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退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8日】丈夫雖然不反對大法,但一生剛愎自用,是那種給個總理都能當但又當不上的人。上學時就寫入黨申請書,工作後更是積極申請,但因種種原因就是入不上,年屆四十多時終於入上了邪黨,不久又提了幹。此時他雖已知道邪黨之邪,但名利之心讓他抓住邪黨不放,此時讓他退出苦苦追求幾十年的邪惡組織是何等難就可想而知了。

正法進程到了今天,能否退出惡黨已是一個生命能否走入未來的關鍵,我深知此問題的嚴重,又無可奈何,一提退黨之事他就暴跳如雷:你自己修你自己的,管我幹甚麼,我願意下地獄!看著他鐵青的臉,我真的很著急。

我也曾與同修切磋,辦法也用了不少但收效甚微,看「九評」剛看一點就不想看了,不過他對「九評」的觀點倒是認同,退黨還是不能提。

我想放棄吧,自己修就自己修,反正我該說的也說了,路是他自己選的,將來他後悔也與我無關。這一天我學法,學著學著,真、善、忍深入腦海,好像有了新的領悟,我忽然看到了我的私心和不善,這個生命能和我做夫妻,那是多大的緣啊,我怎能放棄呢?修煉的路上我跌跌撞撞,如果師父放棄我,我還有今天嗎?我只顧著急,沒有修正自己,說出的話沒有威力,打不到他那被黨文化毒害至深的心靈,效果當然不會明顯了。著急的心放下了,我心平穩了,我真誠的對他說:我們夫妻二十幾年了,你為我操了不少心,特別是鎮壓法輪功後,你為我擔驚受怕,我在勞教所時,你所受的苦不比我少,一個大男人帶著孩子,還惦記我,這些我都記得,古人都說,給僧人一口飯吃都功德無量,你這樣支持我修煉,也是善事一大件的,我不能每天給你說感謝之類的話,但你是善惡分明的人,應該知道共產黨的邪惡,我真的不能看著你與邪惡為伍,向危險中去而不告訴你危險的存在,我在為你擔心,你知道嗎?他點點頭。

五一放假,我問他能否有時間,他說放假比上班都忙,都安排滿了。本來我是想如果他有時間我陪他看完「九評」的,這下又不行了。不,一定要讓他看完「九評」!我發正念鏟除干擾他看「九評」的背後邪惡後,同他說:你每天從早到晚正事閒事一大堆,放假了也不能和我呆一天,那早上你晚點起床陪我呆一會兒吧。他說:行啊。到早上,我放上「九評」的錄像,說:你在床上躺著,我看「九評」,也就是你陪我了。看他沒表態,我就這樣每天看一評,因為他以前看過三評,這次我就從第四評開始看,起初他裝睡覺,但我知道他在聽,第五評那天他坐了起來,第七評時他看得就很認真了,看完後我跟他說:你看共產黨這樣邪惡,建國以來殺的人比二次世界大戰總和還多,你抱著他不放,我和你在一起都沒有安全感,我怕哪一天你受共產黨毒害太深,也認為殺人是革命的需要。他笑著說:我入黨是為了生存,不會真的相信它。我說那就退了吧,用筆名、小名都行,你單位人也不會知道的。他想了很久,輕聲卻又果斷的說:那就退了吧,我說你起個名吧。他說:你隨便。我告訴他,這不行,這是很嚴肅的事,是你在選擇美好未來,必須要自己起名字。終於,丈夫鄭重的說出一個名字,並告訴我那是他的筆名。

寫出這段經歷,與同修交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