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女子監獄瘋狂迫害大法弟子事實(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8日】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也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有的獄警也感受到鎮壓一群修煉「真善忍」的群眾最終將在失敗中告終,將在可恥中收場。一方面他們怕真象大白於天下時自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被清算,更怕自己遭惡報或殃及自己的親人和子女;另一方面又不願放棄眼前的利益而繼續迫害大法弟子,而且是用人的狡猾手段龜縮在後面指使邪惡犯人繼續迫害大法弟子,以換取眼前利益。有順口溜揭露了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卑劣手段:打罵捆綁吊,渴餓憋屎尿,牙籤支眼皮,棍子捅陰道,酷刑上大掛,昏了嘴塞藥,醒了接著吊……

迫害還在繼續,下面是突破層層封鎖,近日從哈爾濱女子監獄傳出的被非法關押的幾位伊春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揭露邪惡,是為了清除邪惡,救度世人,也是給作惡者猛醒的機會,但機會不會永遠留給你!神佛看人心,要想徹底免予被清算或惡報的來臨,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內心和行動上徹底脫離邪惡,彌補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惡,除此之外,別無選擇。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時機。

大法弟子朱相芹被罰跑步、坐小凳、罰蹲、不許喝水、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從早凍到晚,甚至被警匪勾結拽著她的頭髮、衣領,將她勒昏過去。鄭宏麗曾經被背銬折磨的昏倒在水房;被「開飛機」式吊二層床護欄上昏死過去;雙手上舉吊坐在床上直至昏死。大法弟子關淑玲被背銬掛吊起,腳尖點地,折磨暈死後,往嘴裏塞速效救心丸並打「冬眠靈」後又吊起;坐地背銬,背銬掛吊起,被折磨的多次昏死。大法弟子汪豔萍被警棍打膝蓋,電棍電鼻子、臉、胸,踢打、拽頭髮、雙吊起,用膠帶把嘴封上,凍、曝曬,還被野蠻插管灌食,造成吐血,持續一個多月。大法弟子賈淑英被打、踢、掐、電棍電、警棍打、竹條抽、塑料鞋底打耳光、端下巴、木棍頂陰部、大背劍、針扎腳面直至扎出血、大背吊,灌食反覆插、拔等。

一、朱相芹在二監區被警匪勒昏

朱相芹,今年40歲,家住伊春市南岔區東方紅街,伊春市南岔區林業醫院內科護士。2002年4月23日在單位被綁架,610惡警劉立國連打帶踹,還強制坐老虎凳,一直折磨到26日,半夜被劫持到南岔看守所。她被伊春市南岔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6個月。2002年8月30日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在到哈爾濱女子監獄的當日,朱相芹被集訓監區長王亞麗在辦公室,脫得一絲不掛的罰蹲,獄政科科長肖林、幹警張佳影、任幹事三人對她進行所謂的「轉化」,採取「車輪戰術」折磨;不「轉化」就不許吃飯、喝水、睡覺、上廁所。2002年11月 ,因拒背監規,被二監區鄭傑在車間罰蹲三天,被罰的同修還有張桂蘭、曲玉萍、付貴春、王玉華,湯恆芬、邵本豔,後被押入小號。

2003年3月22日至4月末,朱相芹和同修湯恆芬、曲玉萍、張桂蘭、周秀麗被二監區長楊華、趙希玲,幹警於玉波、孫秋霞勾結犯人何影傑、孫亞芝迫害,從早6點到晚7點強制罰走步、跑步,還被罰坐小凳到晚十二點,一動都不許動,持續36天。

2003年7月23日,朱相芹被監區長楊華打了幾十個大嘴巴子,曲玉萍被打的眼睛發烏,湯恆芬、張桂蘭被罰蹲,戴背銬。

2003年12月1日至12月25日,大法弟子被劫持到男監大門外,獄長王星指揮二監區長楊華、趙希玲坐鎮,幹警常曉麗、任萌、於玉波、張佳影、孫秋霞等十幾名幹警、獄政科長肖林夥同防暴隊成員,勾結犯人曲雲峰、孟霞、閆亞霞、安鳳波對大法弟子們進行迫害:不許吃飯、不許喝水、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

12月2日從早8點跑到下午3點半,惡警強制大法弟子們跑圈,跑慢就打、踹、電、捶、抽,不許上廁所。大法弟子們各個被打的遍體鱗傷,劉學偉被折磨的昏過去了,拖到鍋爐房,醒了繼續折磨。

12月4日,大法弟子們一個拽一個,抱成一團,不出去遭受惡警們的迫害,十幾名幹警、犯人同時上來毒打。幹警常曉麗及幾名犯人拽著朱相芹的頭髮、衣領,勒的她昏了過去,然後把她扔到車間大門外,後讓犯人拖到監舍樓西側。

幾天來朱相芹在外面從早凍到晚,被強制立正站著,不許戴帽子、手套,把棉襖袖子挽起來,剃鬼頭,迎著風口站著。後惡徒又扒去大法弟子們的棉衣,同修王豔被迫穿線衣、線褲挨凍三天。大法弟子們被凍的臉都白了,有的眼珠也不會轉,眼前白茫茫的視物不清。於秀蘭雙手被凍壞,邪惡人員害怕了,把她關進小號。晚間整宿不許睡覺,誰閉眼睛就打誰,蹲在車間的大廳裏,把大門開個縫,寒氣呼呼的往裏灌。

12月末惡警孫秋霞在辦公室打朱相芹,2004年1月張佳影在大庭廣眾之下打朱相芹嘴巴,2003年8月、2004年8月2日朱相芹愛人領孩子來看她,但惡警們不讓見。此外大法弟子們的紙筆被收走,不允許寫信、打電話、購物。

二、鄭宏麗在七監區被背銬、吊掛折磨的多次昏死

2003年5月7日,鄭宏麗被非法劫持進哈女子監獄。2003年11月隊長康亞珍、崔豔、吳雪松,勾結犯人楊淑華、胡小麗、李麗、陶華,把鄭宏麗拉到戶外凍三天,直至她昏倒。2003年12月他們強制鄭宏麗背銬罰站、不讓睡覺,昏倒後在水房,甦醒後罰坐小凳,晚10點後睡在地上,一天24小時背銬。

2004年4月份,七監區區長康亞珍、崔豔指使幹警吳雪松、林佳勾結犯人楊淑華、胡小麗、李麗、張慶梅、陶華把鄭宏麗強行戴上手銬,雙手背著吊掛在床梯子上,後又吊銬在床護欄上,腳尖稍微著地。鄭宏麗疼痛難忍,眼冒金星,幾次欲將昏死過去。同時被吊的有陳雲霞、瘳小露(已迫害送病號)、孫桂芝、王法娟、李冬雪。鄭宏麗還被惡警上大掛,從早8點吊至下午1點,晚上銬在床梯上,不讓睡覺。

2004年7月29日,隊長康亞珍指使惡徒將鄭宏麗「開飛機」式吊二層床護欄上,昏死後放下,甦醒後又雙手上舉吊坐在床上,昏死後放下。後一天24小時戴手銬,白天5點至晚10點罰站,晚上睡地上,鄭宏麗絕食後被背銬坐在地上,長達四個月。

七監區有半數以上的大法弟子受到上大掛等酷刑,王法娟的腿被折磨的至今還不聽使喚,王芳被迫害得進了病號。七監區還相繼出現犯人群伙打大法弟子的現象,全體大法弟子多次絕食抗議非法迫害。

三、關淑玲在一監區被「大掛」折磨的昏死超過七次

大法弟子關淑玲,41歲,2002年12月4日被非法投入哈女監,現被非法關押在一監區二中隊。現將2004年至現在,在兩大隊長崔紅梅、夏鳳英指使下使用上「大掛」酷刑迫害關淑玲的事實揭示如下:

2004年3月10日,由孫劍、周瑩等幹警帶領犯人王園園把關淑玲背銬掛吊起,腳尖點地。下午2點至晚間10點半,此期間昏死兩次,期間還被王園園打嘴巴子。

2004年3月18日,由幹警周瑩等帶領王博濤、劉淑霞、關紅英等犯人將關淑玲背銬掛吊起,腳尖點地,直至昏死後才放下來。

2004年5月15日,犯人滿運月、蘇小光將關淑玲背銬掛吊起、腳尖點地,將至昏死狀態放下。

2004年12月21日,由魯敏、呂翠君、周瑩、何玉青等幹警勾結犯人關紅英、溫毳等將關淑玲背銬掛吊起,腳離地約20公分,至昏死後放下,往嘴裏塞速效救心丸,並讓獄醫商曉梅打一針「冬眠靈」後又吊起(這次腳尖點地)。由於她仍處於昏迷狀態,持續約20分鐘後改坐地背銬。

2004年12月29日,幹警呂翠君、魯敏、周瑩、盧恆等勾結韓建英、溫毳、李豔晶、張秀媛等犯人,再次將關淑玲背銬掛吊起,腳尖點地、至昏死後放下,往嘴裏塞速效救心丸,由獄醫商曉梅用長針扎人中處。

2005年1月11日上午,由犯人劉超、劉穎將關淑玲前銬掛吊起,雙腳能著地,中午犯人白曉麗、韓建英去看後說吊得低。從11日中午一直到13日上午約9點左右前銬掛吊起腳尖點地,除上廁所、吃飯、晚間睡覺外,持續吊著,期間昏死兩次,手至今麻木。

四、汪豔萍在八監區被野蠻插管灌食造成吐血一個多月

大法弟子汪豔萍,54歲,家住伊春市金山屯區。1999年7月23日依法進京上訪被截回,劫持進洗腦班,一個多月後放回家。2000年10月16日到公安局探望嫂子,被公安局非法扣下,非法拘留60多天。2000年6月1日被廊坊610辦公室綁架,非法關押5個月10天,後被當地政保科拘留17天放回。2002年5月8日在親戚家串門被金山屯區刑警隊綁架,11日被刑警隊張、魏兩幹警毒打,胳膊打腫,生活不能自理,後被非法判刑5年,11月4號劫持進哈爾濱女子監獄。

在集訓隊,汪豔萍被犯人包夾,同修之間不許說話、來往,不許煉功學法。由於不報告被幹警罰蹲5天。22日下隊到八監區,仍被犯人包夾,在車間因為盤腿,被幹警肖魯鍵大罵、踩、踹。

2003年8月份,汪豔萍被幹警張春華毒打,後被騙到外邊拉練,罰跑步,被防暴隊幹警王亮吊銬在鐵窗上,腳尖點地。王亮用警棍打她的膝蓋,電棍電鼻子、臉、胸,幹警肖林對她踢打、拽頭髮、雙吊起來。晚上回到監舍把握手背到後邊綁上,腿腳分別綁上,坐在地上,不許睡覺。幹警王金男指使郭樹賢用膠帶把嘴封上。後又在烈日下曝曬,晚上碼坐到12點,稍一動就遭毒打,持續2個多月。

2003年11月,汪豔萍為反對其它監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而絕食,被幹警張春華毒打;2003年12月份為爭取公開煉功而絕食,被張春華帶領犯人綁上,白天開窗戶凍,晚上綁著躺在地上,持續13天13夜。

2004年8月份,為要回被關小號的同修,汪豔萍絕食28天,遭插管灌食迫害,造成每天吐血,持續一個多月。

五、賈淑英在八監區被木棍頂陰部、針扎腳面

大法弟子賈淑英於1999年7月22日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在金山屯公安局1個月。1999年10月16日被非法關押1個多月,臘月26又被綁架到公安局會議室,非法拘留2個月。2000年5月被綁架,6月28日被非法勞教,先在佳木斯西格木教養所非法關押,後轉到哈戒毒所,年底前一天回家。2002年5月11日中午在家睡覺,政保科許有等多人闖進家中一頓翻,沒有任何證據,不做任何說明,把賈淑英劫持到拘留所,晚上用警繩把胳膊背吊,像槍斃人綁法。賈淑英眼前一片黑,人事不省,醒來後繼續綁上逼供。賈淑英母親在她被綁架第20天就去世了。

2003年2月24日,賈淑英被劫持到哈女子監獄繼續迫害。7月18日被押小號1個月,不讓吃飽。9月4日副獄長王星、褚淑華、叢新下令要在三天之內強制轉化八監區大法弟子,開始慘無人道的迫害。11天11宿不讓閉眼,打、踢、掐、電棍電、警棍、竹條、塑料鞋底打耳光、端下巴、木棍頂陰部、治腰痛病、大背劍、針扎腳面直至出血。

白天,惡警勾結犯人圍成一圈,強制大法弟子在圈裏跑,到誰那誰打。晚上張春華、鄭傑(隊長)勾結惡人宋麗波、王鳳春、朱玉紅、李桂紅、李桂香、黃賀、趙豔、王威、趙豔華、李鐵力毒打大法弟子。不分白天黑夜,就是打、折磨。肖林(惡警)腳踢到賈淑英的右肋部位,致使她5個多月不敢翻身喘氣。

2004年3月份,賈淑英不穿囚服被銬在走廊地上7個半小時,晚上大背吊在床柱(最高處)上,吊銬三天二宿,被銬在床梯子罰站,百般折磨,不能睡覺。

8月2日,賈淑英要求釋放關押在小號的大法弟子(已關半年之多)而絕食,被銬在床腳下4個半月。惡警張春華告訴犯人宋麗波灌食插管要反覆插、拔,並氣急敗壞說:讓得胃癌,插死她,不讓接見。

六、大法弟子集體被酷刑折磨

2004年6月28 日,六監區全體大法弟子41人,絕食抗議非法迫害。四天後,被「飛機式」的吊銬在床護欄上,直至昏死後才放下,甦醒後繼續吊,持續12天。站不起來的就吊銬在床梯上,身體被折磨的實在不行的抬到床上,還要繼續銬在床邊護欄上。從早上5點一直吊到晚10點,李冬雪、韓興麗、劉亞芹、孫桂芝、陳雲霞都昏死過去了,後來監區換了方式折磨大法弟子,強制坐在地上,雙手銬在床上,這樣一直持續到12月份。

2004年2月21日、29日,2005年1月13日、14日,一監區長崔紅梅、夏鳳英指使幹警魯敏、盧恆、於麗、鄧宇、周瑩、呂翠君等並勾結犯人韓劍英、劉影、白曉麗給大法弟子張曉波、張麗萍、陳偉君、尖淑玲、劉學偉等上大掛。潘華、孫立彬、張麗、於秀蘭和朱相芹因抗拒上大掛,而招致「包夾」迫害,一天24小時讓犯人專人單獨看管至今。小號裏還有許多同修,過年都沒放出來,那裏被迫害的更嚴重。

大法弟子張林文2001年10月5日被綁架,2002年7月25日被劫持進哈女監。在哈女監五樓被上大掛三次:2004年3月10日在哈女監五樓,惡警孫劍、周瑩勾結犯人牟美豔給張林文上大掛;2004年3月18日惡警孫劍、周瑩勾結犯人張秀嶼、李麗、劉淑霞、邵紅玲、王小紅給張林文上大掛;2004年12月21日哈女監五樓惡警鄧宇、盧恆勾結犯人劉穎、白小麗、劉超、陳芳芸、X志榮給張林文上大掛。

大法弟子周秀麗家住在伊春市南岔新育林街53號,2002年4月28日被綁架,2003年3月至2003年12月期間在哈女監,惡警趙希玲勾結犯人陳歡歡、X亞霞對周秀麗施暴。周秀麗遭受過酷刑:電棍打、背扣、冬天在外面凍、不讓睡覺等。

大法弟子王麗文被金山屯區公安局刑警大隊惡警何紹鋒綁架,強制坐一宿鐵椅子,第二天早上吊銬。2004年元月在哈女監,被幹警崔紅梅、夏鳳英、呂翠君指使強制在水房站一宿,不讓睡覺。2004年3月10日,幹警崔紅梅、夏鳳英勾結犯人譚紅偉、韓建英、劉淑霞、王媛媛、王小紅給王麗文上大掛三次。

哈女監相關責任人及電話:

哈爾濱女子監獄總機: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 0451-86668488(打總機後說人名或職務即可找到。)
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 8053
哈女監監獄長徐龍江 總機轉8001
哈女監監獄政委 總機轉8002
政委:褚秀華(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隊長:吳豔傑、陶淑萍
八監區區長:鄭傑0451─86358314
八監區區長:何松梅、張春華
區長:彥玉華、楊華、崔豔
九監區區長:張秀麗0451─86359539
呂某某:集訓隊隊長
大隊長:康×琴、夏某
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獄偵科科長:肖林: 13845193360(手機)
地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9號 郵編:150069
(在哈爾濱市火車站乘343路車到新建下車)
週五為監獄長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電話: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監副監獄長叢新、褚淑華、劉志強(主管保外就醫)
哈女監監獄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總機轉8142
哈女監監獄教改科科長肖 林 總機轉8130

派駐哈爾濱女子監獄檢察室電話:0451-82030982
哈爾濱濱江檢察院舉報電話: 0451-8666317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電話:0451-8235914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駐女子監獄電話:0451-86663178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崗區漢廣街79號 郵編:150080 電話:0451-6335924
每週三為局長接待日 電話: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