天。從那以後,她一天不如一天,同修們看在眼裏,疼在心上。我離開七監區不久她就去病號了,後來聽說她不行了放回去了,再後來聽說她不在人世了;還有我的同鄉曲傑,年過50歲,投監前她正在住院,惡警將她從病床上抓走,當時逼她說不煉,說了就可以放人或讓她保外就醫,但曲傑拒絕,含冤入獄,在哈女監她被凍、罰蹲,還不許她拿自己的卡買東西,逼她「轉化」,曲傑很痛苦,在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下,突然發病而死;還有孫桂榮、李海燕等幾名大法學員也被哈女監虐殺。

我是在很艱難的情況下揭露這裏黑暗內幕的,但我寫的只是哈女監迫害大法學員的冰山一角,如有機會,我會把更多的迫害內幕寫出來,傳出去。

哈女監相關責任人及電話:
哈爾濱女子監獄總機: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 8053
哈女監監獄長徐龍江 總機轉8001
哈女監監獄政委 總機轉8002
政委:褚秀華(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隊長:吳豔傑、陶淑萍
八監區區長:鄭傑0451─86358314
區長:彥玉華、楊華、崔豔
九監區區長:張秀麗0451─86359539
八監區區長:何松梅、張春華
呂某某:集訓隊隊長
大隊長:康×琴、夏某
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獄偵科科長:肖林: 13845193360(手機)
地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9號 郵編:150069
(在哈爾濱市火車站乘343路車到新建下車)
打總機0451─86684001、86668488後說人名或職務即可找到。)

週五為監獄長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電話: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監副監獄長叢新、褚淑華、劉志強(主管保外就醫)
哈女監監獄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總機轉8142
哈女監監獄教改科科長肖 林 總機轉8130

派駐哈爾濱女子監獄檢察室電話:0451-82030982
哈爾濱濱江檢察院舉報電話: 0451-8666317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電話:0451-8235914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駐女子監獄電話:0451-86663178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崗區漢廣街79號 郵編:150080 電話:0451-6335924
每週三為局長接待日 電話: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